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穆迦の七月阁楼

放假!快放假!!

 
 
 

日志

 
 

合肥苦旅~~~~~  

2013-01-25 01:50:43|  分类: 其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公务出差有时候是苦差使,特别是焦头烂额转灰机再转灰机辛苦深夜才赶到的时候,发现兄弟单位竟然没人接!

半夜一出机场就被无数口音不善的大汉们团团围住,“出租车!出租车!”“有出租车发票!”还有人热情地直接来拽行李箱,背心瞬间拔凉拔凉的。

怒目喝阻:放开!

杀出血路找个人稍少点的地方打电话问当地同事怎么没见到接机人员……

当地同事大惊:啊!你没被接到?!可是单位司机说这班航班已经全接到了啊,就你们——你们三个……(她抖一抖,转头问人)那个……他说,接到广州过来的俩啦!她们说广州来参会的就她们俩……那啥!你打个车过来……

我一头汗,一抬头,一帅锅的脸都凑到我鼻尖了——看,没被接到吧,坐我的车吧!

敢情这混蛋一直盯在我旁边听我打电话来着||||合肥人民真热情……

我随口一问:到某酒店多少?

一百!

心里暗骂一声滚!当地同事已经说了最多二十五,但仰头星月无光,我也没先问好合肥机场离酒店有多远,一眼瞅去也没瞧见有惯常的候机的士,思考了一下:三十,再废话就别谈了。

他作出被迫同意状,就带我去找他的车——走到车前我一呆:靠,黑的,拜托,大哥,你不是有正规出租车票的吗?

是呀!我可以给你车票可以报销的哦!

去你奶奶的,我说的是出租车,白的!拧头准备另找,却发现半夜三更的一片黑中确实没看见有不黑的的士|||||||

在又累又饿拖着老重的行李箱再在夜色中找出租车和勉强坐这辆黑车的两条路上——我转头看一眼黑的司机,嗯,眉清目秀,看起来不象坏人——这真的不是颜控,只是人参经验哪!最重要的是,他小身板儿单单薄薄的,典型江南男性模样儿,很不壮实,就算真打,哼,也不见得能占到啥便宜去。

我小心地瞅了一下车后座:嗯,没埋伏,再瞅一下车后备厢,嗯,也没埋伏。再瞅了一眼车牌:苏B!!这还不是合肥本地的黑车!

算了,坐它吧。

于是我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的半夜打了一只外地黑的奔向酒店。

事后跟当地同事说起,人家也一额汗,没准心里想,不愧是贵州穷山恶水来的好胆刁民——顺便说句为毛我没被接到:贵阳到合肥的直达航班这几天就是木有!(山东航空大混蛋!航线都不老实开齐还敢开航空公司!)于是我只能先灰到广州再转至合肥——选择广东是因为那边天气好,因天气误航班的事情我完全不想再碰上|||||结果广州的两个我不认识的参会同事也正好坐这一班,因为俩人没带什么行李,直接下机就出机场,而我因为托运了行李箱所以耽误了一下。

于是这俩干脆利落地被接走了……

会议总是随时令人受不了的愚蠢。但!一定要补充一下,每天的自助餐豪华到令俺这对食物缺少热情的人都感动万分,简直是历年出差公务例餐最豪华的一次——前阵子我忽然莫名其妙地想吃大蟹脚,就是那种两手一折,啪一声就能弹出又Q又胖的蟹肉来,还弹性十足晃两下的东西(我当然不会承认主要是我很不擅长剥普通的蟹壳,但又其实多少有点喜欢吃蟹肉),想想就算了,结果这次我几乎每餐都可以掰一堆来吃……人家还时不时送一只豪华的木瓜银耳盅……感人的食物啊!寿司,西点和烤肉都很棒……连冰淇淋都很美味,所以我一点不怀疑我大概长肥了一点以储备能量去爬黄山。

最让我受不了的是……我又误判了天气……作为一个我完全不了解的城市,我想当然地认为它更靠近北方和江浙,所以一定是很冷的,我准备了最豪华的过冬设备——当然,主要原因是我决定在会议结束后即使没有人管,我也得去爬一下黄山或者逛逛8分钱邮票。

结果,人家合肥多暖和啊……我内牛兼汗流满面地天天穿着羽绒服和毛毛雪地靴在暖和的酒店出没……我都没敢把我的超大围巾和厚厚的手套搬出来——自批耳光,经验主义必须是要在现实面前头破血流的。

会期其实就两天,所以抽空去参观了一下合肥市地的名胜。其实合肥是历史名城,古迹不少,有些就在酒店不远。

和沈阳的某妹纸约好去安徽省博,结果在门口碰到几位大叔同事要去逍遥津,并邀我们同去。

逍遥津,听听,还泛着三国的余声哩,于是我们就去了——那个儿童乐园。

总之呢,真的就是一儿童乐园,门口张辽的大铜像都还新新的,除他之外最有逍遥津风范的,是儿童转轮上活泼可爱头戴发箍的卡通将军脑袋……卡通得活活的一个原始人头像。抚今忆昔这种历史小清新矫情的事情,一个人的话比较容易捕捉,但一堆人的话,就更容易捕捉到欢乐的儿童乐园,清晨寒风咻,前夜因为热,感冒到有点头痛,才刚吃了一把药镇住,风一吹又开始脑袋痛。

接着去了李鸿章故居。中堂大人家一看就是富贵人家,半条街都是他老人家的贵府。内堂活活的就象是学生宿舍一样密集,想想看李老爷退休回家,妻妾子孙仆从天天密密麻麻地出入喧哗,一定都把他吵昏了去。

李合肥因为马关条约代国背了百年骂名,但经过时间荡涤,重新审视无能年代,始觉老头的不易,而能更加正视正面的贡献。

因为李合肥,想起段合肥,问过当地同事,段祺瑞故居何处寻,答无。

对于合肥近代史上这两个以合肥为号的大人物,都带着灰色,所以老乡们似乎也不以其为荣——倒是有好几人跟我说:涛哥是俺们合肥人——以地位而言,没准是最大的人物哩,可惜,对当代的大咖们,没百年时间敲打,谁也不知道未来的史书上如何评价。

(再说,涛哥故居……似乎也不象是能够旅游的地方……)

因为安徽博物馆最近搬了家,搬去了很远,所以老同事们不去了,就我和沈阳妹纸不用参加下午的讨论,所以活活地坐了一小时的公车奔去了荒郊——大概是合肥的新区,城建漂亮,但人烟稀少。走得俺们心惊胆战。

经过了很复杂的问路走路过程,终于走到啦!真是超豪华的哩,比起原来的老博的老实呆样,简直是天上地下。

问题就在于,因为豪华又占地面积大,我们就稀里糊涂地乱走,看到一个大石楼就进去了,结果……我们进了地质博物馆。

但错误的美好也是很重要的。后来听到安徽的同事说起,才知道安徽的地质博物馆算是全国最好的地质博物馆之一了。

与历史博物馆的印象完全不同,如同科技馆一样明亮又愉悦的设计与布局,还有各种远比历史博物馆更久远的神物!

简直是恐龙遍地走,骨架处处有,神龟放一桌,宝石大如牛……

好吧,真的很赞,一点也不压抑恐惧,反而对地球科学充满了热爱!

这种地方真是很适合青少年提升学习的动力,也有助于中老年人单纯审美或猎奇——那些石头华丽得不得了啊,石英石的品种中的好多,我觉得比钻石都漂亮。

平常去各地时常常逛各家省博,基本上是历史为主,其实忽略了还有科技这一块。

专门的省级地质博物馆其实很罕见。安徽省地质博物馆真的好赞啊!如果时间够完全可以耗一整天。——我也是兼差的科学兼猎奇爱好者噻,当年高中地理老师还诚恳地让我努力学习,将来当一个女地质学家……抹泪,吴桑,我对不起你的信任……

但麻烦来了,开心地在异乡看到无数贵州龙老老老老老乡,沈阳妹纸也看到好多辽宁古鸟化石老老老乡的时候,朋友电话来了。

不敢让人家久等——要一个小时才能重新回去,于是,我们灰头土脸地狂奔逛完剩下的大半古生物啊各类岩石宝石矿石~~——石英石漂亮得吓死人,好想开个拖拉机抢几砣装着跑掉啊——这就是我离开前最强烈的印象……

于是,我们就没去历史博物馆,痛心。

哦,还漏了一处,离住处很近,包大人嘛。

我溜去了包公祠。他毕生开封当青天,到死时终归葬故土。

祠堂与所有的当今各类翻新名人祠堂相若,树小墙新画不古啥啥的,不同的只是真有他的墓室在。

墓已经开了……就不用刨这种词了——陪葬品都已经搬了……也不用盗这种词了,唯一方新鲜棺木,几纸说明和小小的一个墓室。

总有些清清白白的东西令人怀缅。

 

终于,令人随时受不了的会结束了。

剩下周末两天,当地同事太好了,安排了车拖一堆和我一样存着私心的家伙去黄山。

对于天气暖和这点我很愤慨,冬天到黄山赶不到下雪,简直是吃螃蟹撬不开壳一样令我痛心——说到底,对于山本身我一点也不执着,黄山归来不看岳之类的说法我也向不以为然,山这种东西,对于贵州人,再奇怪也不能令山民震惊,但雪山就不同了。

但马上就得到了好消息,前些天的雪还没化尽,我瞬间欣慰得不得了——太好了,我的全套过冬装备终于能名正言顺地派上用场了嘛!

上山一路残雪已经令我觉得很开心,何况黄山确实很美,类似于九寨沟那种景观集成展销效果,各类型的山景齐全,大名胜果然是该有大而全的含义的。

缆车坐一半,然后开爬,到了光明顶——杨左使你在哪里~~~~~~~哈。

住在气象局独霸光明顶的宾馆里——据说因为雷达塔的加成,光明顶的实际高度比顶峰莲花峰还高了那么几米。

1880的海拔,似乎有同事有点高反,不过我还好,尤其是听说天气预报黄山当晚有大雪,简直令俺心花怒放。在房间里鸡冻万分打开窗口,正好看到莲花峰,然后就顺便冻个抖抖索索——山顶之上的宾馆条件肯定不及山下,有个电暖气片已经不错了。

次日七点四分是日出时间,大家都为此鸡冻,但俺暗黑地想:下大雪,下大雪,日出看不到的吧?看不到就算了,反正高山上的日出都那样,二选其一,我只想看大雪哟~~~~~~~~~~~~~

结果……六点过我也爬起来,一看:哇!大雪啊啊啊啊!!!!!美好的大雪啊啊!

果然木有日出,哈哈哈哈(当然,我后来为俺的邪恶私心向太阳公公认罪忏悔去了。)

气象局宾馆的好处就在于……第一时间知道了当晚黄山降雪9厘米,不止是下雪,而是大雪,只差1厘米就是暴雪了……

大伙开始踩着大雪下山,在一群群装备齐全的登山驴友的对衬下,老朽公务猿们穿着各种不专业的老头茄克大熊羽绒服,尤其是大部分同事都穿着普通运动鞋……也还是有那么一点险的。

俺终于为俺的毛毛雪地靴感到了自豪,之前几天的丢脸一扫而空……一点也不滑,也很暖和~!

黄山大美,大雪黄山倍儿美——即使在拍照时,专业的摄影前辈感叹:唉,雾气太重,连远景都没有了……

下到半山,继续缆车下去,俺已经满足了。

想不到还有意外之喜。——虽然下山时已经到了下午,来不及去看8分钱邮票上的徽居,但半路吃饭时,到了屯溪。当地同事执意热情地让我们抽一个小时去看看屯溪老街。

我不动声色,心情又猛然鸡冻起来。

诶,这个地方的伟大意义是——关口叔的中国大纪行中,就在屯溪老街去抓过中药写过藏头诗看过人家吵架……

旅行的意外乐趣。

看到那个中药房时俺差不多都想扑过去问他们记不记得六年前有一个小鬼子来抓过药……

终于半夜又赶回了宾馆。

因为赚到了的心情,所以我完全不介意我累得半死兼只睡了五个钟头。

天亮就奔机场(临走前我仍旧执着地吃了豪华的自助早餐,还悄悄揣走一个苹果……事实上这个苹果拯救了俺啊!),上出租车的时候,师傅一脸同情地跟我说:妹纸,我建议你现在回酒店去接着住一宿算了。

我一愕,这才发现……哟,起大雾了。

我自信满满地答:没事,大叔,我的那班灰机快中午才起飞哩,中午雾就散了,没问题的。

后来的七八个多小时我默默地坐在挤满人的候机室里,痛苦万状排一个多小时才取到令人食不下咽的误机餐,摸出俺的苹果嚼几口,(连离开位子去买包饼干都不敢啊,满地活人,只要离开寸步,就活活地只能站着不知多少时辰了啊……)想起大叔的善劝,痛心万分。

我的人参经验再次被打击了——直到下午五点我的灰机启动飞到广州之后我才知道,闹半天人家这种不是雾,而是万恶的霾,完全不象俺家乡的清早起,中午必然大太阳的那种纯血的雾。

在广州……我的第二段航程在改签,报废重订之后,还连续更改起灰时间——唉,据说当天江浙沪等地全部是这种天气,各地航班的连续延误,导致暖和的广州的航班也受到了影响。于是,我穿着羽绒服在温暖的广州机场里继续丢人现眼,深夜十点过才登上飞回家的航班,子夜十二点过到了贵阳,tnnd,机场巴士司机和人吵架,硬生生地把车子又停了一个小时……

这坎坷的……一切,就算为我终于看到了雪中黄山买单了。

记得我累死。

明天再上照好了……

  评论这张
 
阅读(458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