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穆迦の七月阁楼

放假!快放假!!

 
 
 

日志

 
 

整个三月  

2013-03-31 23:41:24|  分类: 其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篇到底又犯了啥敏感ci?)

虽然随着工作的忙碌,博客的更新频率越发悲剧,但作为一个有记录癖和写字癖的人来说,看着自家博上日历表上触目心惊的一整月空溜溜无个日志链接,就忍不住深深自责。

不过这事不能完全怪我,整个三月,我都关在帝-都大-昌-平的某个酒店里重温学生生涯。

事情是介样子的:

总舵和中-国-政-法-大学合办了一个在职法学研究生班,不多不少正好合乎条件,而且一看课程安排加起来,哇,好厉害,可以接近两个月不用上班哩!连学费都有人给报销了哩!

豆桑说,这是你们上头堂口花钱给你们买文凭,快去!

于是我就去了……

其实说起来这个文凭对我的工作或远大前程毫无价值,这年头,可以花钱买到的东西太轻易也就廉价了。

可是私心说起来,我很乐意重新坐回教室里去以如今的眼光和心态学习我其实真心喜欢的这个专业,这是一门多么讲究的学问啊,与文明并行,与人性较劲,人与人的关系,逻辑,智慧,平衡,理性——即使从现实的角度来说,我以为学法-律其实挺尴尬的,如果毕业后不从事直接相关的职业,它最大的价值是让人能够帮助各路亲朋在各类离婚啊继承啊签个小合同啊时提供貌似专业的意见。(特别是离婚案,简直百试不爽,当年我还在大三就帮初中同学在她与她老公的离婚大战中把那渣男净身踢出去!哼唧。)

报到时才知道,哟,这文凭没那么容易买哩——一边凑齐大-中-政的学时,通过校考,然后同时,还得参加国家统一考试,一法-综,一门英语,法综就算了,我觉得奋力一搏,还是有机会的,但英语就是个麻烦了,据说是cet5级半的程度,咳咳,当年全职当学生时,我也只揣了张cet4级证出门,现在诸事繁杂,业余学习还得拼单词,这事有点难度。

然而,诚心地说,我也没怎么想过混这张没多大用的学位证,但我很愿意听一下现在中国最好的政-法-大学老师们的讲课(我们读书那会,西-南-政-法-才是全国最好的政法院校,但星移斗转啊,扣上一个中-国的大头衔,首都优势,加上西-政自己把自己整坏了,摇头,可惜。)拿到课程安排的时候,我就觉得,啊呀,还算值了,就算混不到那张学位证,听到某些久仰的名师的讲课还是很感人的,中-政真诚恳,对于这种混文凭班,还真负责地安排了一堆名师讲课哩。

而后的三十余天几乎满满的课程里,也深感各位老师的认真,至少绝大多数都挺认真,一点也不歧视这个班上大半的同学都是非专业出身(外兼批发混文凭的低级目标),很认真地作了针对性的备课,(而且他们的坐功太强大了,每天六小时,善良一点的老师在两小时的时候会想起来个课间休息,有些就能硬生生地讲通一早啊……我的老腰和脖子,深受折磨,岁月不饶人呐,这种劳动强度实际上比上班时还要辛苦很多。都不能站起来伸个懒腰啥的||||||)而大部分的老师讲得真好,比起当年俺在俺们山里大学初学时的老师们明显是强不少。

于是我很感念地认真听课,或者,至少认真听了大半。

 

当年本科学习的时候,还没有这么繁嚣的网络环境,也缺少历练和世情经验,更无直观感觉,所以其实学法-律和学其他专业也许并无太多的的差别,就是知道了这样一些知识。

但如今坐在课堂里却微生寒凉之意了——因为毕业这多年,终于察觉到了这个专业的悲剧——它本应扎根的土壤并不存在,没有相应的体-制支撑,它是一个在需要时摆得端端正正装饰台面的好插花,然,在不需要的时候,它连自保能力都没有。今天看到一条微博,笑,很能说明问题:某地-政-法-委-书-记公然痛斥:律-师都是垃圾!无法相信一个以法-律为职的人能这样公然践踏司-法体-系里重要的(即使是最卑贱的)一环。

这是一个在真正的法-治-社会里不可能出现的奇妙言论。

不出意外,宪-法-学老师的微词最多了,我理解,最无用的根本大法,甚至没人当它是一门最应该被崇仰的万法之宗——他笑着讲了那个著名段子:西-北-政-法-大学(?)里有一个校友捐赠的雕塑,是一本巨大的中-国-宪-法上面放着一个地球仪,旁边是蒙着眼的法-律女神,本来是胸怀四海的气魄嘛,后来这个地球仪被拆了,因为江湖传说:蒙面女侠来复仇,中-国-宪-法-顶个球。但拆了那球也不行,因为江湖又说了:蒙面女侠来复仇,中-国-宪-法-不顶球!最后,只能把中-国-宪-法一并拆了。

哈。

这个段子,基本就是中-国-宪-法的意义了,所以他一边认真地讲解宪-法-史和内容,一边笑语:你们这个专业,非学这个不可,没法子,好好背书考试就行,不要想太多。

而中国-法-制-史老师一进门就开宗明义:是这样的,我这门课,严格地说来,和现代法-律没什么关系,咱们自己强调它很重要,要从自己的文化里找寻根本,但实际上中国传统文化里这东西短缺,它基本上是权术的一部分,与现代法-律完全没什么继承关系,所以没什么根本可言,但这门课很稀奇,在你们要参加的统考里,它经常能有大量分值,所以大伙要好好学。

基本上,各科老师在认真授课的同时,都很无言于现代中国-法-律-建设的状况。

常有人说,中国法-律不健全,谬矣——中国当代法-律-体系很大程度是借鉴了他国的成果(没法子,咱伟大的传统文化里啥都有,就是没有刑-法与部分类行-政-法之外法-律体系),抄别人家现成的那还不容易吗,劳动模范表彰大会投票又那么顺从,于是制-法和通-过都根本不是问题。于是人家有啥我们其实几乎也有啥,基本体系差不多是够齐备了的。我们连宪-法都做了一套又一套哩!米国开国二百年才一个,我们开国六十年就五六个了,帅吧?

但,一旦这个国家里有一种,甚至数种远超法-律的东西 ,一旦这个国家的最-高-法-院-院-长都承认司法不能独立,一旦法-律甚至要折腰于行-政-权,那么作为法-治-社-会最基础的“法-律至上”原则就没有意义了。

现代司-法的力量还不如传统中国的行-政-司-法合一的威权大的东西,在越是大声呼喊要建设法-治社会的时候,就越发的让可怜的法-律仔左右都被啪啪啪地打脸。

 

前年我有些厌倦现在的工作,又正好看到市-法-院招考公务员,我心里多少还是有些眷恋这个专业,于是思考要不要去跳一跳,结果同学们的建议和我自己的想法最后一致了:不要去,压力太大了,不值得。

结合我与法-院-和律-所及相关部门打过的交道,我想,确实,象我这样一个其实多少还有点专业自尊和多少有那么点感性化的人,真做不了那种工作。行外人只看到法-官颐指气使,或听闻吃-了-原-告-吃-被-告-欺-男-霸-女(欺-女-霸-男比较好哦!)的幸福,却并不知道普通法-官在案-件中要同时承受各方面的压-制与复杂的心理压力——我当年与省-高-院擦肩而过,但我某同学最终去做了一个刑-庭-法-官,某次同学会时,他喝高了,呜咽地拉着我在角落里泣诉——XX,你没去高-院实在太好了,我一年到头都在各种乡下各种田坎边蹲着记笔录,这苦你吃不了的~~我上次的那个案子,你知道吗,一个农民就为了三十块钱,砍死了他的邻居!他呜咽呜咽着就猛然提高音量,愤愤然大嚷破坏其他人k歌的兴致——就三十块钱!一个人!就砍死了另一个人!!对了,要是有人出钱让你砍我,你干不干?

嗯,干!

他瞪着我,问:如果只出三千块呢?

嗯,可以滴!(我想砍你丫的好多年!)

他悲愤万分:xx!就为了三千块钱!你就要砍死你高中+大学同学我!(我还没砍呢,激动个啥。)

再提一句,我这位文青同学,最终离开了省-高-院,到某高校教书去了,虽然各种原因,但总少不了这个职业本身的心理重负。

是的,法-律工作的难堪,既有来自这个国-家-体-制-上-的原罪,还有,工作对象和内容的冷酷。

我这种兼差文青心理上不太能承受这种压力。

这世界的各种悲哀,都在你每天的工作中——看到点什么事都会想多的人,说不好什么时候就把自己逼疯了。

我曾先后在基--法-院-刑-庭和中-级-法-院-民-庭还有律-师事务所都打过杂,至少有那么百多个案-子的卷-宗上署有我的卑名。

至今犹记第一次和前辈去看-守-所提被-告时,所长谆谆教诲:小姑娘,不要穿裙子来提人,他们会从牢-房门下偷看和羞辱你,不要触碰到他们的手,相当多的犯-人都有病,他们很多有攻击性,一定要把他们铐-在-囚-车最后一排,你要离远一点,不要对他们笑,不要轻信他们外表上的合作。这是血的经验!

至今犹记得我自己算是独-立-审-判的第一个刑-案,普通之至,还记得那看似温顺的被-告姓曹,很英俊的青年,吸-毒,抢-劫,最后判了六年。

我那时一直在想,一个普通人,人生是如何地变化才能到这一步。而后,他又会如何?

指导老师买了个西瓜,他抱进门来,在柜里刨半晌,刨出一把一尺长的利刀来,啪啪啪切-开来大伙幸福地分食之,然后他慢悠悠地说:这把刀,砍死了三个人哦!那年,这个案-件的被-告……一时呛到,瞬感满喉鲜血上下不得……那家伙的神经得有多大条啊!

刑-事-庭里面对的一桩桩显而易见的反-人-性的不幸与凶残。

而民-事-庭会好些吧,我毕业实习时这么以为,所以选择去民-庭,结果我也错了。

某天在办公室里整理卷-宗,突然有一个当-事-人闯进来,指导老师迅速把我拉在身后,隔着办公桌站离那人数米远:喂!你不要乱来!经过一番冗长的说服,才把那人劝走,问及,原来是之前一桩已经审结的普通案-件,当事人不服判决,曾经扬言要-炸-法-院。

我事后想来,才冷汗涔涔。

而当时办公室里的一位大姐,一直有一个小姑娘天天跟着她上班,我一直误以为是她女儿。后来才知道,是两年前的一个离婚案,夫妻离婚都拒绝要这个孩子,判给了母亲,结果她居然把这孩子扔在了法院门口跟着情夫一走了之,小姑娘无家可归,就无言地跟定了这位法官阿姨,在查找其父母无果的情况下,大姐不忍心把孩子扔出家门差不多两年的时间,这位未婚的大姐一直当自家闺女一样养着这个小孩。(

而另一个案件,简单明快的离婚案,双方不合,男方出轨,女方看起来也确非善茬,判离,判男方付十六万给女方。结-案时,双方一起出现在办公室,男的从包里取出报纸包好的现金,交给法-官确认,而后——他解开皮筋,啪地一下猛然把那摞钱硬生生砸到女人脸上——哇,不得了,那一下午我就在办公室四处逃窜,以免被发疯的女人的利爪戳到。

还有一桩想起来略好笑的离婚了案件……一对老人家离婚,老头七十六了,老太太七十,腿有残疾,然后老太太提起离婚诉讼,老头不同意,在庭审时,为了说明其离婚理由,老太太十分爽朗大方地说,老头床上的欲望太强,几十年来一贯如此,这把年纪了还经常要求那啥,完全不顾老太太腿断年纪大身体差,经常强行硬上弓,把老太太弄伤了很多次,她还爽快地想要解开衣服让大伙参观伤势,被主-审-法-官喝阻。我一本正经地照实纪录,一边在心里感叹,一个象我这样的正直青年要多么悲惨,才会坐在这里巨细无糜地听到这些渣事见识这么多渣人。

经-济-庭,执-行-庭,行-政-庭,少-年-庭……的确,法-院没有让人心情愉快的岗位。

法-院和医院一样,是天天接触病人的地方。所不同的是,医院面对的身体有病的人,而法-院,面对着各种情态下灵魂有病的人。他们都是一种奥妙的感染体,对于神经粗些的人来说,也许慢慢就习惯了不再多想而自动免疫,但神经多了些的话……咳,算了,我的确根本与这工作无缘。

嗯,对,本质上我是健康向上有正确三观和审美观的好青年,我为什么要把人生赔到高浓度的丑陋与悲哀中去。

(我娘还说过我不该去当法-官的另一个理由:象你这么马虎的人,要是人家本来只判两年,你一马虎就给人写了二十年可咋办哟?!要是你一不小心把该枪-毙的人搞错了咋办哟!?咳咳!)

 

但即使有这么多的环境与个人原因也许终生不再从事法-律工作,即使我愤愤然地完全不想去为司-法-资-格证备案,还咒骂司-法-局没事找事,我还是坐在教室里,忍受着脖子与腰的双重折磨,听了一个多月的课。我依旧觉得,无论现实为何,法-律仍旧是一门在人的社会中累积沉淀出的深沉智慧。

课程安排得很残忍,基本上每周能有一天休息就不错了,每天满负荷上课,由于名师大咖们都那么认真地硬扛着讲课,深感其诚,我也没好意思翘课溜回房去睡觉。

而且为了打通英语关,只能老实从背单词重新开始。于是白天上课晚上看英语,啧啧,我过去十多年正规的学生生涯都从未如此辛劳过。

而且大-昌-平离市区太远,去哪里都不方便。

真是再也没有比较这种软-禁-式的学习,更高强度更集中精力的学习了。只半个月,我就记了三千个单词!哼哼!真是帅得很。

 

(哦,还有,我一到北京就咳得要死,有一天咳了整宿,心下恐慌万分,奔去药房,大夫二话不说:北京空气太干了,你的嗓子不适应,很正常。开了一大堆中药给我泡水喝,稍缓解了些,一回到家就好了||||果然还是水土不服吗……)

 

唯有一天我翘课了……因为……我辛苦地背了半个多月的单词,好容易找到了大学时的残留印象,但后面发生了惨剧……太惨了,简直惨绝人寰,泪死我。

事情是这样子的,我某天上着课,突然接到同事短信,说头目要我回单位去。

我大怒:凭什么!不去,是总舵安排各级领导都批准老子脱产一个多来学习的好吧,当我在花溪上课哩?

结果头目亲自打电话来,温暖地关心:怎么样,出差这么久,想家了吧,快回来哟~~~~~~

详问才知:原来总-舵某司长要来我们局调研某项我的岗位工作,一般情况下处长们总是能够对处里的各项工作了解大概的,泛泛而谈不是问题。但我们这代头目当了我们两三年的处长,除了对吃喝玩乐那一口工作最熟悉之外,对其他工作基本一无所知也绝不肯费心知一知,突然接到这个调研通知,就慌了神,我们处里各岗各职,工作内容并不重合,以前的处长们一般都能就各项工作的情况作个汇报无问题,但他不能|||||

这种情况下我也真的只能非回贵阳不可,他丢人不要紧,但我的工作也就白干了。于是经过一系列的请假,我奔波了一天回到贵阳,就接着加班整理相关材料。

好死不死又碰到了另外一个省局的同事们临时赶来调研,当天下午通知到,第二天人到,啧啧啧。办公室另一个同事赶不及帮忙,于是我又强压着一肚子火把接待方案和各项杂事安排完,酒店,饭店,车子,会议室,餐用酒,参观游览,通知各家参会人员,报局长审批,几十通电话和邮件……然后,又要返回北京。

临走时,头目一脸笑容:好,有这材料就行啦!对啦,你是坐火车还是飞机回去?

我一愣:火车到北京要二十九个小时呀,怎么可能?

他更愣:啊!你们是在北京学习?我以为在重-庆……

他讪讪然,我悻悻然|||||

但这不是最关键的悲剧——关键的是,这几天的奔波和加班导致忘记了一件要事,回去的那天才想起参加统考要在网上确认报名,之前注册填资料拍照取指纹确认资格什么的都做完了,就需要确认一下,然后交个费就完了。

我忙上线登录,结果连续五次密码错误锁定一天。

于是通过找回密码,确认我根本没输入错误,大概是万-恶的网络问题。也没啥,第二天再登就好了嘛……

结果……不多多少,晚了一天。

也就是说,我今年无法参考了。

也就是说,我这个月辛苦背的单词都白费了,以遗忘率来说,到明年五月,就基本上又丢完了。

呜呼哀哉。

又好笑又悲愤,于是我一怒之下翘了一天的课去国-博看国宝们去了。

 国-博很美好,五月去上课时还可以再去看看那个现代雕塑展。

 

以上,就是整个三月里发生的事。

真是神奇的一个月啊……

  评论这张
 
阅读(5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