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穆迦の七月阁楼

放假!快放假!!

 
 
 

日志

 
 

【霹雳观察笔记78】俱往(生)矣,换风流人物(中……)  

2013-06-24 22:30: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花开几朵,各表几枝的台柱们

印象中这是头一回三台柱与三鲜完全同台(呃,小钗超时空听人讲故事,稻谷先锋露一面勉强也算吧……)

握拳,这就是我这样的不死系控兼正道控兼大咖控的至高福利了。(我承认我的妖咖权益促进会会员资格,因为这些年妖咖的表现不足而被降等级了。)

新时代的编剧们对于长线角色的把握有时候还甚于他们自创的新角——粉丝或同人的精神贯彻得很不错。

而且近期老角的复出及台柱们的表现,隐约令人嗅到了一丝怀旧风——或者说,向古剧致敬的意味。

比如,饼子哥的三化。

这种在古剧里非常诡异和随意的技能,从争王纪时起,渐渐洗掉了怪力乱神过份的部分,尽可能使之可解,在化体与假扮中常选择后者。即使是非得化体不可,也会尽可能地使场面看起来更合理,典型的就是皇龙记里饼子哥发神经,这样才使得三识分身为各不相干的三体,各自去完成任务——再枝节一下,我忽然想起,意识最完全的风莲承担了饼子哥的居委会大妈的主要工作,但剥掉了严肃的那一部分,显得稍显轻狂,而自我意识更弱些的火莲,则承担了主要的打架任务,全方位帮饼子哥的亲友们打架去;而自意识最为单薄的水莲,则只做了一件事:努力捞小钗(没捞成),隐喻着饼子哥当时至亲中处境最险也最亲密的麻吉的特别关切。

这种暗中见层次的个性分剖,非常漂亮。

而现在新一代的编剧们也充分地证明了自身就是铁杆戏迷的新作者们对老角色的理解是足够的。

至少,我觉得饼子哥这回的三化也完全足够成为他的化身史上最漂亮的一档之一了。

而且,在老梗里翻出了新意,这一回的三化,与以往的不同在于,他们同时是他的不同时空的自己,在同一个时空前后或并行,至少到目前所出现的天踦爵-三余-小四,瞉音子,几乎是他不同年龄段的模样。而且,各见华彩,秋色平分。

要特别赞一下瞉音子的这个偶——太神奇了,他初登场,明明是一张痨病鬼的一指宽窄脸,但一眼望去,瞬间就与最早坐着喷气莲花登场的那个超大饼脸一肥二胖的中年苦脸老道形象重合了——那种相似的神神道道,相似的严肃,相似的中年人状态,相似的世外寡情修者相,还有那种一看就觉不可靠的隐藏奸猾感,啧啧,真神奇,就是削骨削去了大半脸(竖着削),饼子哥最初的神髓竟然重现了。

到目前为止,瞉音子的戏份其实还未完全开锣,只是大致可识为他原本外圣的皮相下内王一面展示出来,甚至不能说是反动派或黑化,只是手段和个性更为凌厉冷冽少情,反倒可以理解为老了的饼子哥看多风云之后就被锤炼得更淡定,也就更显冷漠些。但本质上,饼子哥没那么容易黑化,男主角的特殊地位保证他无论如何也不能丧失本我。

他骗书伯喝下解药之后,目送书伯离开后,感叹:七日之后,一页书就将复元,届时,又可笑尽英雄了。

与他之前看似对书伯的冷淡完全不同。

只要是饼子,就必须同时具备书伯的乖桑与小钗的好麻吉及随时驱策秦假仙这三项特征。

扣掉了最年长的瞉音子,最年幼的四智武童——哟 ,先要吐槽一下小四也未免太可爱了,简直是霹雳史上最漂亮的男童之一,,不愧是男主角待遇,但这样也改变不了饼子哥在我心里必须自幼就是一个准秃头仔的模样!哼,不要以为刘海梳下来挡住了脑门就能掩饰当年那个占地面积达脸部总面积百分之六七十以上的可怕秃脑门!

小四登场时间更短,但也迅速地就与当年欺负宇文天时那个嘴贱刻薄性格极差的臭屁小鬼扣起来,那种仗着聪明强大欺负他人且不能克制的本能,在小四身上体现得颇好。(皮小孩应该被胖揍,但漂亮和聪明的皮小孩例外,岂止青春,连童年都是属于长得好的家伙的。哼唧。还好饼子哥小时候就是一秃头短爪肥仔——无视小四,哼!)

但小四其实并不同于独立的瞉音子,他其实是天踦爵转化为三余减龄到童年的结果。

这事有点复杂,但总的来说,天踦与三余的继承关系很明显——根本就用了一张脸和一样的甜蜜的大眼睛,处事方式也是群众最熟悉的温柔谦和斯文有礼而不失风趣的素氏作风。要说与本尊有什么区别,除了脸外,还是觉得几人年龄有所差异。

同样是那张脸,天踦比较接近十七八岁的五好少年,设定上也接近于百炼生那种江湖气重些的游荡派,除了与三余共有的素还真个性、为人底色之外,更多些蓬勃昂扬的少年锐气,武戏部分也更多些,而且,正因为年少,所以对书伯的感情深厚也表现得最为外显,他巴巴地赶去见佛乡归来的书伯时,未表明身份,但那种很标准的孺慕之情,加上书伯沉默不说破但暗藏温暖的应对,确实不似标准情况下的战友情谊,倒十分近于亲子之情。乖桑与慈父的即视感扑面而来。

而天踦之结束,引出了三余——就好似小小少年江湖历练了一阵,终于长大了一些,冠礼之年,束发换衫,洗心革面,改行读书。于是小武生变成了小文生。

人生识字忧患始,饼子哥束冠烦恼生——于是天天宅家里替人解难,终于台面上几乎完全消失了素还真,所有素还真的任务都归给了三余,这倒是个减少素还真审美疲劳的好办法,反正不管叫什么名字,那种处理方式和受人爱戴信任的魔力,都是属于素还真的。

而属于素还真的部分里,少年天踦与青年三余都有强化人情一面,无论是对敬爱的大前辈,还是老友屈某秦某,僮儿们,及正道的各位临时战友,甚至于各路妖魔鬼怪,除了死不悔改不堪改造改造了以后也没啥用的如擎海潮的泰山大人之外,都认真付出感情保护,帮助,对于对立面中有转化余地的,都倾力改造,接纳,拐骗,关怀,呃,可怜我那两头可爱的小竹叶青堕神阙和眼镜蛇玄皇啊!

果然,饼子哥青春期是他一生中最可爱温情兼实诚宽厚的时代,一旦长到瞉音子,也就是最初老道脸那模样的年龄时,就会是著名的素老奸了……

但纵然化身们各见可爱,每每在时间城做苦力拉磨驴子的饼子哥重新顶着那张近于中期时代的小饼脸艰辛地磨着面粉——呃,没有面粉——仍然觉得,还是把这样的饼子哥还回来吧……我对他的审美并不疲劳,而且,本尊的小胖脸上,有不同于他的任何一个化身的那种沉稳肃穆,提醒着:正cos拉磨驴的这厮才是正牌男主角。

快蒙上眼加快拉磨速度,磨出足够的面粉(喂,你够了!)把欠人家的租子还完就回来吧!


书伯近期的戏份,也很神奇,但在我看来,也是令人欣喜的意外。

先是帅帅地驾着用超轶主的人寿保险买的超豪华座驾一登场就出车祸 (是原来阳翼那种全自动驾驶方式导致不会开车了吗……),但准确地把老对头撞成三瓣儿,精确地抓准了三瓣儿里武力值最强但也最实心眼的那一瓣关起门来定孤枝,(如果定孤枝的对象是迷达或女琊,确实怪怪的,单挑殴打老太婆和弱女,感觉有损书伯形象嘛。)结果俩双双脑震荡到失忆,书伯其实还好,心里就放着自己这盏人生指路明灯,随时记得自己的谆谆教诲,行事毫无差错,连“阴谋奸宄,扰人邪唱,必是涉世祸胎”之类的口头禅都照旧(所以说唱ktv太难听被人砍的事情是很可能,那是涉世祸胎啊女琊姐姐~~~),自己就是深井冰的情况下还能对几位深井冰大夫进行科学诊疗,那一段相当有水准的好笑,但也确实很合乎书伯的本性。看见左常坤和路藏陀重现,虽是小角色,还是令人小燃几分故人香火之情的。

他白发这个造型,不及魔书醒目,但细看秀美却不输之,而且按照霹雳先天白发的习惯,我很早以前就觉得书伯如果爆出一个杀体来的造型,其实就该是这样的,只是真的实践起来,白发白眉加强了他原本的柔美五官和脸型,并不似杀体该有的怒眉腾然状——魔书是正确的。

白书也是正确的,在当前这个剧情下,他因此显得温文柔和很多,甚至连柳眉倒竖的感觉都淡了,即使在荒野与女琊偶遇而本能动武时,那场景都相对温和很多——若是魔书在那情况下遇到女琊,恐怕妹纸得未战先怯。

这样在短时期内书伯同时拥有了黑白金三色哩,好好琢磨一下,他老人家就可以随意地想要什么色就是什么色了,真是想想都觉得霸气的事情。

(这种造型上的短时多样变化,肯定有商业考量,在其他台柱和各代临时代理主角的周边价值都榨得十足的情况下,本身偶像化资本雄厚的书伯不会被老板放过的……)

他的神圣性逐年削弱了,思之难免有些伤感。

但换个角度看,也算让大前辈亲民一点,同时多摸索一些新戏路,增加露面机率——并为一哥,书伯因属性设定,真正在台面上机会其实比饼子哥少很多哩。

而这个失忆了却仍在心里揣着得道高僧一页书的教导的一页书(他该是多么的自信——我没说自恋啦——和坚定的家伙啊……),诸般际遇又竟如洗掉了固有的一些身份标签重新按照本性重新体验生活——这一段还与魔书不同,那一段里他虽然本性如故,但是抹去了一页书的教诲,又强化了个性里暗黑的一面,应该视为书伯暗面加强重修版。

但白色这个,却的的确确就该是一页书本身了——慈悲天性,诛恶本能,渊博豁达,坦荡磊落,与人交陪绝不罗哩八嗦,投缘甚至能当场结拜——嗯,就是这个奇异的结拜,乍看令人震惊,但细思之下却是相当漂亮的设计,有有心人,有老实人,有爽快人,有好由头,有无利益冲突的好环境。戏剧冲突的伏线就此埋下,演绎过程却相当顺理成章,他与同样失忆的阎达及别有用心的步香尘三人坐论三教时,竟也隐然见霹雳异数初登场时他与半尺剑论佛时的气质——连那种无聊说教的长篇大论都是一样的精神。阎达原本就是异佛教宗,书伯本就百世经纶,而步香尘,笑,清都无我虽爱写小黄书,但以各方设定看,就是标准的博学鸿儒哪,正邪两佛一儒,放开立场讨论学问,因而相投,算下来简直再合理不过。加上阎达本性老实,侯娘又圆滑伶俐,这俩能投书伯的眼,其实颇为合理。

所以书伯居然有了亲戚!!!——弟弟妹妹哩……这个是唯一令俺有些焦心的事情——也没准是令饼子哥焦心的——以后看见阎达叫二叔,看见侯娘叫小姑(以及小叔),想想都觉得好可怕又好好笑。

因为这个设定,忽然未来的相关剧情都大有变数,书伯的恢复,则必首开冲突,如何应对这半路莫名弟妹们,这原来敌对或另有居心的弟与妹,又将如何面对在失忆期间对其倾力相护的长兄,哇,搓手,这个设定漂亮,大有可为,赞一下编剧的思路。

(但这又坐实了——书伯你就是爱结交妖魔鬼怪……天魔魔师魔流剑武皇帝如来……很好,这回弟儿妹儿都确证也属妖魔鬼怪族。)

唯一的问题是——他身上的佛门特色也在削弱了——书伯你又破酒戒……

 

小钗听宫无后讲了很久故事了——听完就顺手把他剁了罢——百里冰泓算是你门下弟子啊,那孩子死得忒冤了,不能因为这个讲故事的残疾孩子也有自己的苦情而无视自家小辈被人欺成那样啊!

 

老秦要列入台柱中去,我很欣慰他又恢复了那贼溜溜眼珠乱转的样子。

我也很高兴他仍旧会讲荤段子,虽然我对一般情况下的荤段子没啥好感,但恰好,秦假仙说这种段子,就特别的合衬,市井的大角必须有市井的眉角!

而且他终于重新回到主线上来,不再似很前一段之前毫无存在感,历史经验表明,秦假仙有戏的时候,才是整体都能串起来全剧可观的时期。

关于他与业小灵,一切都还好,除了三口组少了荫尸人,终是欠了节操巨差的那一端的表现,可惜了——说起来,二仔才是霹雳史上被收得最莫名和最无必要的角色啊……请把他写还回来吧,有些戏份既不适合小灵也不适合玉安,比如玉安的荤段子小灵接就不合适,但二仔简直天生是为这种戏存在的!

印象中看过三弦写的一篇文,引了张大春老师的一段话,大意为,在戏剧中,闲笔和废笔是必须的,这是对于紧张主题的缓冲,也是对观众和读者情绪的保障,这些看似空闲的角色与片断,能充分地保障主要部分突出显现,也让观众在心理上设下了情绪缓冲。

赞叹,这才是真写文的大手的经验啊——只知道欣赏主角却不知边角价值的人,无法理解长篇故事。

而秦玉安,正是霹雳几位台柱里最重要的边角。唯有写他也能从容不迫时,才更有挑战主角戏份的能量。

编剧桑们很努力了。

 

……果然只能分上中下吗……不,可能得分一二三四……三鲜明天吧……唉。

  评论这张
 
阅读(82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