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穆迦の七月阁楼

放假!快放假!!

 
 
 

日志

 
 

【霹雳观察笔记73】 最艳丽的女王之刀,散尽  

2012-02-23 01:37:15|  分类: 动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出差前,在围脖上催欢乐的文,结果被反催了……还是要说,我好喜欢靖法官与蓝猫的故事啊!

出差回来,心虚地爬上来补不怎么欢乐的观察笔记。

其实我一直以一种按时下新剧,下了以后凉一凉,保持与新剧进度差个三五集的速度看。大概也是为了避免又死了我不乐意看着死的角色突然英年早逝的冲击感。

看霹雳就是得随时作好心理建设。

升群损友伺总最近没头没脑开始看霹雳,我听闻此消息时,忍不住幸灾乐祸:何苦啊,韩剧天堂有路你不走,霹雳地狱无门你闯进来!自作孽,自作孽。

 

这篇来记一下妖后。

这套笔记都快成“亡人(偶)追思录”了。

近期看的剧里,值得追思的,正是那威仪天成艳丽绝纶,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要头脑有头脑要黑心有黑心,要成就有成就要人情有人情,要黑有黑要白有白,辗转妖刀界魔剑道犴妖族冥界邪尊道,自已当过boss,配偶当过boss,儿子当过boss(覆天殇要算的吧……),从生到死从死到生黑白两道都混得风生水起令人又赞又佩的妖后。

霹雳里boss成串(及串烧),女性boss比例很低,出色到真能独当一面撑上很久的,其实很少。

正好近期正补剧到上古时期的《霹雳异数》,神蚕宫武后通瑶池就是这种跌落速度太快的女boss,有时还是相当可惜这个角色的尊严。

在我标准里的称职boss,既要能撑得活久一点(邪神什么的滚边去),也要能对剧情主线造成决定性的影响(所以说长心之流便是垫脚石,一心只知道对人家萧家的鳏夫素家的护院死缠烂打,没格到家了。)还要有一些属于人情的意味(弃天那能算是人物么?那是怪物。)而女boss,还必须具有一点女性的性别特征,否则强调男女之分做什么。

最近的红人某军师,除了偶是女性,身材挺好,但思路与行事甚至于情绪,都并无半分女性色彩,这种必须扣分。这是作者没能把握好男女之别。

按这标准算,男boss都尚有50%以上的废品率,何况在剧中比例很低的女boss。

而就算合乎以上标准的女boss,也得有个观众角度的问题。比如无法理解戢武王之变,她的智力与个性扭曲变化之不合理,还尤胜当年的缳莺变九幽,前者屠民之无理是超越我的理解到令我厌憎,后者能把自己之前痴恋到那种地步的白武训生生做成兽形,也远不是女性心情下能够体谅的。能那样对待自己之前表现得痴情万分的意中人,这不可能是女性,极端到美狄亚也最多杀子伤夫心,也还没能坚强到把伊阿宋改造成蟑螂宋啊。

拼命想想我能理解和接受的女性boss,数量稀微得成不了名单。

九祸在她是单纯的九祸的时候挺好的,但九娘一出,托那混乱得超越人类界线的纲常伦理搞笑过度,把品级往下拽低了不少——兄逃嫁弟,弟死嫁回兄,前夫原是小叔,后夫原是大伯,亲儿原是继子,继子竟是亲儿,儿子竟是祖~宗!祖宗竟是儿~子!老天公啊,打完这句我抖了一下。在这种伦常颠倒的框架下tmd压根也没法解释好作为一个女性和母亲她的表现之无趣。

但尚幸,作为职业是女王的女性,她在工作上这一块表现得很好,所以只要一想起她是吞仔和任秘书韬光养晦又尊重下属的好上司,只要想到赦生螣邪郎黥武都不过是她的战将而不必当作是儿子或名义儿子,我便觉得还好啦。(话说回来,九祸或异度魔界这段荒唐的人物关系,足见原本没计划突然加入的改变,就是再强大的熟练工编剧也是拗不圆的。)

而另一个我所喜爱的女boss,咳,是俺家可爱的阴阳师的女体。剔除掉因为男阴阳师爱屋及乌的心情,我还是很喜欢她在吸血鬼乱入前强大到能自然而然合理地坑死饼子哥的光荣战绩(饼子哥真被坑死的时候太少了啊!幸灾乐祸地见他偶尔认真搏命一回是我的兴趣之一。)

早期其实还有个雌小强一样的女暴君,赞,不断地钻营新组织,汲汲营营,认认真真,努力做坏事,即使没那个命,也改不了那个心,简直堪为boss精神表率。

写好boss不易,写好女性boss更难。究查起来,我还真是很难喜欢霹雳里的女性boss们。

 

当目睹妖后真正寸寸灰化时,忍不住长叹了一声:真不易,能让前编剧都要说声好的桥段,但……霹雳就因此把自己好容易折腾得这么好的女王资源又消耗了一份。

妖后阿姨的美,在于当年一刀杀夫还设悬疑剧一箭多雕的好气势,在于在天岳的各种连环设计中仍然能以女性之姿智压同侪,在身处险境之中有保留的委屈求全,在被迫生下自己厌恶的混蛋后,分得清非自己意愿下的危险儿子就必须全力剿灭的清醒,在于在路上就能捡到一个小帅哥成堆的邪尊道天生当女王的运势,在于多年来在各种正邪势力之中周旋的慧巧,还在于有一大堆拖油瓶的情况下都有一个新科boss自打见她以后就把事业重心转到了娶她之上。阿姨真是人参大赢家。

然而,偶尔会想起编剧们自己补的部分戏中并没正式出现的遗事。

一对家世才干相当的夫妻大婚,丈夫有一个非常优秀的好友,妻子有一个非常漂亮的闺蜜,在大婚之时,伴娘瞅上了伴郎,但新郎瞄上了伴娘,伴郎是个闷嘴葫芦,对事业的追求使他并不在意于被谁暗恋也不恋什么人,但良好的教养和良善的天性,也使得他对伴娘姑娘的误爱颇有歉意与无声的应谢。过后多年,新娘成了娃他娘之后发现丈夫对闺蜜的觊觎,一怒之下拍桌子离婚,双方倒也和平分割家产和小孩的抚养权。而那个宝贝独子,受师父教养的时间其实没准比和爹娘在一起的时间还多。

而这其中最不可知的一件事是:那个干练美丽的曾经新娘后来老娘的妖后阿姨,对儿子的这个不是亲爹胜似亲爹的师父其实也似若有情意。

这段似乎是在某编剧访谈里提到过,但本着原作本格派精神,不在剧中表现就当它是编剧的脑补,谁的脑补都不干我事,比脑补,哼哼哼,我自家也有,管别人的做什么。

但在妖后辞世后,忽然想起这段来。

毕竟是不完满啊——论才论品论智论貌诛天大叔哪里配得上妖后阿姨啊,妖后与风叔又是多么完美的严父慈母形象啊!可惜,世事从无完美。

 

妖后对白衣说:你愿意的话,你可以与黑衣同样呼吾母后。

对于一个毕生除了当boss,就是围绕着儿子的生命与事业转的颇为独断霸气的母亲来说,能敞开心怀,接纳另一个真正最友爱这孩子的另一个孩子,就是她对亲儿最大的理解与包容。

 多年前,她是提着祅政刀冷酷杀夫的阴谋者,是为成就霸业游走各方的投机者,多年后,她仍然是提着邪尊刀杀掉求婚者的有所谋者,是为成就霸业周旋各方的投机者。

但从头到尾,她从来都是霹雳里最出色的强大母亲——当然,也可以说是太溺爱小孩的糟糕母亲。也因为母性,她在阴谋与事业的缝隙中,仍然不吝惜一点点地散落出女性的慈爱温良。

一如当年为杀那个不请自来的覆天殇,她从来不犹豫于对覆天殇的极体沙罗下杀手。——黑衣是十月怀胎生下的真正的孩子,覆天殇与沙罗却只是自己被迫误带到世间的妖物,即使沙罗无辜可爱,她也不曾因此怜悯。我很喜欢她这一点,有可证的足够的母性,却不会滥情。

直到饼子哥阻止她当着黑衣的面危害沙罗,说在黑衣心中,沙罗是自己的小妹妹,你不能让黑衣有这种母亲杀妹的心理阴影。(黑衣这种单纯孩子,自然不能分清楚沙罗这个妹妹的性质与自己是绝然不同的。还有,饼子哥你就是会作思想工作啊……)

她当时默然了。

我一直很愿意把她当时的让步视为妖后洗白的真正发端。

入主邪尊道,又捡到了一把和儿子年岁相当的小孩们。

仍然是那般华仪万端恩威并行,但当年对白衣那一抹略有遗憾的接纳悄悄地融入了。

威逼越织女嫁给黑衣,多可怕的恶婆婆啊——后来黑衣休妻(哇哇!这么想起来,九皇座时的那个小小毛头暗踪,居然已经是离过婚的人了!)织女算是转托给了红流,这个邪尊道的半拉媳妇儿,虽然是因实际利益而强娶来,姑娘后又被红流宣布分手,无处可去时,妖后仍然选择收留这个不再有可利用价值的姑娘,并为护她倾心竭力。 (对于红流我继续不想多说什么|||||||他身上的某种品质让我想起白城舆来,那种本应给予赞赏的忠诚里带着隐约的奴骨,即使外表上看其实是多好一个孩子啊。其风骨与个性都乏善可陈,远不及戏份较之短得多的银羽与紫焰。)

最后的二度死别令人动容。(赞,新编们很擅长写死人的临终秀啊!前面师尹之死,后面的断灭之死,哇,都是要血浆有血浆,要泥水有泥水,要杀气有杀气,要文艺有文艺的好活儿。而戢武之死,如果割断前面的剧情,单看也还是颇可赞的。)

但这段却与那几段有所不同。

这一次,是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送别妖后了——上次是勇敢的儿子为母挡刀,母亲愤而抱子跳崖。

这次是骄傲的母亲以身为盾,为儿子杀出命途。

两次中间,是残忍的故事——母亲为救儿子,施禁术以已命换子命。子生母亡。

失母少年飞速成长。母亲已葬多年。

但一场妖变,却使亡者重新从坟墓里站起来,遗忘了最关键的生死一换,如同活着时一样,为救儿子和事业努力打拼。

这天赐的阴阳重会,唯一的问题是:亡者不能想起身亡之实,否则便是刹那成灰。

而最后浴血之战,同境之下,记忆复苏。必须灰化的绝境中,身躯已经在破碎的边缘。却为守爱子最后的生机,强大到可怕的美丽母亲,竟然能生生把命运逼退半步。

敌人剑刺入体,她顺势一拉,剑至没柄,敌人也被拉至眼前,她一刀劈下,就是黑衣的生天。

壮烈的,作为母亲的女性的最终最强一战,

一刀之后,妖后退场。

当日祅政刀绿色锋芒后冷厉的王者神情散尽,邪尊刀绯红刀影是慈母一世的温暖守卫。

兹记。

【霹雳观察笔记73】 最艳丽的女王之刀,散尽 - muja - 穆迦の七月阁楼
  评论这张
 
阅读(110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