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穆迦の七月阁楼

放假!快放假!!

 
 
 

日志

 
 

【霹雳观察笔记72】无题二章  

2011-12-29 18:43:55|  分类: 动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咳,我是有想起认真写博的,奈何嘛。

一、

看着鬼如来在林中奔逃,瞬间觉得自天启过后的十来部戏里,无一人比他更惨。

惨在必须被迫全盘否认自己又无力完全重塑。

有时性格决定命运,但命运会反过来加速扭曲性格。

很久以前,贵为四界佛宗不败斗佛的帝如来顶着金灿灿的真光环与新人光环,跟正处于偏执人格兼倒霉途中黑云压顶的书伯说:吾一直以来都很羡慕梵天你的果决明快。

那时分隐约觉得这个有着金刚体格的威武大师颇有感触。

那时自顾不暇的书伯并不能预知这个在他落难时处处相帮的老友未来将遭遇的命运,远比他的魔途更为艰难。

他的性格基本上其实是很符合他和尚工作要求的,柔和宽厚,善良温润,所谓佛子慈悲。然而,经历与命运的折磨,使得这份原本是优质品格的特点,在大环境摔打下,显出与霹雳的残江湖不相称的另一面——果然,阿帝还是了解自己的,人都容易羡慕自己没能拥有的那种品性,书伯那周身有刺的坚硬棱角是个很好的对衬。

一个善者为了某个正义的目标,扔下金光闪闪的外壳,捡一件灰朴朴烂朽朽的破外衣一裹,重新装备起自己早已放下的回首的黑历史,慨然踏入正邪之中努力演好一个帮凶,最终怀抱胸中正义最后一刀戳死了邪恶的头目——演到这里,就一套成功的无间大作战,孤胆英雄成功瓦解了邪恶组织,赞,一百分!

但,演到尾时,突然被告知他的地下工作其实是被人利用,他的单线接头上司才是tmd正宗恶棍,他捅死的坏蛋头目也未必就是这桩局中真正的恶极,更重要的是,他的努力工作最后是为真正的恶棍们作了嫁衣扫清了路障,等于是助纣为虐为虎作伥,对于一个秉持着善良动机已经奉献太多的地下工作者来说,对于一个下定决心为了正义勇敢承担永堕无间罪孽的和尚,是个多么可怕的欺凌。而且,从结果上看,他甚至于还被那利用了他的邪恶给卖了。

我想被卖什么的,以阿帝的修养应该并不是真正挂心的事。

他所纠结的,是他以为做对的事情其实错了。

这是命运绝大的玩弄在先了。

接下来便是个体的反应,也就是这个人性格决定在这个局面下他未来的走向。

于是就在这里,分出了他与他的朋友的差别——什么事是做错了,书伯反省之后头一昂,继续前路,不迟疑不摇摆,知道多余的迟疑对于他的目标并无意义。

而阿帝,都已经决心自毁佛脉,如来成鬼,以后要坚持挂着阿鬼的皮儿弥补之前的错误,但在遭遇真正的敌人与不明真相群众围杀时,别人嚷一声:还那谁谁谁的命来!

他竟然刹那惶然了。

(四极仙郎,奇才啊!自打玄莲被巨石砸死之后,我又亲眼见到一位先天被石头撞碎了头壳,阿米豆腐,石头真是专灭先天大杀器。)

于是又被重创,又陷身逃亡。

帝如来—鬼如来——帝如来——鬼如来……如此周而复始折腾不休,就看着阿帝一会金一会黑,一会慈悲一会阴冷,一会温柔可亲如来状一会又伸出醋钵大的拳头打人打得飞沙走石(他暴揍师尹和小黑的时候,看着他顶得上那俩倒霉对手脸蛋的大拳头一拳一拳往人胸口肚子面门上招呼,我仿佛能听到巨拳砸在人家小胸膛上发出的砰砰巨响,师尹老师那样的一颗废柴文生,一张小白脸,活生生有种被他打断肋骨若干条七窍流血四处横流的惨状;而小黑被揍时,我都忍不住祈祷:这事儿,还是永远不要让妖后知道的好,要是知道宝贝儿子被人这种残暴打法,那简直就是逼着妖妈提着杀夫刀,再度踏上邪路啊!)。

曾经是为了理想舍身坠无间,那么命运最大的玩笑莫过于揭穿他为理想而做的事情只是别人的骗局一环。

于是狠下心继续为了弥补前愆真正做个鬼如来以暴制暴黑吃黑吧——偏又为了靖伯一语“吾信你”,阿帝金色圣相又迷惘重现;又为了不让素哥身负污名,他又精心设计了砸法庭事件将污名自揽。

这两桩反复,隐约呼应起前章里,他为了帮助书伯和书伯的新朋友擎海潮,所精心排布的开宗明卷一战和光荣退休仪式与苦肉计种种。(甚至还包括他无间大作战前,就已经精心排布好了图书馆和工作说明书以供革命同志学习研究。)

那时尚不知如何评价其行为意义,到如今则可以大致确定,阿帝做人太周到,人品实在好得超过了在霹雳里生存的上线——总是想尽力周全方方面面,避免尖锐的冲突,对于他所关怀和重视的人和事,他舍得任何的牺牲。甚至于在头脑上,其实都是个很精细很聪明的主,会布那种表面很软弱但实际上丝毫无差大局的细作好手。

然而,总是力图四两拨千斤点水不漏各路兜齐的人,却被无常的际遇推入了必须以老拳、鲜血开路,生与死,黑与白一笔抹分明一刀劈两半只能择一而立的境地。(看他被妖咖追杀得那般狼狈,猛然想起书伯入魔时被雷峰群妖僧追杀时,那种脑筋还没崩断弦,所以拼命克制着不痛殴同行,却被同行追杀得毫不容情的苦况。我那个恨哟——tnnd,阿帝啊,你明明就有堪与书伯比肩的打架硬件啊,只要你老人家脑袋里的系统清理一下,废掉双启动系统,升级到正确的配置,你想砸谁那还不是喝杯水那么轻松的事情么……又及,阮厝的无惑老秃在休息了好久之后,又出来认真工作了,半路拦杀据说已经坏掉的前上司,大义灭亲,为了正义消灭行业害虫,咳,同样无可指摘,但是,亲爱的无惑老秃啊,你真的是要张讨人嫌俱乐部vip金卡吗……)

看他取舍之间纠结得那么苦状万分,我连笑都笑不出来了,没有什么惨剧,能比让命运上一分钟还眉开眼笑,一眨眼忽然就当场赏一巴掌更凄惨的了。

重新种出来的阿鬼在之前的故事,分明是一个心怀普爱的佛徒,被硬生生撕碎重组,又还组得不干净的过程。

而定禅天内,另一个以更著名的坚定和执着著称的高僧背着自家的西瓜刀,站在阿帝曾经的专用西瓜刀前沉思。

亲爱的大师,是时候了,带上两把凶器~~~去完成新一次的砍佛友的庄严使命吧——老实说,每次看佛剑大师砍佛友,我都会一边肃然起敬虫败得不得了,一边拼命忍住科科科邪恶的笑声——大师你才是佛门的第一执律人啊!连书伯他都已经两度被你扔西瓜刀了……

但这一次,请给那个或许注定要被你砍的同行一个足够的空间和机会,让他自己亲手了断他所痛心的罪愆,让他亲手完成一次复仇,以消解这内心残碎的如来最重的执念。

在和尚们的彼岸,他必须以统一的帝如来或统一的鬼如来皮儿去面谒如来——对于一个为正直付出了整个生命和人格的人来说,这是理应得到的补偿。

阿鬼仔,加油了!阿帝如果不存在了,就让他永不存在吧。再在前尘往事之间纠结,你的新目标会遭遇更悲惨的打击。

(即使从外表上看,其实我还是更喜欢柔美安详的阿帝来着……)

 

二、

戏剧的转折一般是这样的:你以为一件事是a,但其实它是b。

但更戏剧的转折则是这样的:你以为一件事是a,它表现成为b,但其实它还是a.

从逻辑上来说,这个转折路径其实可以无限下去——以为是a,表现为b,但作出没准是a的状态,但其实是b……

如此类推,这世间上所有的桥段都脱不了这套公式。

文艺作品,特别是注重逻辑的推理故事在这点上表现得更为明显。

因为都是这样的模式,其实任何结果都不会出乎观众的意外——甚至于著名的日式推理:凶手是a还是b还是c还是d?哦哦哦,不,以上全错,凶手是过路的来买菜的大妈!这个野路子玩多了,都已经被见多识广的读者和观众识破了。

这世界上没有观众猜不出来的结局。

回到霹雳上来。

海蟾尊是白?是黑?是外面装作黑其实本质上就是白只是喜欢装成黑?还是外面装作黑其实是为了让人误以为它是白而实际上它真是黑?

新剧到此,已经没有了海蟾尊,在那个曾经以外貌之出奇俊秀先声夺人的海蟾尊马甲里蹲着的,不过是一头本来面目奇丑的邪恶的名为贪秽的泽之厉。

而关于海蟾尊故事的转折,也终于完整地表达为“我原以为他应该只是盖着冷酷的外表来保卫全苦境人类共同的更大的利益,其实他还真不是为了苦境人民的利益,他作那副嘴脸只是为了让观众象我一样误以为他只是面恶心善的正义领导,其实他压根就是苦境的敌人呀!”。

呼,拗口死了。

总之,海蟾尊成功欺骗了象我这样一个误以为自己已经足够英明神武慧眼如炬的观众。

但这个转折颇别扭。

我很难评价这个写法是好是歹。

只能说,对于任何一种戏剧表现,也有个观众眼缘的问题。

不纠结于这种手法的得失,回到好观众的本份上,接受编剧给出的故事,那么又进入了另外一个角度了。

在这个戏码里,看见了海蟾尊同学那张真正的尊容以后,我累积了很久的愤怒都消失了,瞬间简直算是原谅了海蟾尊——太可怜喽,太悲哀喽,太凄凉喽,都长成这样了,人格扭曲,心理变态,以至于疯狂报复社会,那都是允许的呀,老天爷你造物时到这里就手滑得太过份了,破坏了一个生物外观的最根本下限,这种根本不该存在于世的生命诞生于世,存有仇恨世界毁灭万物的理想,那简直就是天赋蟾权啊!

瞧,一颗雕烂了的偶头,就能让观众立刻明瞭海蟾尊变态的缘由,真是无声胜有声,无字斑斑泪,影像的力量真是直观又犀利。

怎么能责怪他呢?

活到这步多不易啊——而且,从它画出来的那张特别俊秀的海蟾尊皮上可以看出,这家伙没准真正很介意长相这件不幸的事,并且很向往有一张光明的美丽的脸——顺及,它对无幻的倾慕,因这实际外表的显现,坐实了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这种八卦臆测,但同时也表明丑陋对美好的妄念,恶毒对良善的怨怼。

(小声说一句,我幸灾乐祸地把这事看成编剧报复观众,抽打颜控们的脸,真是漂亮的一刀啊!)

作为一个剧情先行但向来能客观看待角色外形的观众,我从未因为讨厌一个角色而否定他的长相——在我最厌恶角色排行榜头三名的,就是那谁谁谁嘛,哈哈哈,都是在各自类型里顶尖的俊脸,在我最讨厌他们的时候,也从来没觉得他们的脸被他们的可厌性给拖累过。

但现在看着海蟾尊的画皮,明明脸仍旧是当日初现时那张略带刻薄笑意的俊脸,如今每看到一眼,便觉得这张皮的俊俏程度一分一分地往下减。

顺便插几段对贪秽它们一家子的痛斥。看霹雳这么多集,我是第二次深深地觉得有某个族类根本不是人类,上一次是叶口月人,那窝子异生物的五官我从来没能看清楚过,都没面目能算地球人么?

以往霹雳里的异族,比如说魔族鬼类甚至于爬虫族树生瘤水珠族什么的,都只让我觉得他们不过是霹雳世界里的少数民族,有些最多是反社会了点。但这一次,厉族已经现真容的各位,不断地敲实它们实在不能算是人类的概念,充其量不过是虫豕一类的低等生物,有了点物种自觉,不甘心居于人下,要来个低端生物的逆袭。

魈瑶一个女旦扭身的姿态,差点没让我吐出来。瞬间就理解了东施的邻居们看见她捧心蹙眉时那种恶心反胃的心情。

这个角色本来很简单,不过是早年剧中魔界那种兽形工具,但其造型设计太人厌恶了,鬼怪禽兽偶头霹雳里也不是没见过,但魈瑶头部明明是个奇丑恶还秃头的怪物,但偏偏要强调性地给它造了一个女性特征强烈的躯干,于是这头与身极大的反差,加上其在之前戏份中的恶兽状态,令我完全无法容忍到它一出现我就翻胃——这简直是在侮辱女性的身体。

而后让它展现出对同类的倾慕状,也丝毫不能减少它不能算是女性的定见——这种应该称为什么?母狼?雌兽?摇头,它的野兽外观与主要行为,不会因为偶尔的一点雌兽求偶表现而将其拔为女性——女,是用于人类的。即使它号称女厉也改变不了什么。

它在撕碎前两位飞天,就很忠实地贯彻了野兽路线,那种杀法配合其兽形外观,就不仅仅是杀手杀人的状态,那是厉兽食人哩!

在求偶期中,它居然还披上惜灵的皮泡人家的男友,更令人厌恶到了十分——杀了人家老婆,还裹人家老婆的壳子去勾搭人家男友,放到人类社会,也是十分道德败坏啊。

但是……现在的问题是,我觉得那个曾经叫做孤竹隐龙而本名叫做孤狼的雄厉,其实和它挺配的。

孤狼这头厉,在披着人皮的时候,做人就做得非常悬乎,看上去是个忠勇正直的好男儿,对恩公对朋友忠诚有信,然而,一旦遇到了些微考验,比如大姨等亲戚恶之,比如得知恩公是杀其凶父的人——那头爹没有可杀之由么?——它所效忠的主仆之情和朋友恩义就可以毫不犹豫地扔边去,不容人辩解就可以对恩公兼朋友爪趾相向,毫不犹豫地就觉得受到了人类社会巨大的迫害|||||||

爱人被掳,双眼俱盲,它从来也没正经替她讨过债,而后姑娘横死,它只抱着号淘一番,既不追讨凶手,也不思考这尸体与之前的际遇之间的关系。而是就此下定决心扔掉人皮,专心帮着老子做坏事,倒好象老婆死得甚好,再无拖累了一般。之前种种有情表现,就变得相当搞笑。

其母死于其父,虽有其缘由(生下一个危险的野兽怪胎,刚落地的婴怪就利齿尖爪咬母伤兄,其母如果不是母性过度泛滥,把这怪胎拿去人道处理了,这其实很好理解的吧?),但是,能那么快放下心结,效忠杀母之父,这份孝心也颇可议了。

应该说至少到目前为止,孤狼基本上是被当作正面角色描述的,但种种反覆,种种有悖常伦,只见得一个不忠不义不孝又无脑薄情的野生禽兽形象。

魑岳,之前的假冒峦主,真面目倒是比以上三位更象普通人类,可惜,这家伙的脸平庸到又不能加分,一贯的行为也谈不上有什么可说的特点,于是也令人厌恶在先了。

倒是目前为止,克灾孽主螯天,孤狼的父兽,无论外形还是行事,相对之下还象一个正经在做反派的坏人,没那么令人恶心。当然,它毫不犹豫地弃掉自己那个没能继承到自己兽血的长子,倒也证明了野兽毕竟是野兽,会本能地从是否继承了自己的最大生物特征上判断子息。

摊手,目前厉族出现的几位,统统tmd让我觉得劣等生物要混一档甚至多档戏是件悲哀的事,比外星人啊吸血鬼啊还让人不堪容忍。

 

回到海蟾尊-贪秽上来。

当它露出贪秽本名的时候,就是另外一套评价系统了,对于它之前所做的各种,我都能从它的角度给予理解,弄不好还该鼓掌赞一下:这东西做得不错嘛,瞧它的对手们都被它害成啥样了。

但是,对于这个角色,并不会因为理解了它的行为出发点而改变喜恶的态度。

刚刚看到霹雳编剧的围脖,某编生日,编剧组订的蛋糕上居然是海蟾尊,但编剧们欢喜地秀那个蛋糕图,主要目的是为了表现切碎这个事情。

从这个事情上看,海蟾尊这个角色的确是以令人憎恶为目标来塑造的,编剧也成功做到了,甚至做到令他们自己都高兴地切它。

它的可厌,绝不是因为它的丑陋外观导致的——恰好相反,我对它的丑恶外观是多么的同情啊——那是在它披着俊俏的宗严禄主皮时的行为累积的。

于是先姑且放下贪秽本相,回溯到海蟾尊还是正道主将的时代。先姑且当作不知道它是反派,就正事谈评价。

它率领群雄灭掉了台面上的敌人,从结果论的角度来说,应该予以认可。

但是,这个战果,与它有多大的关系才是关键,作为主将,它是否真的对这个结果起到最大的推动力。

摊手,这就是关键了,我眼中这事他没起多大作用,其智其力都没能在这段它取得最终胜利的过程中有令人服气的表现——混蛋做得漂亮,也是戏剧的看点哪。再退而求次,有醒目可爱的特点也是加分项——可惜,其实它是有特点的,就是不住嘴苍白空洞的左一个苍生右一个大义,但在我眼里,这个特点简直令人恶心,毫无创意,更不可爱。

先不说它的领导风骨是多么的烂,烂得连饼哥都不惜以赞魔族战败的头领的不常见手法来攻讦之,我们只说业务水平这个事情。

从太荒神决开始。太荒神决之胜,是靖沧浪与战友们硬朗的胜利,是真正有着正直之心的战士们的胜利,与海蟾尊的领导并无关系。

台面上一场场一对一的擂台对决,台面下的运筹帷幄,能看见的,只有正直的靖沦浪不计较不推脱的多场血战,是小黑阿修罗净无幻们不犹豫不留招的生死搏杀。能看见的,也只有魔之一方头目的合理推断仔细排阵,并不见海蟾尊的智高一筹——它所做的,不过是:对方不管派谁,只要靖沧浪还没死透,就让他上,要是他敢说自己伤重未愈,就送他一顶“不顾苍生”的大帽子,那超重视品格道德视苍生为已任的呆儒生就是爬也会爬去与人对杀的,他若杀得了对方,自己就胜一局,他若死掉,也仍然是自己占到了便宜……

这种简陋的主战方式,加上海蟾尊自己在旁人流血送命的时候也从来没出过力,使得人无法认同其智力水准,更加不能认可其领导能力。看上去就只是战友们出于大局,自重身份,不屑与之计较,自己做好了份内甚至份外事。

神决之后的群战,更加确认了这场胜局,更是敌手自己送上的。更主要的是他化阐提的单纯与易骗,缺少更加冷血的领导策略导致。说刻薄一点,是他化尼桑废柴导致的——啊啊啊,对不起!他化尼桑,其实我很喜欢你!

于是一个既不能在智计上服人,亦无法从武力上压人的那么一个挂名主将,能令人有多高的评价?

而在这胜利之中,它所布过真正对战局有所影响最重要一个局,还是以设计伤害自己爱慕的姑娘诱捕了情敌所得。当它对自己用那样下作手段抓到的情敌动用酷刑的时候,连与他同营的战友都无法容忍了。

对,就算当它是正义一员的情况下,其为人的下作,也远远不是用冷酷足以形容的。那已经是涉及了人品的根本。假公济私,公报私仇,掺杂带有明显私欲的公事,怎么看也下贱得很。

(哦,我还没说它故意出卖了师尹的事,师尹直接死于槐破梦,但真正的凶手却毫无疑问是海蟾尊。若是饼子哥出这招,没准还能视为为了更大的局忍痛牺牲,有历史经验嘛,但放在这个无时不在提醒你“这东西品格奇差”的海蟾尊身上,同样的事,它做出来就分明只能是蓄意谋害战友。

这事的性质其实与它一次次地蓄意企图弄死靖沧浪是同样的,战友不死,它胜了台上局,死,它胜了台下局,但师尹到底没有靖伯命硬,撑不过致命终局。但在海蟾尊真面目暴露后,我对这事的愤怒算是消弥了大半,人家贪秽那也是做它自己的工作哩。)

于是这个曾经的正道主将,就算不论正邪或手段,其能力其实也并不出色,就算站到它的立场上,它也算不得怎样上得了台盘的好手。

一个角色之讨喜,无非是戏份中展现出来的品格,能力,与外观亲和力(这要包括颜与行为的可喜度了)。在我眼中,之前的海蟾尊只有颜这薄弱的半项,但这一项在我的标准里是可有可无的——霹雳里什么时候差过颜讨喜的角色了?

剑君老兄十二恨之首章:一恨才人无行。师尹之骨灰被放到共仰瞻风八宝山的公墓里的分区也是“才人”,但这个位置已经充分证明了共仰瞻风管理宗旨的混乱昏昧——所谓师尹的无行是杀戳碎岛的立场,既不是四qi界的共同立场,更不是他家乡慈光之塔的立场,同时,更加不该是苦境的立场。一个苦境公墓,对于一个移民苦境后渐渐回头最终还为苦境牺牲的烈士,分不清大节枝末,竟然是这种算法,不免令人齿冷,这让以后移民到苦境的侨民当作何选啊?

不说师尹,单说才人。

才德兼得的上品不多见,二分能得其一也算妙人了。不得亦不失便是常人。

海蟾尊才不见,品为负,二者相加仍是负,简直只能算是次品,还占了台面上这么多戏份。它若死,共仰瞻风若届时仍在,应该把它做个标本放进陈列室供人参观。

(新两集看见它逼杀妖后母子,在被人喝阻后,居然又向妖后提出了把人家驱逐出苦境永不准返,以此证其无私通公敌之清白。我当场又炸掉了——海蟾尊你是喝蒙牛长大的吧,妖后阿姨与小黑是苦境正宗魔族,你这畜牲还未出现在编剧脑细胞里时,他们就已经是苦境的一分子了,你有毛权利要人无由自证啊!

瞧,这就是贪秽一直令我很恶心的另一点——它在强辞夺理,它在台面上光天化日之下满口胡言,它咬人一口然后待被害人为它咬的那一口自己来撇清,mmd,有没有一种公理叫做谁主张谁举证的啊?有没有一种常识叫做言之有据的啊?这是公然欺负人类的涵养太好吗?

lz果然最恨这种空口白话随意捏造罪名诬人的反人类渣滓了。就是这种东西,是中国人品格里最丑恶不过的部分,但也是在恶的年代里,最容易对善造成大规模迫害的东西。咦,我拔高了贪秽的价值了吧……算了,对低等生物也要有点基本的人道同情心,让它占点便宜没啥。)

  评论这张
 
阅读(111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