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穆迦の七月阁楼

放假!快放假!!

 
 
 

日志

 
 

第一集就开始吐槽  

2013-06-04 22:21:26|  分类: 音乐影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因为认真地记了一下,所以昨天晚上10:40屁颠屁颠地去看电视,央视今年纪录片的第一部自拍得意大作《京剧》的第一集。

小有点失望。

我原本以为以如此大众而且肯定资料丰富得很的题材,怎么着也得满满地有很多掌故与扎实的影像叙事,但似乎这片儿的编导很喜欢那种场景再现的cos方式,所以本应由史料亲自讲述的东西,忽然很喜庆地变成了cos派对。程长庚与卢胜奎那段,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在拍剧情片呢,还有,卖马那段,不是我说,让戏妆老生拖着匹真的黄马往黄土地那一站,就百般不对,cos乱炖也要注意一下意象的协调性吧。

看得出来,央视纪录片部的战士们很努力了,(或者说器材也努力了),画面很精细,色泽鲜艳饱满,取材也从南跑到北从城里到乡村,专家学者请了一个又一个,然而,总觉得因为太琐碎而缺少清晰的纪录脉络,而且从一部表演艺术门类的纪录片来说,它真的对不住京剧那些艳丽的舞台意象,色彩鲜艳之中却少文艺品格。

还有,作为中国纪录片的通病,企图通过花巧的海量旁白抢占观众的印象焦点,但好的旁白本子真是难哪——这一集里有颇几处可议之处,比如,真的不该以昆曲的没落来颂扬京剧的崛起,会让观众误解,以为昆曲衰落是因为违背了无知群众的低级审美,而实际上昆曲与京剧原本就有传承,这不是踩着老子捧儿子么,多么低级的技术性错误啊。老老实实直接说京剧发达史就好。而且,有些掌故犯不着一遍又一遍地罗嗦,不就是慈禧老佛爷赞赏的谭爷的唱腔甜美,戏班老板说他这是亡国之音的先见之明么——看纪录片的观众大概文盲不会太多,看见老佛爷的脸马上就能领会程老板的乌鸦嘴,根本不需要反复强调。

还有,不是我说,那些旁白看似文艺,实则空洞之至,关于京剧起始的伟大意义和评价,留给观众更好,观众还没吭气,旁白便满怀革命热情地开始指点观众:看!伟大的征程就从这里开始了!看,京剧的伟大转折出现了!看,京剧的第一个偶像天王诞生了!看,京剧皇家化了,所以更伟大了!看,京剧开始征服了从南到北的全国人民——这点我又忍不住要跳出来嚷几声:就是到现在,南方许多省份,尤其是母语系统不是官话体系,还有自己的传统戏曲的某些,都并没有被京剧征服过,这种北方民情代表南方的习惯,那不是春节晚会的传统么,怎么连部纪录片都不肯老老实实。

我其实就是想看看京剧的起源,发展及相关的人事物,它的价值我能理解并很尊重——否则何必巴巴地等着看,但在我的理解里,一部并非学校课本视频片的东西,必须由京剧本身来说明,由京剧的剧本,流派,演员,曲目,技术门类这些东西组成传承演变的主线,而不是帮着观众把很容易想象的东西僵硬地具像化。

能不能减少教育性的评价,能不能不要轻易以某一种观点直接估断一个事物的价值,能不能不要那么急匆匆地把一些可以留待观众自评的东西硬注入旁白里去——甚至于,能不能减少一些抒情,赞美,感叹,自作多情的小聪明?

今天还瞅了一眼凤凰卫视自己捣腾的另一部京剧纪录片,看似没这部精美,但看起来更觉端正些。

(私心里非常愤慨于《定军山》的那张剧照,啧啧,都知道强调中国第一部电影是部京剧,却因火灾导致母带毁掉,只留下谭先生那一张戏装剧照,那至少请给传说中的伟大的谭老板的珍贵照片一个清楚的镜头吧,我都要贴到电视屏上了,愣看不清楚谭老的脸,倒是牵着真!黄!膘!马!的coser一次又一次凄苦的大特写。不是溯源定军山吗,都溯到哪里去了?)

我电脑里还存着那套《昆曲六百年》,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那部就好多了。

吐槽归吐槽,我还是打算接着看一看,溯完了影像留存稀缺的最初时代,好歹接下来的大角儿们多少都有声影留世,看个热闹也好嘛。

 

我并非票友,甚至远算不上戏剧粉丝,只是确实也挺喜欢看戏曲的,甚至戏种不拘,只要唱腔不要拖得太长,我完全乐意看人家用韵文加繁复的旋律唱些悲欢离合喜怒哀乐。

 

前阵子,外星人跟我说,她看了《乌盆记》,被京剧震到了:哇,我原本以为京剧只有公子小姐后花园啥的,结果《乌盆记》是个多么重口的故事呀!——有个人,被人家杀了,还把骨灰用来做了一个盆,又有一个人,把这个盆讨去,还骂它,这个盆的鬼魂blalabala~~~~

(外星人就是着眼点不一样,我一时深表佩服,我以前就从来没注意过这出戏的重点是这样的重口味。)

 

说起来,昨天这集倒是说起了一点老掌故,比如说老生才是京剧史上第一个明星行当,而当家老生,也就称为台柱——呃,老生哩!我当时瞬间脑补了一下饼哥书伯小钗戴着髯口的形象——啊呔!不当脑补速速退散!(不过要按饼哥最初的老道形象,如果化为戏曲,那必须得是阿亮那型的须生才对啊——至于小钗,呃,也许是武生,也许……是花脸,书伯么……啊啊啊,算了,不脑补了!)

谭爷不得见,但我很喜欢周信芳,家里原来有张老戏曲碟,里面有《徐策跑城》,老爷子好可爱,后来我在网上找到了以后,傻乎乎地把最后那段拖下来当流行歌曲循环听到吐才罢休。

不过实际上我还把“沙滩会一场败,只杀得杨家好不悲哀”听到吐过……

好吧,还有那啥啥和啥啥等好大一串,我还是接着等接下来的几集好歹现几个吧……

  评论这张
 
阅读(556)|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