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穆迦の七月阁楼

放假!快放假!!

 
 
 
 
 
 

两场演出补记(上)——青曲社演出重庆场

2014-12-24 1:42:14 阅读587 评论4 242014/12 Dec24

因为忙,有些本应一记的娱乐活动漏记了。

微博记不住的事件,得回归可以话痨的博客来。(而且最近似乎网易又一点点进步了,居然能让博客同步自己的轻博了,嗯,这样子的话,就算博客倒掉,轻博还能前仆后继地记录各种远超140字的东东嘛。科技进步的时代真好,一样东西衰退了,总一定会有接继的新事物出现。)

 

1、十月的时候,就是在我人参记忆中最辛劳的那个月里,我还是在日整万字的间隙中奔去重庆看了苗阜王声青曲社的相声专场演出。(死不悔改的娱乐分子,惭愧惭愧。)

演员这个行当是有所谓台缘的,现在想起来,苗王二位老师的猛然爆红,和台缘这事脱不了关系。地包天的苗老师确实长得符合这行当的传统要求,但王老师眉清目秀得简直可以排进相声演员俊俏榜的前三去(姜昆老师和未发胖的赵炎老师必须占头两名!这是我与豆桑进行的民意调查结果—

作者  | 2014-12-24 1:42:14 | 阅读(587) |评论(4) | 阅读全文>>

焦虑状态中的一些不那么焦虑的事

2014-8-21 23:59:25 阅读568 评论2 212014/08 Aug21

总之呢,我和新上司关系恶劣,属于很想抄根狼牙棒打死丫的那种心情。

一般其实不在网上抱怨生活本身的一些细节,但都忍不住在微博上暴跳了数回。

博客日志变月志,咳。

1、

巷口有家小店,老板原本就养了一只鹦鹉,教会了它说一句话:老板你好!

字正腔圆播音员范,标准男中音。每次路过都心惊肉跳一下,仿佛就在草丛和树丛中趴着一个西装革履的大哥猛跳出来朝你深沉地一嗓子:老板你好!

但必须承认这厮学得太好了,令人赞赏。

主人大概一高兴,又添置了一只新鹦鹉(咦,为毛要用添置),这新鸟儿在良好的学习环境中迅速又学会了一句新的:小姐你好!

女高音!字正腔圆!

主人太高兴了……于是又陆续添置了好几只,这回品种可多了,大小尺寸颜色的鹦鹉八哥鹩哥什么的。

作者  | 2014-8-21 23:59:25 | 阅读(568) |评论(2) | 阅读全文>>

2014巴西世界杯02-至今

2014-6-26 23:23:59 阅读638 评论1 262014/06 June26

第一主队黯然收工,在巴西炎热的冬天,背负着又一届小组赛无法杀出的终局离开。

第二主队依旧杀气腾腾,逮谁灭谁。

至此,大洲定律开始露出渐完整的面目了——对于欧洲和巴西的传统王者们,都有窝里横的习惯,在哪家的洲玩,就得花落当地。

(所以为了让全世界人民更加喜出望外猜不透命运大神的手,应该让世界杯在亚洲非洲大洋洲南极洲轮着办更好吗?)

所以我一点也不意外现在这个场面,毕竟巴西不是棒国,并没有那种全民不要脸的恶劣东道作风,这样也会羞辱人家自己的实力与地位的。一点东道主优势也是应该且很正常。

美洲诸雄也因此沾了点光,也很正常,也没什么可指摘的。

 

带着这样平和的心情,审视目前欧洲幸存者,呃,反正我是一个不喜欢德国队但向来很尊重人家的人,法国嘛……哈哈,哈哈,随便他们啦,我都瞧不见。似乎还有瑞士、比利时?那我不熟,换成瑞典,至少还有逗b小布布可以看看。

作者  | 2014-6-26 23:23:59 | 阅读(638) |评论(1) | 阅读全文>>

2014巴西世界杯01-开工

2014-6-12 23:48:50 阅读433 评论1 122014/06 June12

青春不过几届世界杯……咦,那该算几届?

我就不回顾我最早看见的巴乔那么年轻,年轻得还没小辫,我最早看见的马拉多纳还是那么小短腿儿,但小短腿得那么横生霸气。

总之,百年不过二十四届。

真是一个更博的好理由。

睡觉去,然后爬起来看那些越来越来越有代沟越来越陌生的名字与面孔。

到头来,终是无情容器长存而有情江河东逝。

作者  | 2014-6-12 23:48:50 | 阅读(433) |评论(1) | 阅读全文>>

看牡丹去的通告,及与牡丹无关的感叹

2014-4-24 1:19:43 阅读442 评论0 242014/04 Apr24

总之呢,我终于能休假几天了。

去洛阳遛达几天。

其实我有点想去顺道去瞅瞅少林寺,虽然想起释永信CEO有点倒胃,但是,这两天看央视那套金庸剧的歌集,到天龙八部时,又忍不住想起少室山前狮子萧大王带着傻瓜小弟,临阵结义的二弟痛殴幕容凤凰的种种细节,至今仍目之为小说阅读史中最燃的段落。

燕云十八骑,奔腾如虎风烟举。

不知道时间能否挤得上,不过,感觉离萧大王忽然近了点……

哦,那套节目真是好,推荐:

http://www.acfun.com/v/ac1129531

那天是看到谁说,自什么后就觉得武侠毕业了。回想一下自己的武侠阅读史,还真的自金梁古后,就没看过武侠小说了。而就算金梁古,最终心头大浪淘,也只剩金大手。

作者  | 2014-4-24 1:19:43 | 阅读(442) |评论(0) | 阅读全文>>

突然消失

2013-12-23 17:20:29 阅读851 评论3 232013/12 Dec23

中午接到一个电话,是一个上海的陌生号码,一个温柔的女声,问我是穆迦否。答是。她立刻问我知不知道她这个号码的主人所在公司。我大奇,问她为什么问我,这时我才听清楚她语音里的哭腔:这是女儿的号码,突然去世,但家里人竟然都不知其现在所在的公司,她只能从女儿手机里一个个找看起来像真名的电话问。我震惊得不知如何回答,只能安慰了她几句,告诉她我可能是这号码主人的网友,但手机掉了几次后,一些网友的号我已经无法确定了……而且,就是确定是谁,也未必知道对方所在单位。

求问了一下她的网名。我搜了自己的记录,只有这个名字的q号还在,但对话记录没有了。

我查了一中午,因为自己并不是会随意将手机号告诉网友

作者  | 2013-12-23 17:20:29 | 阅读(851) |评论(3) | 阅读全文>>

在途上

2013-12-11 22:00:35 阅读661 评论6 112013/12 Dec11

出远门这种事情,如果独行,或者与盆友们同行,便是旅行。原本我就是计划着和盆友一块去旅游来着。

如果与上司同行,再不劳而获或吃住行都有报销也依然是令人郁闷的事情。

 

令俺单位广东分舵的同事头痛万分的接待活动进入了第三天。H小哥悄悄地对俺说,俺很佩服你一上车就能睡着的精神呀。

呵,呵呵,首先为出这个破差我之前受了差不多两周的精神折磨,各种细节的纠缠,不断变来变去毫无准谱的相关部门领导,然后是不知所谓的领导,基本上天天做噩梦外带不断咳得几无睡眠可言。

但更关键的是,如果不埋头睡觉,要和我老头老太太们说什么呢——热情地谈论时政是中国人的爱好,但每每就在这种时候,巨大的代沟与认知差异便会显示出来。从我明白不应嘲笑小孩的无知开始,我也渐明白不能嘲笑前辈的偏执,但是,这种令人不快的话题是不能介入的。

作者  | 2013-12-11 22:00:35 | 阅读(661) |评论(6) | 阅读全文>>

【霹雳观察笔记81】奸角脸

2013-11-3 18:00:22 阅读768 评论1 32013/11 Nov3

和铁拳无敌王通治一起看新一档第一集,她离坑一阵了,但只需要补告一下前情就能接上。

新片头出现了慕峥嵘,这位道长的脸我觉得十分面善,拼命想却想不起到底是想谁,结果王铁拳一眼看定:他长得很象前一阵那个嘛,那谁,就是那个和莫四爷一对儿的那个谁。

我瞬间醍醐灌顶:没错!就是莫四爷他媳妇儿……(的大哥)的脸,良峰贞义嘛。

因为考虑到小莫的长相和他媳妇儿(日常)的长相倒错,纠结那是必须的……

仔细看幕峥嵘,除掉那个过大的道冠,那脸型和五官,还真是良峰贞义,也就是书伯盗版的那个伪问天敌的标准大汉脸。

难怪我说怎么看慕大道长第一眼就亲切呢。

 

片头里慕家二兄弟练了会儿拳,明显大哥气定神闲,二弟如狼似狈(……真是很狼狈哟~)

跟王通治解释这位狼狈君就是慕大哥的弟弟,也同时是时常交友不慎的剑子道长的老友,在这一集之前已经奸人嘴脸暴露被金光闪闪的新大咖完爆了。

作者  | 2013-11-3 18:00:22 | 阅读(768) |评论(1) | 阅读全文>>

【霹雳观察笔记80】诗意

2013-10-30 1:19:42 阅读1042 评论1 302013/10 Oct30

近期的剧集很得我心,但又很难系统整理出来,归根到底是死人数量不足,或者死者不足引起我对他或她的同情怀缅愤慨等等较强烈的情绪以带动登录打字的积极性。

好机会出现了!瞉音子死啦!也就是饼子哥他~~他又死啦!——呃,貌似很令人高兴的样子。

我真的不是黑……||||为什么总呈现出黑的面貌,需要反思一下。

但这段死亡戏布的局不错,严肃地说,死得很壮烈——如果瞉仔绑在火刑柱上被天打雷劈大火烤时不是那么扭来扭去的喜感就更合乎壮烈的模式了。

这局没有太出乎意料,北芳秀敲翻杯子时就已经明喻了。

但仍然做得很好。

真正让人心念一动的地方,是瞉仔苦思天机谶时突然看明白后喜盈盈地赞叹:燃烧的白莲……这实在太好了!

那场景,就象学生半夜拼老命做出了出人意料的难题。

但语气,恍如礼赞。(黄老的配音表演性太出神入化了……)

作者  | 2013-10-30 1:19:42 | 阅读(1042) |评论(1) | 阅读全文>>

过路人

2013-8-18 22:33:30 阅读535 评论1 182013/08 Aug18

前两天下班路上,站在路口等过街绿灯。

车影穿梭,无穷无尽。

忽然听见旁边一个老太太的声音:车好多。

老爷子的声音说:那要我牵你过马路不?

哦哦哦,八卦之魂立刻飘出,悄悄侧了一下脸,看到斜前方白发斑斑的老爷爷老奶奶。

正感叹老伴儿的浪漫还是很动人的。

老太太羞涩地瞪了老头一眼:乱讲话。

老头嘿嘿干笑两声:开玩笑的开玩笑的。

不是老两口,但俩人的表情与声音都颇有情意。

绿灯亮起,车子们很不情愿地停住,行人穿街。

这段街口的行人绿灯极短,且与车道绿灯经常很不合理地戳一块,走慢点车道的绿灯就亮了。

熟悉这路的行人们匆匆疾行。老头老太太也不例外。但很少有很完美地卡在那么短时间通过的人,只行到一半,车道的绿灯就亮了,等得火大的汽车们也刷刷刷与过马路的行人展开了交错战。

作者  | 2013-8-18 22:33:30 | 阅读(535) |评论(1) | 阅读全文>>

【霹雳观察笔记79】俱往(生)矣,换风流人物(下)

2013-8-15 1:41:36 阅读1078 评论3 152013/08 Aug15

一到夏天七八月,我的生存勇气就降至最低,能量条飘红,连走路的气力都不足,何况写博乎……

尤其今年居然还是个不下雨的夏天。

一、关于合理的死亡

新剧累积了近月的份量没看,一半原因是万恶的夏天,一半原因是因为三鲜的戏份很悲摧——光在每周的微博上看人刷截图就觉得很闹心,所以即使是近期颇得我心的新剧都一直攒着,某天忽然捞起来看,忽然意识到一个重要的事情:截图是个可怕的东西,没有前因后果的情况下定格某些场景,特别让人产生错觉。

特别是愤怒的错觉。

但其实过了截图轰炸期静心看来,其实,是能接受的。

比如,冰楼公主和剑子仙姬之死及仙凤之伤。

某种程度上,我都把这仨算作准三鲜家属了。

忽然看到截图里,兄弟惨亡家城皆丧的公主被虐杀,而之前花痴剑子无数集终于也算是能赖在剑子家的仙姬师太无辜地瞪大双眼,被新出的变态小子的凶镰贯胸而出,大眼空茫,一脸愕然。

作者  | 2013-8-15 1:41:36 | 阅读(1078) |评论(3) | 阅读全文>>

测一下lofter的导出导入功能

2013-7-18 22:35:30 阅读1865 评论3 182013/07 July18

网易有心,但在lofter上更有心,这个日志导出自存档功能居然在博客上自己没有,却在它的轻博lofter上设置了,虽然麻烦了一步,但这个功能完善以后,我对原来blogcn的全部有效功能的期待就完满了。

按要求装这一句,确认我系本博主。

LOFTERCB19A70D4A06B8E89E53EE913427189D

作者  | 2013-7-18 22:35:30 | 阅读(1865) |评论(3) | 阅读全文>>

2013-6-30 22:30:57 阅读572 评论0 302013/06 June30

看《汉字五千年》到第七集了。

这才是品貌端正的纪录片哩。央视其实是又有人才又有素材的,只是在他们刻意做的事情上万般失败就是了。

最喜欢第六集,关于笔墨纸与印刷术,专讲祖上脸上有光的事情,当然是原因之一。不过,讲得这样好,够《京剧》那个了不起的华丽脚本来跪地拜师了。

都知道是宦官蔡伦发明,或改进了造纸术。但这集里有很认真地讲到了细节,比如蔡伦老师其实是个苦逼的皇上秘书——但当时秘书可是体力活来着,每天一百多斤的竹简搬来搬去,不仅累坏自己,还让皇帝老儿也苦状万分,最要命的是这样百多斤的东西搬来搬去的过程中,如果串简的绳子断了,阿米豆腐,上下句对不上的话,啊哟,可怜机要秘书和领导,所以在他钻研造纸术的漫长多年间,其实他的科研活动是得到了官方的支持的,以前其实从来没想过此节哩。

 

今天是黄家驹辞世20年。

作者  | 2013-6-30 22:30:57 | 阅读(572) |评论(0) | 阅读全文>>

消消气,看看小猫听儿歌

2013-6-29 23:06:49 阅读680 评论1 292013/06 June29

逛街买衫失败,买鞋失败,但买到一只包,总算消了一点点对霹雳新两集部分内容的愤怒之情。

哼!

 

我没注意到原来罗某的音乐工厂还出过一张儿歌专辑,民歌,儿歌,那会儿他还真是很有干劲啊。(连带音乐工厂当时的粤语御用填词工林夕都奋发得很。)

那张儿歌专辑真是很好。

其中大部分歌我都多少听过一点,最熟的是华健哥的那首虹彩妹妹普通女孩成长史之皇后大道东版,咳,反正就这意思。

但这样堆一起听来,居然让袁凤瑛那首《阿花的故事》听得俺眼泪汪汪的。

小时养过猫猫狗狗的孩子们,也许很多都经历过与小伙伴那样最初的生离死别,那也可能是很多孩子最初了解“消失世间里”的悲痛感情。

林夕填这种词也填得真是好,我一点也不怀疑如果他狠心填首红歌也绝对是个中翘楚,嘿,夕爷,来歌唱伟大的派对好了。

作者  | 2013-6-29 23:06:49 | 阅读(680) |评论(1) | 阅读全文>>

歌者

2013-6-26 23:09:17 阅读591 评论1 262013/06 June26

我常常会想起古畑任三郎警部补的教诲:这个世界上最不可靠的三样事情是:政治家的话,老人夸耀自己当年,以及犯罪现场坏掉的手表。

所以我时时警惕俺在回忆俺小时候的成绩的时候,一定不能把数学考了九十八的事情记成九十九。

哈,其实是,刚刚看到有朋友说起她家隔壁的小子又开始了惯性的半夜狼嚎。突然想起原来老屋那条街的两位邻居来。

 

其中一位,我小时候叫他七哥,姓黄,老街坊嘛,都相互称呼得很亲近的样子。其实大我很多岁。

他家七兄弟两姐妹——沙滩会一场败,只杀得杨家好不悲哀,儿大哥,长枪来刺坏——咳,不是杨家将。这样的家族力量是很大的,加上他家兄弟几个个顶个的霸气爷们高大魁梧虎背熊腰啥啥的,所以在我们街上大家都传说他家是黑社会,查无实据,只是似乎我们小时候都常有这样的传说。

黄家七哥,论资历、年岁甚至于音量,都并不是我们街上有史以来的头号歌神,但以其不可思议的执着令我至今思之犹心惊。

作者  | 2013-6-26 23:09:17 | 阅读(591) |评论(1)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有道博客搜索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贵州省 贵阳市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有道博客魔方

 
 
模块内容加载中...
 
 
 
 
 

摄影组图

 
 
数据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