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穆迦の七月阁楼

放假!快放假!!

 
 
 

日志

 
 

【霹雳观察笔记80】诗意  

2013-10-30 01:19:42|  分类: 动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期的剧集很得我心,但又很难系统整理出来,归根到底是死人数量不足,或者死者不足引起我对他或她的同情怀缅愤慨等等较强烈的情绪以带动登录打字的积极性。

好机会出现了!瞉音子死啦!也就是饼子哥他~~他又死啦!——呃,貌似很令人高兴的样子。

我真的不是黑……||||为什么总呈现出黑的面貌,需要反思一下。

但这段死亡戏布的局不错,严肃地说,死得很壮烈——如果瞉仔绑在火刑柱上被天打雷劈大火烤时不是那么扭来扭去的喜感就更合乎壮烈的模式了。

这局没有太出乎意料,北芳秀敲翻杯子时就已经明喻了。

但仍然做得很好。

真正让人心念一动的地方,是瞉仔苦思天机谶时突然看明白后喜盈盈地赞叹:燃烧的白莲……这实在太好了!

那场景,就象学生半夜拼老命做出了出人意料的难题。

但语气,恍如礼赞。(黄老的配音表演性太出神入化了……)

活烤了自己,却是破天救世的希望。

欣喜得漠视了自身,这人自虐成性。为武林和平奉献半生的命运导致这家伙精神太扭曲了。

这种本是英雄壮烈的前奏,本是令人肃然崇敬的铺垫,本是该提前洒满狗血。

换人来做这段戏,该是提早哭灵了。

然而就是因为是饼子哥,忽然就百味齐陈,忽然轻有喜感却加倍震恸,就象略加点盐的甜食比纯甜更甜一样。

比纯粹的凄惨还惨的惨是复杂化了的惨。

虽知他不会死,也不能否认这是伟大的自我牺牲,但一想到瞉音子并不完全是素还真,又觉得这可恶的家伙竟然敢慷全家之慨(即使素饼哥本人代表全体化身魂魄表示同意),既觉得这结局合乎瞉仔这一个分身初时的强悍——嘴上越狠死得越惨,又觉得他的超毒辣死法与他的悍然凌厉甚是相衬。

瞧,我真的还是素粉的,而且一贯都是包容的素粉。

(可是瞉仔在活烤的时候扭来扭去的频率太高,虽然理解被烤的食材很痛的本能反应,但还是忍不住乐坏了,心里默默规劝:忍一下忍一下,饼子哥莫急,烤熟了就不疼了……

严肃地说,这一段的操偶过度了,如果不是成心造成我这样的黑粉的欢乐心情,那么燃烧的烈焰中,勇敢的白莲化体沉肃静默不哼不嚷不扭不跳欢迎老天爷随便烤,更符合烈火中永生的革命先烈情怀。程式化的表演在特殊的场景下其实是有意义的。)

讲回主题,这趟费劲的死亡,能令我打起精神来打字,归根到底只为“燃烧的白莲”这句话。

寥落数字,就构成了一种触目惊心的意象。文字总能在被忽视的时候展示出比实景更无限的可能性。

文字在影视中到底是怎样的份量其实很难说,总的来说,剧情为纲,而剧情在剧本中的表达是通过行为与对白表现的,一般人的说话不会也没必要太书面化,动作更是靠角色自己的表演,在霹雳里当然主要是伟大的雕偶与操偶师们共同完成,编剧只需要写个提示即可,而对白,更需平实——这就是我为什么特别不舒服逆海崇帆或类似邪教的布道场景,因为说的都不是人话。不好好说话的家伙都该打扁!哼!

但霹雳有其特殊性,旁白数量相当多,还要掺杂没有对白价值的诗号等文学性素材,并不完全同于普通影视。

所以其实想想,我大概是很敏感于编剧在文字上的表现的。

至少在我心中,文字漂亮也许加分很多。

而“燃烧的白莲”这样简单的词组,同时揉杂了动态与静态的美学趣味,如果对于这朵白莲有历史感情的观众会更能触及那种惊心感。而且重要的是与剧情并不冲突,毫无突兀的违和之感,越回思越觉漂亮。

这种暗藏诗意却点到即止不过度的好语感,近期出现不少。

我所不喜的邪教二头目(不说人话成性的弁袭君),我所鄙夷的寡断无定杜舞雩(压根都不会说对话的废柴君),本是超难得的不喜讨厌喜相逢的组合,一般就嘴一撇看过就算,但那段殿中弁袭君追着老友苦苦求说话的那一段台词,哟,不张嘴就“神(经病)哪~”的弁袭君,在普通对话的情况下,有情有义作垫底,有文化的表达句式,加起来竟然略略生出了隐约的人情意味,还是格调略高的有情有义——可惜,杜舞雩改不了对亲友“生不能保护,死不能复仇,你,废物一名!”的定断了(这是当年冰川孤辰痛斥他花皮言情小说男主角姐夫哥时的指斥,真是好用,橘子觉得拿来形容剑之初桑也很合适哩。)

倦收天与鸠神练初交手时那一段,形容词垒墙式的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也不错,砌字的文字游戏应用得当也是很合衬的,这串数码排队轰炸出来,连布袋戏一贯逆天的武戏操偶都略失色。

我眼中近期最好的一段旁白是太岁骑着他的蒙面小马,缓缓林中行,一步一步近乡关,那一段散文化的纯旁白,配上单纯的画面,意境真是相当的好,好得令人击节。

 

而一直忘了说,近期角色最心水的诗号,是与他的诗号最般配却根本不适合他自己念的那家伙的:

蹉跎错,消磨过,最是光阴化浮沫。

不知是否有化出或原出处,如果是原创,叹,确实是该吃这行饭的。

 

大概是剧集看得够多了,故事套路已经摸清楚,几乎没有什么剧情或人设能出人意表,但每每都折服于剧中某些段落文字的出彩。——不是演文青就能做好文青台词或旁白,滥用书面语言,让形容词喧宾夺主,让文字凌驾过剧情,就是矫枉过正了——反面教材殢无伤(幸亏小哥脸好看媳妇可爱前大舅子有故事。)

 

这大概是我个人的趣味了。

烧烤的饼子,燃烧的白莲,意思其实是一样的哈……

但后者……明显更适合饼子哥现在美貌可亲的脸及越发端正的人品呀!

(我不是黑——只要谈仔不在台上,我就是合格的素粉嘛~~)

  评论这张
 
阅读(104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