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穆迦の七月阁楼

放假!快放假!!

 
 
 

日志

 
 

【霹雳观察笔记67】列奥李达·无衣的温泉关,及其他(上)   

2011-08-05 20:09:32|  分类: 动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转型做谐星的撒手慈悲从夜色中黑漆漆的魋山一边爬上来,在空旷的野岭鬼山上焦灼地呼喊:师尹,师尹——

我还真是结结实实地感动了。

第一次强烈地察觉到这师生俩的感情联系之强烈,恐怕是会让撒儿这有时混蛋有时精的呆小子意外的——他们不仅是桃李天下的班主任与成绩优良但个性糟糕的三道杠,更是在流浪异乡相依为命只有彼此可以无保留信任的亲人。

师尹亡妹的文艺粉丝追求者也是老乡,也是旅伴,可惜,三人原本可以成众,但殢小哥瞧不上这俩黑心黑肝不文艺也不正气的师徒俩,不屑与交,于是这四魌界慈光之塔同乡会是开不成。好在文艺青年自己既能从幻境中找乐子,也能从实境中寻同好,还能从陌生风景中感触别样情怀——俗话说得好,风景总在远方,异乡送葬的黄纸便因此高雅,黑乎乎的煤渣也可以写满情致,路上疯女人的笛声也自成伤感,所以无伤小哥的移-民生涯过得还是有滋有味有房有地的。

文艺拯救心灵洗涤灵魂啊,正色,无衣师尹老师,你就是太缺乏想象力,导致人生沉闷无色彩,连五感都毁掉了一个,没有精神追求只好做些实事了,哼唧。(也许你可以考虑开个小宇宙爆发外挂,以生出一个犀利的第六感来。)

与有品有才有貌有故旧的老乡做不成朋友,师尹总还是有那么一点遗憾的。

但似乎他经历了颇多以后,包括很漂亮很坦然的失恋之后,终于自己想开了。

强求不来的,就免强求,人欠欠人的种种,就厘清算明,一笔划开,转过身,便是放下了迷惑的师尹,看一眼素还真,觉得做个高仿版的素还真牌师尹也是可以接受,认真当几天素还真的兄弟也不是那么苦状万分。

有说他这种设定悦兰芳,摇头,不敢苟同——悦兰芳认真是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从人渣做起哩,而定风愁之变缺乏足够的说服力,无论剧情或是个性,杂草人渣奸臣兰,至善至情定风愁,单看各有意味,但他们的联系就剧中所现,远不足说服我这样逻辑派的群众。

但师尹却是不一样的。他以一个满脸沉思的算计者身份登场,但一个负责任的观众甚至都不好说他是阴谋者——对于他的家国,他光明正大坦然得可怕,对于他的敌人,他虽是成功的算计到了,但胜利的果实却是对方慷慨相送,来得太离奇,这样的设计,让人自始就略微有些期待——一登场便如素饼哥般站在阴影中,脸上的表情不阴险也不美好,却意味深长,有一点黑,似乎也见一点白,从头至脚,染满层层灰。又似如当初的脱线仙子老谈仔,后来的神州儒侠龙艳文,或者双莲并蒂一枝黑的小千仔,都有隐约的衬他人光明,牺牲自己亮度,自觉反派又混不成成功反派的自黑主义精神。

但这类人的阴影共性里,却也偶尔留着一点点个性的光斑——志趣不相投的反革命现实主义的师尹老师与革命浪漫主义者殢无伤的告别,看似利落简洁的绝交和生立遗嘱反思人生诸如此类,但看在我眼里更似是为对方免除后患兼表达之前相助的谢意。

 

在某场戏出现了几个迅速被秒的妖道角相互呼唤着革命同志的妖道名,

 我忽然一惊,觉得这段应该是出自于几位新晋编剧之手——如同当年的罗陵,因为是生手,所以才会犯让四无君把那落落长的诗号一遍又一遍念多次的技术性新人错误,对于只有三秒存在时间的妖咖,还费心赏赐他们名字,这是老手们不会为之的。

但是……四无君啊,霹雳兵燹啊,那也正是我眼中罗陵最好的时期啊——对于职业编剧这行来说,尚存一抹新人的无知与锐气的时候,也正是他们对这份新到手的与自己的爱好相通的职业充满最多憧憬与有最多干劲的时候,也正是他们的思路受到惯性职业编剧套路干扰最少的时候,也同时是他们还带着些微观众视角与惯性的时候。

生涩却有力的时候。

罗陵与三弦的先后离开,周郎似乎重任上肩,新编们似乎也各就其位——嗯,其实也是个新时期了呢。总觉得这部《圣魔战印》里某些角色与桥段的新鲜感与新编们齐齐登场脱不了关系,诚如小三子自己所说,当他的习惯性手法和角色能被观众轻易分辨出来的时候,意味着他已经技穷,也意味着必须重新补充新能源去。而带着自家原装电池来的新编剧机器人们,也将带来新一代的思路与光彩。

至少如果师尹真是出自于某新编之手的话,我很感动于这个角色塑造到目前这一步所表现出来的丰满与扎实。他的性格与行事手段,还真是可以看出变化的合理痕迹来。合理这个词,近年不易得。

之前近几部戏塑造最出色的角色,我还是首推咒世主与魔王子这对冤孽父子,但如果师尹的故事还能善始善终地再往前走一些,也许,至少是近几部以来最出色的文生非他莫属。

 

当然,他的脱线行为是有一点的——比如说,师尹老师恋爱记——这一段,我一直期待着撒儿给一个合理的动机解释,是越织女姑娘长得似师尹前妻呢情人呢娘亲呢妹子呢还是他四岁那年摔一跟头路过打酱油顺手扶他起来并送他一根棒糖的后来随父母出国了的三岁厝边妹子呢?——如果仅以越织女之貌比天仙来作理由的话,似乎对应不上撒手慈悲最初见她时回来跟师尹提到时的语气,师尹非是没见过世面的单纯少年,单为美人颜震惊掉一地口水那种事情连尚年轻的明珠求瑕做来都让人觉得等而下之,况且是这般看惯风云曾经位高权重的江湖老油条。

但无论于哪种原因,他这段恋即失恋的恋爱里,令多角恋里及周边的诸人都倍显可爱了。

越织女的的大妈外表,在这姑娘聪明有度且天然质朴的行为与言辞面前,完全可以退而不论,我的确先是剧情主义者。

她被设定为小龙女一样的绝代佳人,这种设定必须先排斥掉易春寒那类型的廉价塑料芭比脸,在霹雳里,至少在设定上,最顶尖的美女脸容都是传统型的,国色天香自然是端重大气的大脸大五官,断不能是小家碧玉小三宠物玩物型。所以我瞅着越织女的脸,经过一番努力思考和服从剧情人设的好观众本能,还是能够接受的,虽然还是觉得略显中年美妇型,但更糟糕的其实主要是造型,罢了,颜之一字,浮云而已,对外表与设定的出入太计较,不过是自找烦恼而已,总之,越织女,是避居世外黄衣年少小龙女。

今天似乎是七夕,牛郎织女鹊桥会,才忽然意识到红流的名字并不止是个少年名字而已,原来还真是牛郎……

流郎,织女,喜鹊,啊呀,本是人间喜剧。

所以说师尹老师偶尔脱线少眼色嘛——这种天意设定的完美局面,他本是外人。

他一脚踩进去,造成了继湘灵核心多角恋爱风暴之后的又一场绝世美女周边多角恋。

但这一场多角恋爱,有坚定又蕙心明眼的女主角,更有识趣知情进退有节潇洒温雅的第三人,趣味就高超起来了。

即使男一号有一些令人……啊呀,流郎同学的戏份尚未开展,暂时不多言。

总之在这场意外的恋爱故事里,令得越织女在我心中的评价见涨。

而师尹,一边托着一场情生意动而略微展现出冷灰色下的一抹暖色,也为他的人生向左向右抉择轻轻地作出了一个比较合理的推手,可以说一场失败的爱慕,使得师尹在人情与事业上都终于正式开始往“人”的途上行去。

他看着越织女婷婷行出刹那怔忡,惊觉自己失态,瞬间抽身拔脚逃跑掉,他愕然地看着不通世务的织女姑娘职业本能地近身低首替他补衫时下意识地抬手想去抚人头发,对方一抬头,他马上尴尬地顺手收回拨弄自己的额发,他被喜鹊抢白“师尹先生,我们小姐不懂世务,不知道不可以这么近地帮男人补衣,但你知书达礼,你应该要阻止我们小姐才是!”,几近无赖地回答“啊呀,我来自四魌界,苦境礼俗,确确不知呀!”……

笑,处处见到有为中青年情意暗蕴却颇有节制的风情。中青年人,这样的感情和理智的平衡,是年华慧赐的雍容智慧。

顺及,他的爱的告白,可称近若干部以来最有文采也最见教养的告白,同时,情真不减,矫情不现,殊是难得。(撒儿,你一定很欣慰,你家老师果然不愧为人师表,连表白这种事情,都堪为楷模~~~~)

而正在情意萌动却君子发乎情止乎礼的情境下,有一个越织女这样天生眼亮又直率天真的好谈话对象,师尹对于自身心境的剖白终于语言化,就十分之合理了——甚至于连这厮一副吸毒分子状的不良嗜好(好吧好吧,那是高雅的香道)都恰到好处地给注解出来,这一笔伏笔兼表达,是我看来远比无伤小哥随时泛滥的哲学情思更为高级文艺的范儿。

 

于是托了感情戏的推动,师尹同学的人生轨迹渐渐明晰。

必须说,他的思想变化转得相当圆转自然,从最初的立身图变之期,到与素贤人的暗地较劲相惜,从素贤人的隐约警惕到素贤人的诚心拉拢(喂,素老奸你这次多少有一点诚意的吧?!),再到魔城弄巧拙的数次诱拐不成,都在正反两方向上渐次轻轻一爪爪地把师尹老师推向正道的必死光明大道。

当然,外表文秀但其实和素贤人一样有相似的钢铁灵魂与坚冰假面的师尹老师,失业,失恋,失意,教书,治病,打铁,写诗,化工,机械,三失又全面的高端人才,流动人口,无报酬民工,多么容易令老板们垂涎啊,所以一边法老魔王木乃伊敞开怀抱高唱“魔城欢迎你”,另一边,素贤人及苦境正义中心又以素还真满脸不靠谱的诚挚和正义中心各人的情义牵连轻轻的扯住他的衣袖(哦,还有织女妹子一针一线补牢了一颗残念的心肝,啊呀,岂曰无衣,与子缝袍),一意生,满盘动——

师尹老师慢慢地展现出为人的趣味与情致。

他终于接受了饼哥的推荐,正式代班圣方军师之职,即使在我看来,有一个三面怒相流氓恶棍脑袋的首领的代表圣之一方的连名字都很欠死难打的的龠圣明峦也未必圣到哪里去,(他们家的副峦主奉皇靝的长相和名字也颇得奸贼精髓,哦,还有外表更似奸乌鸦的雀华一品,真不容易),但总的来说,不论他们最终实际是黑是白,师尹这一次选择的却是毫无疑问正直的方向。

而他与素还真的笑谈,不由令人暗叹一声——老天只爱笨小孩,会哭的小孩才有糖吃,人太精乖,太能洞察他人感情,一旦认真动情,便会从行动到感情上过多为人作想,却难有人顾及自己的情绪——所以说,师尹老师与饼子哥这兄弟,也算真难得契合了。师尹表面争胜暗里安慰,饼子哥能体察间中关窍和对方善意,饼子哥的一时语塞,师尹能明白对方终是多少接纳了自己。

 

而他接受艰难任务回家时,傻徒儿问:师尹,对方跟你说啥了?

他答:对方说若我同意牺牲我的爱徒,便能交托大权。

撒手慈悲一时呆住,心下似有愧地纠结:啊,可惜一羽赐命已经不在了……

毫不怀疑撒手慈悲内心即使没认为自己是师尹最爱之徒时也会毫不犹豫地为了老师的大业,挺身受死。他之纠结只是悲痛于认为自己不是师尹的爱徒,没有代师受死这么光荣的天命。

而最令人感慨的便是,这孩子心中始终不敢相信其实师尹老师对他的宠爱未必会少于对一羽小子。——可见有时候人有自知之明过度以后,也是会矫枉过正的。

师尹颇长又一路延展的戏份在伊始便让我打起精神且不敢轻下评断,便是因为不管他在开始时“可能是boss哦,看上去就是阴谋者哦”的那些隐约诱指,他的学生们展现出的多样化与各自良善之一鳞半爪。心中默看:有徒如此,为师者会下作到哪里去。而阿三F4加上他的奉笔僮儿言允,都还不仅仅是自己独立的表现,与他多少都有真正人情层面的牵连互动,他所表现出来的,不仅仅是教书为师的长才,而是被学生们认可的,自有斯文派趣味的难得良师。

师者如父,子多亲有偏,应该说,师尹本人可能多少也有些偏向,否则撒手小子不可能一直怨怼于一羽小子的特殊待遇,一羽的正直明亮,令师尹的偏心有所指,但其实撒手小子却正如师尹自己一般,现实得不透明,聪慧得狡诈,老师其实没办法也没必要给予更多的照顾,但这也并不意味着,他在师尹心中的份量低过了他那讨厌的学弟。

严格来说,师尹爱护一羽,一如悄悄地看护着自己内心隐秘的那一处小小光明,但师尹与撒手,更象恶质同党。

这俩,真是父子相。

 

对手实力是:魔城城中一万精锐,战团外二万预备役。

师尹选择站队的圣方战力是:残兵三千(踢桌!tnnd!你们闹着玩的吧,这种兵力你们怎么好意思请人帮忙打架啊!!自己随便去死一死不是更爽快么?

他的任务是:阻止魔方二万魔兵入苦境汇入天阎魔城司令部。

而最终,他开出的战力条件是:三百死士。

仔细想,也不是无衣师尹老师斯巴达了,实在是……若谁换在他那境地,目瞪口呆地看着只有三千人却要伺侯明峦一干大爷金光闪闪生活的现实时,也是没法子开口讨更多的兵力吧|||||太太凄惨了,凤凰择良木栖之,但这良木质量也太阴险了……

这可预期的惨烈一役,如果不能当场彻底赔上列奥李达·无衣一条老命,至少都会把撒手慈悲葬于其中(唉,只怪师尹老师只剩下这一个爱徒了,别无亲眷以供圣方圣业糟塌了。)

但仍然深感期待。

 

咳,这篇怎么都象提前写好的悼词,无论如何,我很欣慰于——实际上完全有资本演一通狗血漫天苦情乡土剧的师尹,潇潇洒洒从容不迫地以轻喜剧的容颜和言辞,漂亮地出演注定中的壮烈悲剧。那些真正的悲情心态与事件,对于别人,可能需要哭上好多集并号召亲朋好友一起集体哭得天地哀,对于师尹,一个两秒的镜头便足矣。

也是,好手一剑生死定,妖咖才随时碎成满天渣,碎着碎着就成习惯。好言情,刹那片断便足堪动容。而乡土剧,就象琼瑶大妈的裹脚布狗血一样,吼叫二百页,也不过人区区几个字。狗血洒太多,情绪便称廉价。

师尹老师转身这一步踏出,便见有教养有智慧有人情的君子之格。

这便是好戏码和好角色的好品格。

(又及,撒儿啊,真是傻小子啊……唉。霹雳世界万千尸骸,最见不得喜剧角色瞬间染血。)

 

以后如何转变不得而知,但这一役打下来,无衣师尹,或是尸体或是活口,死活都将是苦境流芳的无衣师尹。

(咳,每次都要赶在话痨到不能的时候,才发现应该分章写,于是又分上下篇了,赶在今晚不是师尹就是撒儿马革裹尸之前写近几周最有印象的部分好了。明天再来赶下篇……)

  评论这张
 
阅读(985)|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