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穆迦の七月阁楼

放假!快放假!!

 
 
 

日志

 
 

歌者  

2013-06-26 23:09:17|  分类: 其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常常会想起古畑任三郎警部补的教诲:这个世界上最不可靠的三样事情是:政治家的话,老人夸耀自己当年,以及犯罪现场坏掉的手表。

所以我时时警惕俺在回忆俺小时候的成绩的时候,一定不能把数学考了九十八的事情记成九十九。

哈,其实是,刚刚看到有朋友说起她家隔壁的小子又开始了惯性的半夜狼嚎。突然想起原来老屋那条街的两位邻居来。

 

其中一位,我小时候叫他七哥,姓黄,老街坊嘛,都相互称呼得很亲近的样子。其实大我很多岁。

他家七兄弟两姐妹——沙滩会一场败,只杀得杨家好不悲哀,儿大哥,长枪来刺坏——咳,不是杨家将。这样的家族力量是很大的,加上他家兄弟几个个顶个的霸气爷们高大魁梧虎背熊腰啥啥的,所以在我们街上大家都传说他家是黑社会,查无实据,只是似乎我们小时候都常有这样的传说。

黄家七哥,论资历、年岁甚至于音量,都并不是我们街上有史以来的头号歌神,但以其不可思议的执着令我至今思之犹心惊。

在改革开放之前,大伙都一样穷,然而,改革开放一开始,就迅速分出了贫富来——而家里是否拥有新奇家电是一个富人的标志,七哥他们家就买了我们街上最早的一台录相机,后来又最早买了vcd,卡拉ok的全套家什——自从他家有了这项伟大的发明以后,整条街都能经常恭听到他的歌喉了,变化万千,忽男忽女,忽老忽幼,声动八方。

自打那年气象小姐孟庭苇出了那只《风中有朵雨做的云》,我们街坊再也不曾听到过别的歌了。

每周末一早,他家的音响就大声响起,那前奏熟得现在都能迅速想起。

就这首歌,他捏着嗓子宛转哀怨,千万遍地唱。

再不更改——这才是孟小姐最忠实的那首歌的歌迷啊!

他从此再无视流行歌曲世界的千变万化,只在这一首歌中求道去也。

传统的中国人大概都挤着生活惯了,那会也不盛产白天睡觉神经衰弱夜里失眠,所以对于这种干扰的忍耐心特别强。大家都自然而然地把这首歌当成了周末的起床闹铃,也从来没人去找过他麻烦。(也有害怕他家传说背景的原因吧?)

其实七哥虽然有黑帮背景(谁知道),又满身横肉一脸暴戾走路都是杠杠地螃蟹走,但我印象里他是一个好人呐。

那年因为什么事,我请了同学们来家玩,家贫无可供大伙一起玩的东西,所以求我娘去跟七哥借他的生命——就是那套卡拉ok音响嘛。

我还在琢磨着要是人家舍不得借的话,要换点啥来娱乐的时候,就看见七哥左手拖一个音箱,右手提一个音箱,左右胳膊下分别夹着功放和话筒进门来。当然还有一套当时才有的那种专门k歌的vcd,里面的mv都没有原人原唱之说,都是一群泳装美女在海滩树林里走来走去……

他满头大汗地帮我接上我家电视,然后熟练地抽出一张塞进碟仓,试唱一下——《风中有朵雨做的云》……

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听他唱这首名曲,真是无比情真意切情绪饱满,催人泪下~~~~~~

教我用会了以后,他放心回家,都出门了,他又转回头来:妹儿,你们同学来玩的时候可以叫我来唱给他们听嘛!

我点头如捣蒜,好好好!

 

而我们街上最早的歌神是一个酒鬼,不知道做什么工作,只知道他随时都是醉的,区别只是醉得还能走和不能走的差别。那时还没有ktv,甚至电视机都不普及,姓姜,本名什么我不知道,只知道人人都叫他姜老七。(居然又是老七,老七都必须是歌神啊!)

童年时我的邓丽君启蒙是一个酒鬼——所以我对邓女神的爱是很不够的——假如说黄家七哥还是会考虑群众心情,一周就唱个一两天的话,姜老七则毫无原则,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他都能平地一声惊雷起高唱邓丽君。

假如半夜两点全世界都睡着了,忽然一声悲凉的“小城故事多!充满喜和乐!”划破夜幕,那种心情还是很可怕的。

他这种有破坏性的唱法令我对邓丽君印象非常差。

尤其是他最爱唱的是“送你送到小村外……路边的野花,你不要采!(不采白不采!呀!)”,听着很惊心。

他这种歌唱艺术超过了街坊的宽容,所以原来也有人到他家去骂,暴力一点的甚至动手打之……比如半夜一阵高歌后,会有黄家七杰里的几个穿着背心裤衩怒气冲冲杀去他家痛打他到鬼哭狼嚎,然而,次日鼻青脸肿的情况下,他依旧故我——继续随时醉醺醺,随时开口邓丽君。渐渐地,大家也懒得理他了,跟一个酒鬼讲道理是没有用的。

他与老母相依为命,老太太每天都又哭又念叨着他又喝醉了的事情,有时会抢他的酒瓶,但结果往往是醉了的他又把老娘打一顿抢回酒瓶继续喝。

老太太过世的时候,邻居们帮着办丧事忙里忙外,他则站在门口开始骂老太太,骂的内容我都不记得,只记得是那种八辈有仇完全不停口的破口大骂。大家都说他肯定真疯了。骂了很久后就在他娘的灵堂前继续喝得醉得睡去。睡到半路忽然醒过来,靠在老太太的灵堂桌前忽然又一声“送你送到小村外~~~~路边的野花你不要采——”唱得几句,忽然哇啦啦地号哭得天昏地暗“妈啊妈啊,我现在一个人了,你也不要我了”,诸如此类。

彼时我尚年幼,也觉得伤心得不得了。

后来过不了多久,他也死了。他家的门不锁,反正也家徒四壁无甚可偷,他的床在堂屋里,某天邻居路过看他睡在床脚地面上,就去叫他,但发现他已经僵硬了。到底是生病还是什么不得而知。据街坊间传说,他是喝醉后从床上摔下来,脖子就正好卡在床和一条桌腿间,颈动脉被卡死了,所以他也死了,也有传说是酒精中毒。

反正是醉酒死了。——所以我对酒的印象也非常的差。

(这时背景音乐是关栋天老师黄钟大吕般的《将进酒》,听到“古来圣贤多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时,忽想起中学老师教这首时说到这句不过是李白在瞎抱怨,现在听来,倍感抱怨——这世界上真留其名的酒鬼,也就太白他自己了。)

 

小时候爱写作文,立下过的雄心壮志之一,就是要为许多我认识的人们写一堆传记。

当时只觉得一点也不难,因为人人都是有故事的人,就是现在我也觉得每个人,哪怕再平凡的人,生命中都有复杂无比比任何戏剧都戏剧的故事。

现在还没能完成此壮志,甚是遗憾,先把这俩存个档,等我退休了以后再接着完成!(哈哈哈,反正写别人的故事就不存在老人的自夸而不可靠的嫌疑了嘛。)

 

忽然想起要是哪日我仙去,认识的人们怎么形容我。

“就是那个吃个柑子都会把皮剥得一点白丝都不剩下看起来赤果果得好恶心的变态家伙呀!”“就是人生里只有两个不吃:这个不吃,那个也不吃的家伙呀!”——某些人一定是想这么写我的,哼。

  评论这张
 
阅读(59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