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穆迦の七月阁楼

放假!快放假!!

 
 
 

日志

 
 

go west——速水小哥,师徒几个,各自向西  

2012-02-28 01:11:52|  分类: 音乐影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了个速水重道走丝路的纪录片——这东东既可以视作风光纪录片,也可以视作偶像生活纪录片。

速水小弟弟不是我偶像,但看着靓仔不施粉黛,背着背包,老老实实坐火车去旅游,还是很愉快的。

加上前阵子看的关口小哥坐着各色火车在我们这儿的南北东西乱走,不由感叹,风光都是在陌生的地界上,对于一个狭小逼仄的国家来说,对于辽阔大地本能上还是很向往的(向往一下就算了,甭打歪主意。)一如我们山区里的土人,对那种单调又壮阔的开阔地带之羡慕,也是很向往的。

速水这套风光片很可爱,虽然我对于他一路上碰到的富裕的我同胞的热情,心里不免有点“摆拍的!哼!”“肯定是外事部门悄悄安排好蒙那傻小子的,以免他在半路上被我们这儿的骗子骗去山区卖了当劳力,丢了我们这儿的脸,哼!”的阴谋论心情。但是,不妨碍看着丝路在铁道上铺开,健康的青年精神抖擞地走在我走过一部分的道路上。西安的城区,兰州的拉面,敦煌的骆驼,嗯那,他后面的路程也是我的目标!

铁路对于我们这一代,总是有某种情结的,也许这种情结在交通越发便利的今天,随着机票越发便宜,车票越发难买,更科学漂亮有更华丽的壳的动车车厢里坐着,速度越发快捷得看不清楚车外风景的发展,已经早已消失。

但在本朝醒过来的那个古时候,一切都在不可预知中,因为原本的生活够糟了,所以一切可能的变化就都指向了更好的期待,也就意味着生活里充满了更积极的向往,内心充实,脚下飞奔,即使绿皮儿火车跑得倍慢,但正如我所喜爱的某南方汉奸报之一某文所说,“不管多慢,它总能带你到你所期待的地方。”这个过程,随着速度与风景的更迭,本身略带诗意。

而现在的我们,知道车票上的终点,却不知道是否还有期待更好的想要去的地方。

变化中,失去的就是憧憬美好的本身。

 

但心里终究还是有痕迹留下来了。

而岛国小鬼子们执着的保守本能,使得他们对于某些东西比我们更为执着,某种程度,也代我们保留了某种曾经的记忆。

踏上西安的心情,专程而来的鬼子们,大概比我们充满更多对大唐的真切感——长安呐!

一如对火车的感情。

新干线是上班的工具,而中国的火车还能吃着也许真的很难吃的蒜苔炒肉丝还能看清楚车窗外的黄沙。

好吧,收起前文青的唏嘘,还是回归娱乐精神:

速水这娃长得真是好看哪,那个头身架,加上脸,普通旅游青年的衣着,漫步走在西安的人流中,都显得极其的卓卓不群。

他拱着背,艰难地堵在窗口买票时,我都乐翻了——哟,这孩子真的会被卖了的吧,稀里糊涂从西安买票去兰州,都不确定时间……要是实名买票了你咋办哦。

从西安到最后的终点乌鲁木齐,他坐了2600公里的火车,坐了硬座硬卧和软卧,吃过了蒜苔炒肉丝和稀饭馒头,在清晨、黄昏和半夜都抵达目标,成功地没被卖掉,吃过了很辣的拉面,拉出了很难看的拉面,也做出了不受主人待见的重道小炒……

和阿姨大叔们攀谈,向赶羊的大叔问路,喝过了一大杯纸杯盛出的毫不风雅的家酿葡萄酒,参加了一场适逢其会的小盆宇的生日宴会,终于看到他的目标“神の湖”(天山天池和长白山天池,靠,这小子的目标也是我的目标啊!)

开始还在感叹:毕竟年轻啊,坐这么久的火车,精神都还真是抖擞哩,结果到了天山脚下时,猛然发现:哇,怎么半路换人了,不是速水重道么,怎么换了小栗旬来?仔细一看,哦,还是速水小哥,只不过终于有了疲色,眼睛都累成小一点的单眼皮儿了,猛一眼瞅过去,还是真象小旬子。

速水我好象看他的剧不多,所以谈不上多熟悉,但是,我对这种有点羞怯又健康的小伙儿非常有好感——他一路旅行,本能上会努力去搭讪或攀谈一下的,都是阿姨大叔们,避开同龄青年,这是内向的小孩的本能呢。

不是那种特别开朗的青年,(与朋友一起看时,忍不住妄想,要是中居来做这档片子,那可能会聒噪一路,然后到景点的时候就因为年高力衰睡着了……)忽然联想起原来看过的金城武小哥去南极,那也是个奇怪的内向的家伙啊——对着白茫茫的冰原和呆企鹅们思考人生的意义,没准比速水面对着陌生的异国大叔大妈开口还容易些……

提供一个下载点: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拖来看,感谢字幕组与发布者。

下载

提取码:

如果速水小哥的西域行比较诗意,那么我最后还是要吼一声:我十分喜爱新版《西游记》!

就象一个诚恳老实的大哥哥带着几个小可爱弟弟们出远门工作,大家都很得我的心,哼唧,这种东西,不能相信网上那些只见图便生巨恨的可乐的人云亦云。

多么忠实又可爱的改编啊!多么诚挚坚定的青年,多么活泼可爱孝顺乖巧的猴子,多么单纯小奸其实又一样孝顺乖巧的猪,多么不可思议的神吐槽帝河童。

对于四大名著的电视版,我从来不敢说好有爱,所以也并没有什么可念旧的。它太拘泥了。里面只有脸谱,除了悟空这个原作里本就出色的角色外,只有白胖美貌善于战战兢兢珠泪双垂的著名食材,只会说“散伙吧,分行李吧,念那紧箍咒吧师父”的猪,只有“大师兄不好了,师父(和二师兄)被妖怪抓走了!”的挑夫。

对我的记忆而言,老版西游只有一点好是再难重现的:六小龄童老师是神一样的存在。如同老版红楼只有欧阳奋强是天赐的宝玉。

而新版里也有问题,特别是特效,蓝幕前拍摄的动作与外景融入非常不好。但电影与电视是两种东西,以电影的特效标准来要求电视剧是荒唐的。主题歌很不错,但插曲浅薄难听得令人头皮发麻,还有,过度美化妖精!要不要革命立场的?

正好前阵子多少重看了一下老版西游,对比之下,不敢太非议别人眼里的不可超越不能重拍了的神作,但新西游里的师徒四人,感觉比老版整体年轻了很多,小哥哥,小弟弟们,兄友弟恭,有情有义,吵吵闹闹,欢欢喜喜结伴去长途旅行,遇到了麻烦,哥哥也再不哭哭啼啼不苟言笑,弟弟为救他会在长辈神佛面前撒泼撒娇哭哭闹闹,哥哥赶走弟弟的场景让人不再憎恨只知教条毫无人情的出家人,却觉得各有情由,各自可谅。我真的是很喜爱这位大师这只猴子啊这头猪这尾河童啊!我喜欢这个设定远超过于一个呆子大师带着三个被迫同行有案底的保镖同行。

还有,菩萨们超漂亮不论男女,女妖精们好漂亮,还有可爱的小熊一样的可爱小妖,还有超级帅到无敌了的杨戬二哥,还有可爱的星河与莫名和谐得不得了的玉帝……

(悄悄地说句,正是网上那些唾骂万千的图片让我一时好奇去看了这部西游,因为我不理解为什么人家不喜爱那些狰狞的妖怪,那初生的野石猴,野生的猪,地精一样的土地,还有怪树异石妖洞——那些东西,正是我小时候看原书时的心里的想象再现啊!好奇怪,难道灵幻和奇幻完全不同么?难道之前曾经有过什么美好得不可破坏的灵幻剧么?嗯?我的想象力的确是很糟糕么?糟糕到只有我与这版西游的美术道具同步了么?还有,天兵天将围战花果山那段,哇,那一层层重云之上奇形异装的天神们,几乎和我的脑补一毛一样。哈哈哈,那我就姑且把这部剧当作只拍给我一个人看的好了。笑看他人骂之,高高兴兴地与家人同看。)

也是一路向西。

而这个欢乐的剧里,只有每每看着那个被那些喜爱美貌柔弱白胖爱哭食材的声音们仇恨的这一个坚定微黑有结实身板的三藏时,想起他原本就该是这样的。

千年多前的苦行者和超级驴友,著名偷渡客行脚僧,以及,朝圣者,应该这样的一张不失俊秀却更为黝黑的脸和眉目间的那样一种坚定。

(瞧,我就是讨厌上一版里的唐僧和原作里的唐僧。我就是喜欢在这个西游这个同人故事里期待看到哪怕一丝原作的影子。)

  评论这张
 
阅读(121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