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穆迦の七月阁楼

放假!快放假!!

 
 
 

日志

 
 

【霹雳观察笔记70】记录一些人情——1、宿敌  

2011-12-02 01:50:55|  分类: 动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宿敌

每次看到靖伯都很高兴,即使他被海蟾尊老欺负。

虽然对海蟾尊已经无话可说,但是我还真不觉得靖伯的被欺有什么有损他形象的丢人——我所见到的,正是被人欺之以方的君子——霹雳里很久不见干净的君子了。说起来,我隐隐有那么一丁点怀念傲笑伯伯,那是一个脑袋里更加没有回路的正人君子,常因其老实耿介而受骗,但也从未改其会走路的正直气度。

相比于他,其实靖伯还是有自己的角度与智慧的——话说,君子择善固执,他既选择为他认同的那一方而战,那么即使被同营战友刻薄欺凌穿小鞋甚至谋算,他仍然选择行于自已的道路上,这道路并不是谁强加于他,于他的角度,也不可能知道早已身在局中,也并不会因一个贱人发生什么改变,这本就是可敬的正直与襟怀。他只是在忍无可忍拂袖欲离之时,听到有人口口声声要拿千万人性命去堵枪眼,便愤然回身,宁可自己受气,也愿意自己代这泛泛的千万人去堵枪眼。

虽被欺,但并不是利用那么简单。

观众的视角和剧中人的视角是不同的。神圣英明的观众一眼就知道的,往往是剧中人不可能知道的——所以对于靖伯屡屡受气于海蟾尊,我对他也丝毫没有任何的失望——这个靖沧浪,依旧是最初所见那个正直冷峻有所执的凌主。甚至于,因他每一次的受气而更添对他那份大丈夫为当为之事,不因小人而移志气馁倍添好感。他在与海蟾尊的对手戏中,往往有种冷眼寡言任的神情任对方不住口的呱呱呱并不真为所动,他所受挟迫者,不过是天下苍生无辜黎民,因而并不觉得他处于了下风,反而瞧出了一派坦然冷峻的清贵自矜。和苍蝇吵架就算吵赢了,也只能说明果蝇比较大声。

关于海蟾尊,将列于本篇末,不再提之。

说回靖沧浪来。到现在大致已经可以理清他的定位:儒风甚重的武者,或,武力甚强的儒生。——有些词,本就是一体两面——顽强与固执,坚持与迂腐,诚厚与好欺。

随人喜欢用哪一个——至于我,用于形容靖沧浪者,皆是正面。

大概是因为年事已高,方觉得坚持不易,方觉得正直难行,方觉得诚恳易碎,方觉得胸襟太窄,方觉得“哈,戏剧之美好,就在于会见到不可能真实存在的理想逼真的真实着”——这世间道,只需要一点现实的拖磨,一面处处皆在的南墙,是个聪明的中国人,谁不能轻易学会屈服,怀恨,圆滑与世故呢?

到再难为君子的年纪,方由衷知觉方正君子的可贵。

靖沧浪到此,为观众所看穿的披着正直外衣的明峦打过了最险和最重要的数架——与寂灭邪罗之战,天命逼人,生死明明已尽操人手,一腔斗志竟逼得天时逆转,必死局中杀出生天——真正的逆天啊;抗目前台面上最强悍的鬼如来一战,更是令人发抖的一场搏命战,结果凌主水产生物的力量和新招果然不是盖的,居然又命硬得生生把之前十分威震天的阿鬼仔打到全身不遂人事不省——话说,靖伯,你什么时候会使出“冰-淇淋!”这绝世大招来啊?俺等好久啊!一定要舞到第八痕吗?

当然,他也并没有很轻松过关——这两架下来,他也同样几度全身不遂人事不省,整一个差点变剁椒鱼——与大司命一战后,他除脸之外全身上下不知被俺那倒霉的大司命的阴招给戳了千百个小洞,一身冰雪般净雅的晚礼服给染得那叫一个血淋淋红通通,好似刚从西红柿砸人派对中逃出来一般(咦,靖伯你又调皮了,就算穿好晚礼服去派对,也要择好正确的派对嘛),害得我时时念叨:喂,来个人,把凌主扔洗衣机里去加点漂白粉好好给我洗干净回来啊!一般来说,这种级数的战斗后也就该归天了,但!握拳!!靖伯就是命硬怎么着!!

一场死不了,二场死不了,三场四场照样扛下来——啊呀,这种随时可能蹈死又坚持活回来,冷眼面对同营战友无理指责,继续为了世间正道慷慨投身下一场生死战,居然从惊悚变了喜感,兼而,满心肃敬。

方始觉得太荒神决的那两次特殊的无规则生死逆转机会,是必须留给象他这样的家伙的——比如他,比如黑衣,那是给在绝然的逆境下毫不屈服的为正直的目标而战斗情怀的赞赏。

面对大司命与阿鬼仔的两仗,是全然的正义公仇。

但情义极重的靖伯,也是揣着好大一笔私仇的。

当然,要说到端木燹龙了。

我是认真喜欢这家伙——从一开始便颇有好感,到随着他打手生涯业绩累积的过程而迎风速涨。

对于他的喜爱,无关正邪,我所喜爱的端木仔,是一个为了工作勤奋向前冲的老实青年。说起来,他与靖伯还真隐约有一些相似的品质——顽固,老实,认准目标,不死不休,外带几分不太会,或者说是不太爱费口舌。哦,还有,容易招个别战友挑衅挖苦——但人家大司命纯粹只是嘴上凉快一下,不似靖伯这边的这一个,根本就是另有恶意。

他们的关系很好玩,靖伯算是那无嘴的冰山秀才,端木便是那口拙的闷葫芦兵,一个终日准备出席派对的书生一个烤肉为生的野人,他们的差距,那就是阶级的差异,就是文化的差异,就是不可调和的——但其实本与他们这具体的俩人没直接关系的——阶级斗争。

是的,本来八竿子打不着。

但就是有所谓冤家路窄这种命数呀。

有一天,蓝领工人端木燹龙去做一项任务,把一个不认识的陌生人给活烤了,准备用来打一把人肉钥匙。他做他的工作,做得倒也又正经又轻松。

但这桩惨案当天,被害人的好朋友靖沧浪来串门玩,原本可能是来讨论点仁义道德礼义廉耻之类有益身心的营养话题——这斯文书生一进朋友家,哇,就看到了朋友被烤肉的命案现场,烧烤凶手好胆居然还不跑路,没准还在思考钥匙柄是打成圆的还是方的,于是,凶手与被害人亲友撞个正着。

不撸起袖子对凶手饱以老拳怎么行?有莫名其妙的人进门就撸袖子,不还手还怎么继续工作?

于是,命运就把他二人的命运给这么绞在一起了……

两个不爱说话的新鲜出炉的仇人自然老实不客气地打作一团。按实力看大概原本是五五开,咱们工人有力量,知识分子也不是善茬。但此时出现了遥远的乱入者——在遥远得不知道在哪个戏棚里,蓝领工人的那一半,工厂女工?——或者叫做阴极,或者叫做世界上的另一个他自己,正在海里高兴地游泳之类,就命衰地撞到了也在快乐游泳的鲸鱼版三太子,一个闪神被人剁了不说,还顺便抽了筋去玩耍……这打击不是盖的,蓝领小哥心电感应,心灵受挫,一个分神就被书生哥一把掌拍个半死,顺便装进了冰箱。

冰箱的岁月里自然是寒暑轻易,倒也安然自在地当着冷冻品,另一个却仍然为了族民尽心尽力,帮着正道锄奸铲恶。

平行而过。

但多年以后,冰箱漏电坏掉,冰冻龙解冻,虽然被冻的仇还是记下了,但他复生之后,还是工作为先,赶回单位去打卡,并领了新业务出来。而冰箱制造者也安定好了家乡事务,重归江湖,会朋友,扶正义,诸如此类。

蓝领小哥的新任务是,要去找到当年打出来的那把还没成形的魂铁,于是他就回当年的行凶现场去找——啊啊啊啊啊!多么大的悲剧啊,一个朴实的劳工以数百年监禁和辛苦换来的劳动成果不见了!他正在上火,又进门来两个陌生人——话说,端木仔你做任务怎么老招陌生人?

这个作案现场地方隐蔽,普通人不知,所以,小哥直接认定这两个陌生人是黑吃黑的小偷,怒而当场又杀一个,活逮一个,准备严刑拷打,找回自己的劳动成果……

不烤不知道,一烤肝火烧啊——这俩陌生人,居然就是前一个讨厌的冰箱大只鱼的好友!

 这下好了,把逮到的人质烤个八分熟扔去给那个家伙吧!让他把俺辛苦打的铁还回来!——想想他这个思路都忍不住有点好笑,这种分明是仇人要见面,应该酝酿情绪预备眼红刀枪对接的时候,这厮居然只想到先找回魂铁回去交任务。

书生哥回到当年血案发生地,也是朋友们聚会喝老头茶想当年的传统地点,才惊见又一桩一样的血案,又是同样一个野蛮人,用同样凶残的手段,杀害了自己的又一个朋友,还顺手掳了另一个。

欲哭无泪兼气不打一处来,一回头,另一个长相貌似美貌得很的某(好吧,这句我是在赞谁?)的被掳好友回来了——却是基本上烤焦了。

还没来得及问清楚仇人的目标何为,这个朋友就挂点了。

在几集之内,靖伯在人世间的三位好友先后壮烈——除了御神风叔算是乱入乱离意外辞世,其他两位,又整齐地以同样方式惨死于旧仇之手。

md,这仇加双倍结大了。于是宿敌多次交手,不是你险死就是我险亡。

打了很多次,双方都各有胜机各有险情。

但端木仔没准是很委屈的——喂,又不是我故意找你的茬,分明是我的工作老被你妨碍好吧?

但架打多了,却打出了一份隐约的相惜——或者说到目前看,至少是端木甚为瞧得起靖沧浪,——对于大脑构造简洁又兼以打架为生的体力劳动者,一场场打不死对方的架,足以说明对方骨头硬到很配得上自己的老拳和烧烤神技。

但靖伯这边实在是仇太大了——tnnd,一只大鱼好容易在人类里找到几个好朋友容易吗?居然敢一个活口都不给吾留下!外兼对方的立场根本是邪恶的立场,所以冰鱼打起火龙来基本就是毫不客气——话说回来,他要藏招,便生生会给那打架也很认真的野蛮火龙做成大只留一手烤鱼了吧……

于是,太荒神决双方殴一架下来双方都没打死的情况下,把这桩宿命的恩仇留到了场外。

私仇私决嘛。

正义必胜!

于是靖伯胜了,他的剑成功地捅穿了恶龙的小身板儿。

大仇得报,心愿终了,松一口气,重伤倒地。典型的手术成功,病人死掉——好吧,手术成功,病人将死,医生倒地。

那边的恶龙同学胸口插着剑,半跪于地,满心欢喜地赞叹:哇,不愧是俺瞧得起的对手呀,瞧这一剑捅得多么的到位多么的精确多么的富有想象力~~~~~~~(望天),

结果有妖咖跑来:哦哦哦,我们的敌人昏倒了,端木先生,辛苦你了,你的牺牲我们会永远怀念,回头给你开个追悼会,现在让俺帮你补个尾刀吧!

正在赞叹中的端木想都不想,最后一口活气化作余劲飞杀出去,一刀就把——妖咖小弟给切碎了。

如此,端木先生的心愿也终了啦——哦哈哈哈哈哈,靖沧浪是俺要留着做烤鱼的,除了俺,谁都不准把他开膛破肚!想抢俺看中的食材,休想!这下好了,再也没人能把他做烤鱼了!

要不要说果然是爬行类生物,生命力真是绵韧啊——都捅了个透心凉,火龙就是能撑着不昏还能再挣扎着使上最后一招。活生生便似青蛙被开膛挖心,四肢仍然能蹦达良久一样……

当然喽,他的心思靖伯是不可能知道的。所以后来还莫名为此遭到了临时工正义领袖的斥指。弄得他满头雾水,时不时仰天望望:喂,那边那个阴魂不散的死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这家伙怎么死了也要给我找麻烦啊?

端木燹龙之魂:……老子也很冤枉好吧……

一场又喜感又惨烈的最终宿仇了结了,这么一回顾,忽然发现,端木同学真是很有武道精神和壮士风骨啊!

(顺便说句,他的烤肉神技确实是霹雳里相当有想象力的残忍。但就是这样的残忍疯狂减分的情况下,他也仍然以男人热爱工作热爱生活热爱打架热爱公平竞争的阳刚精神在俺心水反派小阁楼里本就稀缺的位置里争取到了一席。)

坏人做到此,打手做到此,便足称漂亮,

(靖伯与端木这段最后的相杀,其胜负与方式莫名令我想起八山柱之战。胜者是赢在了规则,败者遵从了规则,并因自己对此的坚守而失败,磊落光明了成全了对方的胜利。)

其实他们很相似,简洁,利落,单纯,直接,少废话,顽固,磊落,认真,又同为水产品——龙算爬行类,勉强算半只水产品,(龙首我不是说你!你老人家属于神产品!)

一个冰雪系,一个火系,简直是命中注定的宿敌——与镜像。

 

靖伯的戏仍在继续,他的戏路太惨烈,是一场场用刀剑鲜血铺出的救人自救的血路,简直与其外表不符之至,但霹雳的铁则是,终有一天,他也会离场。

心里知道他的未来,但仍然以满心的赞叹与欢喜看着他继续无垢行程。

至于端木,与人说起过,他很有趣的地方其实已经在外表上透露了——作为魔族忠诚干将,他的火属性是残忍又适宜的——但瞅瞅他的外表,从一侧看,半衫战甲,一只披鳞带甲的金属长鞭,一只证明其业务精良的黑爪,半脑袋离经叛道标志着打手属性的乖戾卷毛。但从另一侧看,半头直顺银发,半肩素白斗篷。这明明违和的双面在正面一看,却又和谐一体。

而那人则痛心疾首:啊呀!小端木死了!我以后到哪里去看这么有创意的杀人方式呀!

 

以上,端木燹龙同学千古。

靖伯,把历史扔边去,向着下一集下一部的剧本和影棚,奔跑吧!(要不说……游去吧!)

【霹雳观察笔记70】记录一些人情——1,宿敌 - muja - 穆迦の七月阁楼
 
 

 

【霹雳观察笔记70】记录一些人情——1,宿敌 - muja - 穆迦の七月阁楼

 

  评论这张
 
阅读(84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