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穆迦の七月阁楼

放假!快放假!!

 
 
 

日志

 
 

2014巴西世界杯02-至今  

2014-06-26 23:23:59|  分类: 足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主队黯然收工,在巴西炎热的冬天,背负着又一届小组赛无法杀出的终局离开。

第二主队依旧杀气腾腾,逮谁灭谁。

至此,大洲定律开始露出渐完整的面目了——对于欧洲和巴西的传统王者们,都有窝里横的习惯,在哪家的洲玩,就得花落当地。

(所以为了让全世界人民更加喜出望外猜不透命运大神的手,应该让世界杯在亚洲非洲大洋洲南极洲轮着办更好吗?)

所以我一点也不意外现在这个场面,毕竟巴西不是棒国,并没有那种全民不要脸的恶劣东道作风,这样也会羞辱人家自己的实力与地位的。一点东道主优势也是应该且很正常。

美洲诸雄也因此沾了点光,也很正常,也没什么可指摘的。

 

带着这样平和的心情,审视目前欧洲幸存者,呃,反正我是一个不喜欢德国队但向来很尊重人家的人,法国嘛……哈哈,哈哈,随便他们啦,我都瞧不见。似乎还有瑞士、比利时?那我不熟,换成瑞典,至少还有逗b小布布可以看看。

于是所幸还有我荷。

我真是喜欢现在这支荷兰队。虽然理由很复杂,但是,这是唯一一支我竟然还能叫得出大半名字的球队了——甚至远多过意大利。甚至包括坐在场边的助教。

这是当年荷兰换代开始得早的幸运结果。刀子动得早,年轻点受苦,也更容易捱下来。

荷兰陪伴了球迷记忆多年的双锋,如今想来竟然也不过三十挂边,虽然罗本的头毛是越来越凄楚,脸相是越来越年高不德劭,但实际上,确实……人家才三十岁哩!!所以荷兰人专有的飞翔技什么一点都没有退化。

这看起来五十好几的老飞侠,或者老飞棍,依旧飞得那样快,但不同于以往世界杯或欧洲杯时,他飞得那样又脆弱又孤独。

他的玻璃人儿病似乎医好了?没伤没病的罗老汉,就那样蛋腚地塞在对方后防线的中间,就象老农蹲在田坎边,完全不用去蹭越位线的一点边角,就是离越位线五米十米,他一旦持球,就活活地在双足上摁上一对轮子一样,让对手的后卫们欲哭无泪无法靠近。都算不清多少次他就凭带球跑一如人家百米跑的那速度羞辱了奋力防守的后卫线。

而且……他不再是那个因为狂妄而被十个队友暴打导致不得不默默揣根木棍防身的坏老头了。(也许也有那根木棍提醒了他被队友那样暴打过的原因?关于三剑客接班人怎么会变成三棍客这个喜庆的轶事,我越想越逗。)

而范德萨离开后,队长袖标竟然戴在了年轻的小佩西胳膊上,让我很意外。

我以为队里有比他更有资历的人,有比他看起来更年迈可靠的人(咄!我不是在说罗老汉!),怎么也轮不到这暴躁小鬼吧?

然后三场打完,默默点个赞,很好,脸也依旧十分俊傲全场,也没有任何一点秃的迹象,发挥更稳定,关键是——呀,真的是长成可靠的大男人了啊~~在需要他的时候,在打不开场面的时候,他都能稳稳地站在合适的位置,以精彩的发挥帮助全队打开困局。

斯内德还是那么一看就坚毅可靠,连可欠揍(划掉)可爱的小亨特拉尔坐板凳上看起来都乖多了,天,甚至连德容都不和人吵架了。

一支不闹内讧不搞群殴的荷兰,无论走到哪一步,都令人欢喜。

说起来,这支队的换血啊……是马尔科开始的。他选中的那些球员,现在都是我眼熟的名字——少帅不在位了,他点下的将士们却按着理想的轨迹成长,真是……好花开时,忽怀念播种时分。

就是范加尔这臭老头随时在场边作“看!lz就是比克鲁伊夫强!”状时,俺就忍不住嘴角一撇:就是回到三十年前,他也帅过尔一万倍啊一万倍!!

不管怎么说,感谢你们,这万恶的三轮艰难小组赛下来,荷兰总令我庆幸这主队双保险实在太好了,我意靠不住,还有我荷救我于昏睡之中。

 

在我写这篇东西的时候,是马队的生日到了。我记忆中唯一伟大的3号,生日快乐。

亲爱的保罗,你的国家队没能撑到你生日这天就收拾包袱回家了。

青春不过几届世界杯。

微博上我没提及,事实上我最早看的世界杯是九零意大利之夏。

除了马拉多纳老树桩妖怪,除了马尔科疲惫万分,我所记得的,是那时年轻得还没有小辫还没有忧郁的巴乔……以及年轻又帅得惊天动地的保罗马尔蒂尼。

然后就这样一路走来,走很多年,我都习惯任何时候伟大的马队都在意大利的后场。

然后就自然而然失去。

慢慢习惯了,只是每到大赛时都在六七月,就一定会有一个声音提醒自己:伟大的左后卫马尔蒂尼生日快乐!(有一年这个声音是发了疯的黄健翔。)

这次都没能等到呢。

不过也没啥好抱怨的,从第一场开始我就意识到了这支意大利衰弱得很。

普帅很好,他在上届欧洲杯上的排兵布阵充分证明他有杰出教练的资格。

不好的是球员本身。

太平庸了。

意迷这么多年,我第一次看到一支全面平庸的意大利。

无论多么低迷的时候,我意的前场或后防总有那么一个或几个人在捍卫着意大利足球的华彩部分,或者是可怕的水泼不进的防守,或者是前锋线中一把忽尔开光的尖刀。

甚至是中场中一个永不疲惫的铁牛。

因为需要这些特点,才能使意式足球克服弱点,配得上其传统强队的资格。

需要牢不可破的后防线,个人能力超凡的后卫,才能使意大利在战术保守的前提下被人压着打也不失球。所以需要后卫们在接应时的精确脚法,需要在解围时精妙的铲接拦防卡位,需要在后场的精力高度集中,使对方的进攻消解,任意球要减为角球,角球要减为界外球,界外球要减为本方持球……

就是这样,历来我看的意大利后防们,都必须如此,或者奋力如此,以把一切危险消灭。

需要一刀格杀的前锋线,需要锋将们各有其长,硬闯也好,速度也罢,嗅觉也行,技术也成,总之得有点自己的独门特点,以使后场对锋线支援不足时牢牢地抓紧比其他强队锋线所得机会少得多的可怜间隙,高效完成进攻。

所以,罗西们,维耶里们,因扎吉们,托蒂们,他们都是这样靠着独家武器努力生存于意大利疲弱却一直精确的进攻中。

也因为这样的精神状态,所以即使全场没什么进攻机会或者频频浪费机会,总会让他们的球迷存着万一之想——是的,只需要一击,一个精确或勉强的中长传或小切入,就能让维耶里活活撕裂对方的防线,就能让因扎吉的小飞刀精确扎上对方心脏,就能让托蒂一脚猛踹连着后卫一道搓进球门。

但可惜,这支陌生的意大利里没有我熟悉的那种在我心里表示着意大利形状的后卫和前锋。

 面目平庸得一如其他队,在防守时疲于奔命胡乱破坏,在进攻时毫无特点也毫无杀气平凡地进球或失球。

这大概是球员能力的问题了。

意大利现在还没有足以独挡一面的新人,太惨。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那两张最老的脸,对得起他们这些年来在我心里最重要的印象。

还是那个令人心情愉快一开心就亮出日光灯管一样白牙的布冯。

还是那个只要没伤就能把球传递到任何奇怪却有效位置的皮尔洛。

本届杯赛生死边缘的最后一次进攻,布冯冲到了前场,向主罚任意球的皮尔洛示意:我的点!

皮尔洛的那一球就真的精确地飞向了老伙计的位置。

这是最后一场比赛里我唯一动容的时分。

可惜,两棵老大树,撑不起意大利暂时灰暗的垮掉的天。

 

说起来这场比赛最大的花絮是苏亚雷斯竟然!咬!了!基耶利尼!!

但与其说是愤怒,我还是更多好笑一些的——我有点搞不懂大牙神技在足球场上的获利率,这又不是泰森对着霍利菲尔德单对单对抱防战术的仇恨性反击,一口咬下去能得到啥。

(但失去啥却是很清楚了:FIFA刚刚确认了苏大白鲨咬人罪证确凿,判九场国际赛事禁赛四个月不能参加足球活动。这意味着爱咬人的苏总这下把自己本届杯赛好容易辛苦挣来的光荣之路一口咬断了——基耶利尼这食材真是太贵了。)

实际上我很喜欢乌拉圭,上届杯赛他们的整体技术和杰出球员给我印象极深。当然包括可惨了的牙擦苏。

所以其实不怎么记恨他——更关键的原因是,他这次犯规其实对全场比赛影响远不及裁判给意大利的那张过重的红牌。

说起来,这个红牌啊……如果是以往的意大利队,在再怎么衰弱的时候,我都从来不会把意大利场上少一人当回事,他们天生的防守才能和逆境生存的本事足够让我信任他们打逆风球的能力。

然而这次,那张红牌亮出来的时候,我就有糟糕的预感了。

愚蠢得十多年不改的刘建宏嚷嚷着“意大利球员天生都有防守的基因,意大利的链式防守”如何如何的时候,我就清楚地知道刘建宏这十多年的解说生涯毫无长进——只要正经地看过这几场球,就知道所谓的防守基因什么的已经不存在了——他们是如此容易在后场丢球,如此轻率鲁莽地处理后场球了呢。

 

关于苏亚雷斯补充几句——所谓有人天生有那么点台缘,齐如山在怀念杨小楼的一篇文章里写,杨老板要是唱腔哪里不对,换别人大概会被喝倒彩,但杨老板的不对就会被观众理解为“好棒的新腔呀!”杨老板要是动作没作到位,观众也一样会赞美“好帅哟!”——台缘这东西,真是嫉妒不来。

苏亚雷斯大概就是我眼里特别投眼缘的那种球员,就是犯蠢也觉得不过是蠢,耍流氓也不过觉得是喜感的小流氓,远没到要绞死的地步。

管住牙啊苏牙同学,实在控制不了咬人的愿望,戴口罩上场也是可以滴。

 

世界杯开赛前,我某群某前群草同学感叹:年老喽,年轻时以为会一直看下去的球赛终于也可以淡定地一场不看也不闹心了。(当然,口叔是诗青出身,所以他的表达更加诗意一些,不过大体就是这个意思。)

……我还是比他年轻点的!所以我还是坚持看热闹嘛。

但回想一下,以世界杯为经纬的话,世界真的已经完全不同了。

网络缓慢又根本性地改变了一切。

今年的球赛我基本上就是在网上看的,从最初只有央视可以依靠,到网上开始出现各路艰难的直播,到随便一找就能找到最方便的直播和最同步的消息与资料,从最初看球悲喜都只能在沙发上跳脚,到看完球后到新浪足球论坛和人砸板砖大战,再到可以安静地在博客里写赛事印象,再到现在每一个感叹都可以同步在德博上发条感叹。

世界在漫不经心之中变得完全陌生又自然而然。

也许是年长了以后,砸砖的精神头也不足了,也早已远离各种壁垒森严门户极紧的足球论坛,微博上关注的也大多是即使阵营不同也还心平气和的友好人士,今年没再见过让人火大到要去砸空心砖的足球评论——也许是解说的愚蠢评论已经登峰造极,顾不及骂别人或被别人骂了?

总觉得自微博普及化开始,网络进入了选择性时代,在无声息中建立起来的网络圈子里已经自动过滤了气场,三观,甚至言词习惯完全相悖的人们,就算是足球赛这种阵营特别分明的风暴点,也很难出现炸毛的状态,相对显得祥和些,对于年迈的老人家的小心脏和肾上腺素分泌都是比较健康的嘛。

而回到足球上来,瞧,如果不是我主队仍然健在,仍然在我熟悉的名字与面孔散落各队,也许我也会很快远离世界杯了。

年轻时永远无法真正预判的未来,它正扛着越来越缺少狂热也越来越沉静的心缓步迎面来。

但博客仍旧是记录的真正最佳记事本——过十年,谁还记得当时微博上匆匆发出的几个惊叹号和省略号背后的事。

然而,过去十年前关于足球或其他生活的片断,只要曾经勤奋记录于此,我自己依旧能看见并想起。

兹以此,记录2014年世界杯三轮小组赛的心情。(别家比赛的事件都忽略掉了,关于数据与赛事,我相信十年后的网络上依旧能轻易查到……)  

 

靠,昨天发时居然没注意点到私人日志锁起来了,那怎么成,看起来俺今年的世界杯志可能只有区区三四篇哩……

  评论这张
 
阅读(63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