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穆迦の七月阁楼

放假!快放假!!

 
 
 

日志

 
 

【霹雳观察笔记71】记录一些人情——2、亲爱的兄长与姐姐  

2011-12-06 02:05:56|  分类: 动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亲爱的兄长与爱人姐姐

这篇惨。

太惨了。

惨得我很不想写。

但还是写一写好了,以纪念笑笑阐提兄弟俩~不,是他化阐提与断灭阐提这兄弟俩,及断灭与无幻这对情人。

看到最后刹那华发的无幻抱着断灭的骨灭找到了无人的荒野下葬,碑上生死双名并列,不由感叹一声:阿真你这傻孩子做人做得真是公道啊!——自己死了了的刹那时分,还能很细心地把自己一刀分两片,脑袋那一片儿给了亲哥哥,身子这一片给了爱人姐姐,亲情爱情两周全,真是令人赞叹的一碗水端平啊!(好吧,这句算我没说……)

 

近年武戏进步得很惊人,从剑踪入门时已经很惊讶于木偶在动作戏上竟然有那么惊人的表现力,但认真追究的话,还是有一些问题可供商榷的,比如肢体比例,比如说身体受力应激的细节。严格来说,现在抱怨武戏不如前的某些观众,大概主要是抱怨现在的戏份不合已意,并没有真正注意到人家的进步。

但近年的武戏在不知不觉中越发的精准了——马步,拐肘,跌坠,跪爬,肢体交接,那种与人体反应越发相似的拟制感令人又感赞叹又感恐怖——那已经几乎是真人的动作再加快1.5倍的华丽表现了啊,而且,这种进步不是只为大咖的重头戏而出现,连妖咖们的小场对打都一招一式,严谨工整。电子特效进步的霹雳里,在武戏部分反而减少了光波千里互戳的省力做法,连书伯这种超大咖与人对打,都很讲究地做出了拳脚相击的场景,而且,那种以抛掷戏偶以表现腾挪飞移的戏也减缓了速度,照顾了细节,原来那种虽然令人眼花缭乱但实际上挺好打马虎眼的拍法越发少了。

我真正注意到这点,还是妖咖萧瑟与比他还妖咖的那令我想不起名字的仇人的一场决斗,本来是无关痛痒的一场小角色小对手戏,操偶师的表现令人眼前发亮。而书伯与无执相的一场对打,更是罕见地头回见书伯屈尊使出了扫堂腿(滚地拳?扫地十八踢?)和类似于柔道式的贴身格斗技,咳,书伯你老人家还是应该用下天龙吼什么的,使你惯用的凶器拖把打对方的脸也是很好用的。怎么说,这种近身技虽然看起来好看,但不是适合每一个人,想想看,要是当年书伯和风叔合斗小摊手弃天帝时,它和他们哥俩互开“黑虎掏心!”“白鹤亮翅!”“蜻蜓点水!(屈伯我真的不是又在嘲笑你……)”这等大绝,那双方殴得毁天灭地的架势就会弱了方圆好几公里啊~

但剔除我对一线强力大角的过度挑剔,总的来说,现在看霹雳新剧的重大乐趣之一,还真是看操偶师又开发出什么新花招来——上周袭九鼎出演密室杀人鬼片时,嗖一声从床上直挺挺坐起的架势,姿态与当年荻神官被鹰司所救,苏醒过来时那个生硬地从大腿上喀嚓一声折坐起来理论上是一个动作,但神韵完全不同,还有玉清界的俩妖咖见到海蟾尊真身时吓得转身逃窜时的亡命奔行,都真实得令人感叹艺无止境。木偶能创造出来的姿态,真是还远未见底啊!

海天决什么的,反而因为主角本就是超一线大咖与一线新星,看得出来是很明显特别用心做了排设,虽水准不失,但终也没特别挂心。有时候反而是九流细小角色的小武戏,令人由衷赞美。(书伯我没有对你不敬,我最爱看你打人了!!但你打人打多漂亮都是应该的!!)

 

扯远了,说加断灭阐提来。

他临终这场武戏之壮烈宏大,之气魄逼人,真真令人目不转睛——当然,心肝脆弱一点的话,多少还得抽空使用一下纸巾。

在看这幕之前的恰好前一天,整理杂货堆,居然蚀出了几年前戏仿鲁老爹《故事新编》手法写的一篇神话改编《刑天》——咳,我很爱我这一篇,因为俺是认真地查了资料编了故事,并十分开心地把《故事新编》拿来又看了三五遍才开手写滴哩!

那种用刻薄kuso腔调半论半述写悲剧手法,是我喜爱的。

但说到底,它是个真正的悲剧,悲到即使古文原材料里不过寥寥百十字,都令人感到血雨腥风。

刑天舞干戚。古文五字而已,译成现代文法却足够攒好长一句了:某人砍了自家的脑袋,用一个光溜溜的躯干上的两只爪挥舞着凶器与敌人继续作战。

这场景,出现在神话里适如其份。但具像化,呃,有一点恐怖了。

我知道霹雳的编剧人多势众,肯定也都是些饱读杂书的妙人,所以在他们的集体作品里,出现任何东西都不稀奇,但这回,断灭仔亲自示范了一下刑天舞干戚,配上戏份铺垫,简直叫一个血光满屏。尤其是我刚刚才重温旧事,却不知这一幕竟会马上具现在眼前||||||

但,至少对于我,那是相当的感动。

气势,音乐,精准的操偶,剧本设定,口白,给了断灭仔一个最体面最帅气的退场——咦,近期不少角色的退场都写得不错,这也算是新血新景象吗?——不包括那谁和谁,哼唧,无铺垫的人格断层凭空而现的悲情理由不能说服我这样的讲逻辑的观众。

 

断灭阐提,一个满脸神奇花纹烤肉肤色作野人打扮的壮士,在最初登场的时候叫做任云踪,白肤白衫乌发,有一张批发来的凯旋侯的标准小白脸,加上造型戏份加分,看上去真是仙姿飘逸的好一位年轻俊秀小道长,所以在他魔身初现时,我是惊得下巴哗一下掉下来的,尤其是他亲大哥那张长得十分网游CG非人类帅哥脸的对比下,更觉得断灭的真面目简直是编剧们企图痛打颜控口水脸的恶趣味。

然而,为救爱人,还情还术自毁道身,自此永无任云踪,之后天天看着那个野人孩子,细端详之下,终还是透过了那涂了半脸花油彩的焦土脸,看到了依旧是清俊明朗的美貌青年——嗯,要理解魔族的审美趣味,在他们乡下部落里,没准断灭仔就是那种提亲媒人踏破八条铁门槛来说媒的“本乡十大杰出青年”“xx村年度票选十大美男子之首”的类型哩!又是村长他弟,又干得一手好农活,简直是十里八乡的闺女都抢着嫁啊!

他做人做得太周到了,无论是任云踪还是断灭阐提时,在面临每一次艰难抉择时,他毫不优柔婆妈叽叽歪歪(我没在说谁,哈哈哈哈!),甚至也没太多催人泪下的感人发言,就这么坚定地一步步敲定下自己的选择,不回头,不后悔,不犹豫,不过多的思前又想后,也没把自己的亲人与爱人当作脆弱的小花朵,相信他们与自己同样坚定,提得起放得下,心里有主见,存着良善的底线,选择他与无幻共同的理想,即使情人要刀剑相向,都能为了共同却路径不同的目标认真搏命。自重归家族之后,他虽仍旧重情守义,但对自己的责任和工作也毫无懈怠和悲观。

说起来,认真这个词,是他和无幻共同的品质。

公私分明,有情有义有责任感自律性。这对情侣,近期情侣去死去死档里最令我心喜。

不仅对情人有情,对哥哥,除了尽到下属的本份着力辅佐,更在小细节中逐步描绘出一个真真恭顺乖巧听话的好弟弟形象——霹雳里,入眼皆是血泪斑斑的倒霉友兄和惹是生非给家人生事的不恭弟,忽然见到这样一个好孩子,不禁令人涕泗横流,好孩子啊!!

这般的好弟弟,是多少年的烂弟弟们的人品才攒出一个编剧肯赏脸写一个啊!

所以身为其兄,他化阐提不枉了。

【霹雳观察笔记71】记录一些人情——2、亲爱的兄长与姐姐 - muja - 穆迦の七月阁楼

认真算下来,他化阐提老兄这场boss戏做得悲而不壮,至少太短线了,声威还不够——好吧,是灭掉的正经正道大角缺失,手头染的烈士血还不够多,以这么个铺陈良久的顶级boss角色而论,他的确只能算是过渡时期的垫脚石小boss,帮人作了嫁衣。其性格和手腕,都不适合在霹雳的武林里给真正的男主角们找麻烦。

他不是一个完美的boss,甚至不是一个尽职做尽坏事的boss。

但我挺喜欢这种有人性闪光面,有人性弱点的boss,就算从我正道控的本能看,这种boss打起来也让饼子哥和书伯们少操一点心——见天和弃天之流的妖物硬扛,也是很让人不忿的。(你就是想说他化魔主面,正好给饼子哥们当休闲沙袋么?!口胡!造谣也~~~~~)

一个弃天,足够消耗许多小boss的力量资源,但它缺失的人格也留下了足够多的资本补偿被消耗掉的小boss们塑造一个更亲切的人格形象了。

这也许就是在弃天之后,历任boss们都是一串苦主状的缘故吗?——算算看,咒世主,凯旋侯,烨世兵权,号天穷,师尹,玉辞心……及至于他化阐提。人人一把血泪史哟boss们,你们这是怎么了?

但是,他是一个可敬的上司与宽厚的兄长。

对下属,他足够克尽心力了,有当年木乃伊时代的绷带作证。甚至于对客卿们,也极尽礼遇——除了倒霉的无界尊皇到底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理由被逼来参战的啊……

这种对下属展现出现的好上司作风,导致他不够当个成功boss需要的铁腕冷血,不够心狠手辣,有情到略过剩。

但这样的一点多余的明亮并不会全然地辜负他。他费尽心力治愈的阿鬼仔最后捅他致命一刀,他淡淡地回身几句,就彻底逼得之前一直坚定奉行影帝路线和无间血途的阿鬼仔精神分裂,最终完全选择相信他,并自愿舍弃一身佛脉,孤身入魔途——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帝企鹅,哦不,帝如来他老人家做戏做这么认真,为一个魔头临终遗言而掀桌子全盘易辙,除了说明阿鬼仔的命不好,也从旁侧证了他化阐提人格那还是有魅力的。

从圣魔大战伊始,编剧就在制造一种扰人视听的混乱——以魔为名者仁厚,以圣为名者凶残,这两幅原本泾渭分明的大旗,因为海蟾尊和他化阐提这两只执旗手的黑白颠倒,而更显令人迷惑。

然而,正直的东西无论在什么旗帜下都是可称道的品格,卑贱的即使裹张神圣虎皮也同样不会改变其下流的品性。

北岛那句“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用于形容这二位主将倒是出奇合适。

仁君不见容于霹雳的战局,无论正道反派。

所以他化老兄不是好boss。

但肯定是好兄长,即使干涉兄弟那注定罗密欧的恋爱,但至少还给了他一个活着的茱莉叶,而且,在与准弟媳的数度交锋中,也足见为大伯者的绅士与教养——所以说,无幻爱断灭那是理所当然的——这孩子该是在一个多么良好的教育氛围下成长的啊,家里还有其实还算通情达理的大伯,看看海蟾尊,脑子没坏的正常女性怎么可能喜欢那东西——啧,在讲这美好的一家人的时候,不应该提起扫兴的东西。

为护弟,阿兄宁肯牺牲家族事业和自己的生命;为报兄,阿弟自断首借命,残躯死战护兄脱险,这标准得令人发指的兄友弟恭哟……叹。

断灭死战之役,壮烈不已,更有情人钢铁般的心意相伴——顺便给情敌一个堂堂男子汉的示威,嗯,虽悲壮,却不是我眼中最惨切之处。

最惨莫过于,战争结束,战场尸骸之中,急急奔回寻弟的兄长,在明知兄弟无幸之后,想到阿弟那藏起重大关键的头颅坠下悬崖,下崖寻找、在荒草疏离中,已无昔日威严气派的魔主,只有一个寻找兄弟残躯哭不得痛不出的悲恸兄长。

怎一个惨字了得。

这样的人,愁未央选择相从,鬼如来选择相信,端木仔大司命们选择死忠,他一手饲养出来反复小子也将接过他的枪,以一人之死散多条未来之线,这种方式来怀念一个也许有点软有点面的前代仁厚boss,也许,也算是一个好boss的眉角了。

【霹雳观察笔记71】记录一些人情——2、亲爱的兄长与姐姐 - muja - 穆迦の七月阁楼
 
 最后来说无幻。

净无幻,也许是造型的缘故,她一重登场,就令我强烈地认定断灭仔与她的爱情是明显的姐弟恋。

不同于练峨眉大姐那种半神半圣亦半仙的仙格冷情女道者,无幻其实很女性。对断灭仔的爱情,虽然令我居心叵测地怀疑她是不是用了什么捕兽夹拐走了人家家的小孩子,但实质上,她的爱情和做人方针之坚定果敢与断灭仔般配万分。

她的戏份相较于她的爱人及大伯要更少一点,但疏疏几场戏里,她留给我极好的印象,包括她的死亡,都清净无垢,并无过度的狗血铺陈,然而,清冷中见坚强又真情十分的女性风骨与情怀。

她冷眼扫过那不配出现在这章的某时,明明已经悲痛到十分却不抖不颤不弱气的声音“不要让我怨恨你。”奔过,抱住情人无头的残身。

那幕令人肃然起敬。

女性可爱可怜都太易,毕竟弱小,如果美貌就更易,配上几滴泪满身血就太易了。

但可敬何其难。

她的戏份,简洁鲜明,却总见有情有责。

收尾的方式很好,与世隔绝, 静静离去,与爱人无声重聚——好吧,断灭仔你和姐姐重会时记得去跟哥哥把头要回来……

好吧,又很难笑了。

【霹雳观察笔记71】记录一些人情——2、亲爱的兄长与姐姐 - muja - 穆迦の七月阁楼

  评论这张
 
阅读(107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