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穆迦の七月阁楼

放假!快放假!!

 
 
 

日志

 
 

【2012欧洲杯纪03】两个0:1  

2012-06-10 23:27:39|  分类: 足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比分代表我的心——我是说比分的顺序表示:我支持的两支队伍各吃一个蛋。一晚上先挨一刀,隔一个小时再挨一箭,这运气能有多糟。

某天和朋友说起球迷的年龄问题,不由一乐,才发现,这世界上没有什么群体比球迷更忠实于本性,也没有什么人比球迷势利——要往好里说的话,叫实在。

球迷的年代,特别是俱乐部球迷,往人数上看,就是某支队独霸天下的时候——球迷们总是选择自己看球的时候最红的那一支或那一支的死对头们来爱。所以球迷最容易与同代的球迷找到共同的主队——嘿,如果你爱的是三剑客那个时期的米兰,那我们在球迷心态上是一代人。

而后同样爱的米兰,如果记得的是因扎吉或舍甫琴科们的米兰,那么在球迷心态上,那就是某外星人的同代人。

而国际米兰的球迷——至少在球迷时间段上,如果不是比我更老好~~~~大一截,要就是恰好与我同辈专程仇视赢家的弱者支持者,再或者是罗纳尔多时代球迷或后罗时代球迷。

而皇马或巴萨的球迷们,如果不是真的从七十年代开始死忠(这种如果在吾国有,那也是侨居海外的同胞……),那肯定就是从西甲兴起之后的事情。

因为胜利者出镜率高,更因为胜率高。对于一个成王败寇的游戏,胜者通吃,赢家拥有最多球迷是理所当然的,这与其他的文艺活动不一样,文无第一,武无第二,球也没有第二——当然有一个或几个一们的死敌。

没有什么比球迷所支持的球队更容易判断出其迷龄的事情了——当然,凡事有例外,例外就算了。不在这篇毫无科学根据的杂记里。

那天看到某人感叹老饭对新饭的打压,虽然我觉得这有些多心了,如果非说这算是优越心理,那其实是对自己经历时光的优越感,并不一定是对晚辈饭们的仇视。

每代人都深感自己经历的是最好的年代。——本质上,人都是自恋的,不是恋自己,就是投射于相应的时代或事物。

 

但容我优越一下,我看球那阵,米兰的强大是有可怕的58场不败作铁打证据的。所以那年代做一个米兰球迷,那真叫一个过度幸福啊——每周都可以睡一觉就能看到米兰的不败场次理所当然地又增加一场。这样的日子持续地过近两年,啧啧啧,现在想起来,那份理所当然其实是多么的奢侈。

所以……后来就悲催了||||||||

我后来一直怀疑,作为一个球迷,早在米兰58场不败的时候,我就过度透支了对主队或偏向球队的保佑念力……|||||mmd都没有人那时通知我一下,要低调谨慎为以后数十年的未来球迷生涯和买彩票的运气攒一下rp|||||

总之,除了少数时候,我几乎是看谁谁灭,哇哈哈,资深伪迷aq说要跟着我这资深伪迷买足彩,我答:请反着买。在看谁灭谁这个事情上,我的准确度可能只比章鱼哥差点。

 

1、荷兰VS丹麦

这场我没啥好说了,这支荷兰身上缺少某种拼劲,又缺少以往很少缺少的天才——说起来,真的只有罗本是合格的,虽然他那发际线悲哀得,唉,居然上了某八卦杂志评选的欧洲杯十大丑星……

但奇怪的是,明明是第二主队初食败果,按说应该很恼怒的,当然确实也是很恼怒的,但奇怪的是,就是有种怒火三千丈,忽然就转成缘愁似个长的无力心情。

完全不知道能指斥什么,或者应该看到怎样的结果。

 

2、葡萄牙VS德国

这一场其实有更纠结的心态。

历来不喜德国,昨天看见勒夫加重了我对他们的不喜——这真是tnnd眼缘问题,当初勒夫还在做助理教练的时候就看着不愉快,掺和着对德国的不喜,双重不喜。

但问题就在于,多年不喜德国,是因为在技术流观众的眼里,没法容忍连中短传这种活儿都做得不上道的粗糙玩法,更不喜欢他们最擅长的头球解决一切问题——包括解围啊,进球啊,传递啊,有时候森森地觉得他们如果拿大顶比赛肯定天下第一。

昨天的比赛也是如此,仍然是一支在五米内的短传都能不断传丢的糙队,仍然是不断地往前场第一高点脑门上喂球的打法,仍然只会粗鲁地单纯破坏进攻——防守当然是破坏进攻,然而稍有点技术含量的后防线,会在破坏的同时开始了组织进攻,而不是只单纯地追求让对方歇菜,接着再来下一步,在如果撞大运抢到球的前提下,再按照第二程序组织进攻。

而且,有时候他们的犯规即使尺度不大,都令人非常的气闷——那谁,是克洛泽还是戈麦斯,或是哪一个高大的后卫,阻挡葡萄牙某进攻时,居然用上了掐脖子神技——看到这一个犯规时我都觉得他们家著名的杀人王舒马赫鬼上身了。

这支队为了胜利,有一套特征鲜明的铁血纪律和行为程序植根于每个球员灵魂深处,其手段包括各种颇有格斗色彩的打法。最可怕也最强大的就是每一个个体都会忠实地执行自己那一颗螺丝钉之天命。

然而,你能说啥呢,几乎不会传接失误的,跑位卡位都十分精确的,一招一式非常工整的,甚至连球裤都抛弃了难看绿裤子的正确的葡萄牙,砰砰砰地往门柱门梁边网练习打桩技术,就是愣给人家那种严肃刻板还很破坏性的简陋却追求效率的打法给一枪戳了个透心凉。

瞧,这就是德国队,我从来不喜欢的德国队,从来也没敢轻蔑的德国队。

直到最后一分钟,他们都不会混乱的,即使本来那打法也没多少技术含量可言,即使那阵形呆板而少有变通,然而,他们不终场不停步,不迷茫,不休止——地继续头球头球头球头球,然后总能在这样坚持如一爱头球如生命般的努力下感动上苍——或者根本就是把上苍看得打了一个盹。

这种执着成了传统,而且是强大的赢家的传统,导致对手连抱怨都不敢的——面对一个这样机械无趣但又十分实用主义到高效的对手,输家永远只剩下回更衣室自省去的份。

但我还是不喜欢德国!!!!!!

我昨天看得都为他们捉鸡了——喂,兄弟,你的队友在你前方三米右手三点钟方向,不在五点钟方向,你倒是瞄准了再传啊!

象我这样一个细节论者当他家的球迷,会活生生急死去,好在反正他家球迷有多,人家着急与否就不管了,我就继续斜眼并腹诽之好了。

我自家主队一二号都够我着急的了。哼唧。

 

ps:看见先发的戈麦斯,怎么都想不起克罗泽的样子,或者说,想到的克罗泽的脸,也就是戈麦斯那张英武又硬派的脸,直到头球天王克罗泽上场,我才又分清了他们的长相——克罗泽略秀气些——可是,在德意志一二一齐步走稍息立正方阵之中,面容何用,个体何须区分。

再ps:那个本也谈不上有什么喜爱的c罗,竟然戴上队长袖标了——山中无老虎,大王派猴子来巡山——no,笑,我是想说,当这个戴着队长袖标的c罗,把头发抹成了古典的三七开时,原本虽俊却满是躁气的脸庞上平生出几分沉稳,竟然有种长大成人之感——而且,他的全场表现,确实是个称职的队长了,以表现而论,他和罗本是这天两场比赛里两个败阵队中令人没有失望的曾经少年。(我真的没有打算攻击小佩西的……但那场他不是该优先被换下吗!?)

  评论这张
 
阅读(2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