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穆迦の七月阁楼

放假!快放假!!

 
 
 

日志

 
 

【霹雳观察笔记79】俱往(生)矣,换风流人物(下)  

2013-08-15 01:41:36|  分类: 动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到夏天七八月,我的生存勇气就降至最低,能量条飘红,连走路的气力都不足,何况写博乎……

尤其今年居然还是个不下雨的夏天。

一、关于合理的死亡

新剧累积了近月的份量没看,一半原因是万恶的夏天,一半原因是因为三鲜的戏份很悲摧——光在每周的微博上看人刷截图就觉得很闹心,所以即使是近期颇得我心的新剧都一直攒着,某天忽然捞起来看,忽然意识到一个重要的事情:截图是个可怕的东西,没有前因后果的情况下定格某些场景,特别让人产生错觉。

特别是愤怒的错觉。

但其实过了截图轰炸期静心看来,其实,是能接受的。

比如,冰楼公主和剑子仙姬之死及仙凤之伤。

某种程度上,我都把这仨算作准三鲜家属了。

忽然看到截图里,兄弟惨亡家城皆丧的公主被虐杀,而之前花痴剑子无数集终于也算是能赖在剑子家的仙姬师太无辜地瞪大双眼,被新出的变态小子的凶镰贯胸而出,大眼空茫,一脸愕然。

刹那都代木偶们觉得生死无常灾祸有双。

还有龙首身边多年似女亦徒自血印后未遇灾殃的仙凤满脸血痕。

当时就颇受打击——公主虽然死有其因,然而,根据组织灭亡多少留个活口的传统,公主多少也能得点保证的,何况她这条命是她阿兄在他们家疯婆子祖宗的迫害下弃命相护得保。

而仙姬与仙凤何其无辜。一个搞笑女角和一个酱油女角,都非要人,值得编剧大人专门操刀么?

然而顺着剧情看下来,却觉得基本上是能够接受这种不幸的剧情的。

 

霜旒玥珂,冰楼公主,看到她登场时,不由微笑——过了这么久,连剑子老道都让个师太给追得连滚带爬,连佛剑大师都有个好姑娘在远方默默暗恋的多年之后,终于编剧想起他们哥仨里论身份论外观都更适合让人追的那个总得有个适格的追求者了。

初出场的骄横公主其实除了礼貌有缺之外,其他地方和龙首还真是般配——一样的豪华背景,一样的漂漂亮亮,一样糟糕的富婆品味(这句划掉),一样的没点正经感(这句也划掉),又还正赶上龙首需要她之相助,耍点小性子什么的,也其实合乎她的家境。

难得的是,这么短的戏份里,这妹纸从最初让人以为会只是个蛮横无知少女的单薄形象,那么快速而合理地展现出多面立体性格——对弟弟,她是泼辣爽朗关怀的二姐,对兄长,她是听话却仍有主见的坚强妹妹,对朝天骄这个准大嫂,她是一个聪明伶俐懂事活泼的小姑子,对敌人,她矜贵骄傲自重身份,且审时度势知屈伸体大局,对龙首,她虽然娇蛮也知冷知暖努力体贴,表现方式差了点,比如说在三分春色被破坏后,迅速修了个一模一样新豪宅七分春色送他,虽然伧俗,却自见情意,聪慧如龙首,自明其心,而后冰城面临灾劫,她为不连累龙宿,也倾心尽力,灾难自担。

从苏醒至死亡,除了糟糕的审美趣味,那么冰雪聪明明媚可爱的姑娘,那么些微却执拗热忱的情生意动,终于让龙首的私人感情生活里,添加了些可怀缅的人与事。

看到她彬彬有礼却语中有骨地指斥杜舞雩时,我已经觉得这个有气节好气魄的姑娘完全配得上龙首,至少比仙姬配剑子更为般配更为合衬。就算编剧不打算玉成,至少,阿龙的朋友名单里多个粉红色的小追求者是完全可以的。

然而,她终究成为了完全团灭这个少见特例里的一个。

甚至一并带走了观众早以为应已平安了的仙姬。

仙姬这个角色,据原执笔编剧小三子的说法,她在小三的心中可能根本就是个边角余料,他压根都没把她当个正角写,听说有观众关心她是否能与剑子成一对时小三都惊了一跳,可见编剧对她的全不上心。

然而,在霹雳这类型的血腥故事里,其实往往是喜剧角色最令观众心喜。

因为难得悲情满地之中,有那么一点悦色。

而且,人都还是多少有点日久生情的本性的——有些角色即使未必喜爱,看人看了几百集,多少也生出点面熟的情份来。

仙姬之死,令另一位前编剧都愤愤然了。

然而——顺着看过仙姬之死,我觉得那位前编的愤慨似乎过头了——仙姬远不同于弃天帝时期时莫名其妙横死的极道天权,莫名而死的文宇春姐弟,莫名其妙出来找死的绝鸣子,那才是对老角色根本毫无关系的为杀而死。仙姬之死,包括近两集同样是老角色的铁十三夫妇之死,甚至于花非花之断肢,都并不是从不相关的角落里拉出来受死以耀反派之威的——他们的死,共通点是,他们死在反派通向目标的路中央:为了找杜舞雩麻烦,暴雨心奴要去寻杜所关切的相关人士,公主是目标,而公主正被托与仙姬,所以仙姬之死虽令人悲憾,却是合理的。如同初看到铁十三夫妇横死的截图时我震惊万分,以为波旬开始了弃天式的无道理杀熟人的模式,但一看内容,却是波旬需往二重林寻致命武器,而铁十三夫妇正是二重林住客花仔的邻居。

这样的死亡,虽有故人又弱了几位的悲哀,但终究让人感叹认账了。现在的这拨编剧,似乎更多了点理性,既让人觉得牺牲有由,也让人知道编剧并未忘记相关线上的老角色——原来编剧的记性不错的,能与观众一同记得某些老角色存在于什么地方,也算是另一种角色生命的延续。(虽然感怀于角色的不幸,但对于小角色来说,承担协助推动新剧情线前进也算是责任了。)这种编剧手法,其实是挺好的。

但确实,公主就罢了,毕竟缘浅时短,但一想起以后剑子没有了这朵烂桃花的死缠烂打,三鲜之间开彼此的绯闻玩笑也会平生禁忌,忽然有些心情黯淡了。

 

二、关于合理的三鲜

随着漫长故事的变迁,随着不死系珍贵的新一批vip卡到手,三鲜必须为此付出代价,事实上,也确实付出过够多了。

让出武力一线的位置,自觉地站到副线主角的位置上去,在需要的时候为新角暖暖场甚至垫垫脚,有些牺牲在三鲜粉眼中真是甚为难堪,但平心静气想想,霹雳原本的两个半主角就已经是很不易写平了,书素钗都要经常承受的生离死别重伤作死丢人,又有什么理由让三鲜光光鲜鲜只享荣光不受苦痛呢。

所以,大概眼下这些倒霉事都还只是小菜了。

不过,移步换景看,对于不死系来说,看点已经不是他们的战无不胜或谋无不精了,而是各样细节里的变化与成长。

比如,佛剑。曾经,他是把佛牒丢到书伯面前都要令梵天汗下的强人,然而,只念着那个佛剑的话,这故事就无法再行。

所以,相比于在诡异的与灭境三宗时期那个简陋到底,只剩下一句“杀生为护生,斩业非斩人”的平面角色,在生死一场之后,重生的佛剑,重新开始了变化——呃,如果说因为公主的淘气导致短期拥有过阿龙脸也算是一种乐趣的话,也好过平板板的一句人形诗号。更何况,欲界护法时期,他的表演天份也得到了颇不错的发挥嘛,静待时机终于恢复后砍忘尘缘也砍得帅气破表。

但这些,还不足造成我对佛剑大师戏份的赞赏——在昨天扫完轰定干戈第15集,终于看完他与佛牒剑灵的对话时,才感叹,到底,这个角色并没有被新编剧漠视或毁形。那一段关于孽宰凶棺的对白,既漂亮地说明了当初佛剑在那个正义名下的凶残计划时一马当先的不近人情的踊跃之原因,更让他对于杀生斩业之路的认识有个重新审视反思的过程,同时,这个过程能让粉丝我感到一定程度的理解与认同。

真不易了。

而且,这段还表明,写佛门线至楼至韦驮那段三观不正至顶峰之后,编剧的是非观总算回到正途了。

而这时期佛剑的戏份里,更有不少可堪回味的细节,令人觉得编剧并未愧对佛剑大师——那段他复生后与龙宿的对话(就是老友你演戏砸我屋子砸得好不手软啊——唔,我会化缘十载重建你家屋子还你——这,你认真的?——嗯。……),对话间二人的个性与情份之亲厚,丝毫不输书伯魔化恢复后与饼子哥的初重逢,正是废话少说,情重语敛,个性如故。

到此,三鲜粉我,对佛剑大师这次冤死被敲骨头还混黑帮的黑历史总算比较欣慰了。

 

而伴随着佛剑大师这终于复杂了一回的戏份同样复杂了一份的龙首,同样交出了一份不错的作业。

不仅是公主这朵桃花招得有品格,阿龙被拽到俗世层面似有损了一下无双之格,但同样因为这沾染着红尘艳光的绯闻,显示出他身上之前不曾多见却并非不合理的性格。

如同传统三台柱一样,如果只依靠着初登场的原始设定,就没法扯这漫长故事了,所以长线主角们的个性不可避免地要发生变化,增充,基本上,我觉得不悖离原设定太远就算成功了。

我觉得三鲜中,一直被编剧组特别努力写的人就是阿龙,或者说,他的个性特征最外显,相对易把握些,也更容易一点点扩展。

比如说,一定要强调他机敏善辨,有钱有势,华丽无双,就那两号朋友。

这几点写到位,就算他只打酱油,也不会出大错,其实自天罪那几部到现在,三鲜并肩打酱油至今,他被诟病的时候最少,大概也就是这几点新编们大致抓得不错。

(偶当然最好也不要搞错,基本上他的戏份评价与他的新偶造型和模样有着正比关系……他史上口碑最糟的那段戏份,正是他偶形最糟的时期嘛。)

而托为了捞佛剑大师这段设定的福,史上外观上最甜蜜温润的一个龙首诞生。同样,这段里编剧们小心地保持了他旧有特征,同时在相对于前段时期要扎实得多的戏份里,他身上渐渐补弃进了一些更人情化的东西,为保佛剑元灵,他被迫荒郊念经被乡民瞅见议论到让他听到,他苦笑几声,继续无视念经,这段起首至今思之仍觉莞尔,这是那个之前富贵到天不堕凡世的龙首忽然与地气狭路相逢,他所表现出来的那份豁达与尴尬都颇有趣味。

冰楼与公主相逢,一如当年小莫遇到赫瑶,同是斯文贵公子遇到泼辣公主,却并没有堕入同样窠臼中去,两位公主与两位公子的年龄与性格竟然完全不同地分剖开来,站在时不时出戏的写作角度上想,真是令人赞叹的好手笔。而此时的阿龙,更微妙地展现出小小的恶趣味,比如竟然想让公主修改佛剑的体格身高什么的……而在公主追得咄咄逼人自己又有求于人不敢立拒的情景下,随着公主个性中讨喜的多面渐开,阿龙圆滑周到的应对中也渐生出淡淡然的有所感,这尺度也控制得相当好。一句话,这是一个理解世间人情的公子龙宿。(顺便于句,他的模样儿逆生长了……竟由初登场时的近四十左右回到了三十来岁……)

而在这一路上,他不断遇麻烦,生死似险非险,又要强调他不死体质,又要让他险而又险,于是就不断吐血,咳,吐来吐去我也容忍了。

而这一切的初动机,便主要是为了朋友而非纯粹的正义,这一点能贯彻,就算无差。

但途中细节,便又补充出了一个知恩图报,有所为便不畏事不张惶有担当的好男人形象,偶尔还顺手做点好人好事救点孝子贤父什么的,本性良善的儒生形象便丰富起来。

不错了,在这样一个他必须相对弱势的背景下能刻划到这一层,我已经很欣慰了。

 

至于老道……他果然交游乱广阔的,果然就是喜欢误交损友什么的。顺便说句,他的新老友,那位慕萧韩道长,我第一眼瞅见他,就觉得是另一个圣踪……果然不会是好人的……

三鲜完全并行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剧情需要的情况下,三鲜错线而行,也算是一种变革与探索,所以估计剑子要接过下一条线,主要戏份大概在之后一点,暂略吧。

补充一句,他的偶除了最早最深入人心的三毛时期,变化了这几次后,最近的这一个最好,真是英武帅气又不致过度俊秀失了慨然大丈夫气。

 

三、番外

阕声云舵,在他的死亡之前,我本已经对这个角色绝望了,或者是我对主写佛门线的编剧绝望了——楼至韦驮让佛门高僧的形象毁得干干净净,至死,楼至都未真正悔其罪受其惩,从未真正因他之正义而直接杀害的千百亡魂认一声罪,并通过五封莲一定程度上表明了编剧对他的认同立场。

仔细想来,也许并非是编剧认同楼至韦驮的表现,而是想认同他的牺牲有由——然而,在剧情中未能好好表现出楼至对自己的罪与责的态度时,编剧通过五封莲认可他,无疑是对因大义之名而无妄罹难的冤魂不公。

表现出来,便是三观有病。

而阕声云舵从杀人质保佛乡自由权时起,至接受谴弥勒的建议杀百婴铸造凶棺为杀波旬作准备时,把这种自以为正义大旗下选择的狂妄罪恶提到了极致。

但这种强者牺牲部分无辜人命以求保未可知的更大牺牲可能的道德悖论,其实是戏剧里常见的桥段,哲学或法理上的讨论从来都没法得到正确的结果,理论与现实确实有各自都无法弥平的盲点,所以在戏剧中,它的出现很正常,就如同饼子哥史上经常发生的一样,本是为制造戏剧冲突而现,桥段本身是没错的。

阕声云舵与楼至韦驮在这个无解命题之上的行为本质上一模一样,并不出奇,楼至的出奇在于,他对这个生死交关善恶一念的大题本身毫无纠结,没有表现出任何对罪行的挣扎与困惑乃至于悲悔,所以连最后一丝人性都丧失了,遑论慈悲佛性。

而阕声云舵,则以过度作状的悲悯和毫不犹豫的杀戮形成的对比,造就了行动上的可耻与脸面上的虚伪双重恶心。

当他杀婴取骨之行开始时,观众还叹息于这事的复杂时,他就已经干脆利落地捏死了一个又一个的婴儿,观众还来不及目瞪口呆感叹云舵大师胆大心细勇猛果敢之时,他又主动地往脸上抹一把血,从此血糊糊地一边杀婴造孽一边作状悲痛。

他的超强行动力,使得他的怨叹和自罪失去了认罪的意味,反而显出十分矫情。

可以说,他的杀业过程是近十来集最丑陋的部分。

原本他边杀边哭的行为,看上去至少比楼至要有点人情,但表现不好,过犹不及,倍见难看。

本以为他任务完成,死则死了,对比楼至韦驮的待遇和写作思路,没准编剧会奖励他个六七八封莲以褒其伟大的自我牺牲,然而,他的死亡写得真真不俗——在之前非上帝视角不能预判的不可知灾难真的降临,证明了他的行为的合理性的时候,他却以千刀万剐死无全尸血肉模糊永不被谅解的多部以来最惨烈丑恶但受死人本身心平气和并不怨言的死亡,侧证了他行为本身的罪。

也侧证了编剧的三观始终还是和群众的三观相同的,并没有那么超凡脱俗到与人情背道而驰。

不能说原谅他了,而是,一定程度上,宽恕他了——那结局,足够了。

这个角色有个惊艳收场,回头看来,便觉全局铺得漂亮。

 

哦哦,佛乡这妖魔倍出的伪正义组织终于团灭,我很高兴。

这偌大佛乡,这么多部这么多有名有姓角色,生死都干干净净的清白人,唯蕴果缔魂与裳璎珞二人,真是……哈哈哈!

  评论这张
 
阅读(108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