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穆迦の七月阁楼

放假!快放假!!

 
 
 
 
 
 

两场演出补记(上)——青曲社演出重庆场

2014-12-24 1:42:14 阅读646 评论4 242014/12 Dec24

因为忙,有些本应一记的娱乐活动漏记了。

微博记不住的事件,得回归可以话痨的博客来。(而且最近似乎网易又一点点进步了,居然能让博客同步自己的轻博了,嗯,这样子的话,就算博客倒掉,轻博还能前仆后继地记录各种远超140字的东东嘛。科技进步的时代真好,一样东西衰退了,总一定会有接继的新事物出现。)

 

1、十月的时候,就是在我人参记忆中最辛劳的那个月里,我还是在日整万字的间隙中奔去重庆看了苗阜王声青曲社的相声专场演出。(死不悔改的娱乐分子,惭愧惭愧。)

演员这个行当是有所谓台缘的,现在想起来,苗王二位老师的猛然爆红,和台缘这事脱不了关系。地包天的苗老师确实长得符合这行当的传统要求,但王老师眉清目秀得简直可以排进相声演员俊俏榜的前三去(姜昆老师和未发胖的赵炎老师必须占头两名!这是我与豆桑进行的民意调查结果—

作者  | 2014-12-24 1:42:14 | 阅读(646) |评论(4) | 阅读全文>>

突然消失

2013-12-23 17:20:29 阅读900 评论3 232013/12 Dec23

中午接到一个电话,是一个上海的陌生号码,一个温柔的女声,问我是穆迦否。答是。她立刻问我知不知道她这个号码的主人所在公司。我大奇,问她为什么问我,这时我才听清楚她语音里的哭腔:这是女儿的号码,突然去世,但家里人竟然都不知其现在所在的公司,她只能从女儿手机里一个个找看起来像真名的电话问。我震惊得不知如何回答,只能安慰了她几句,告诉她我可能是这号码主人的网友,但手机掉了几次后,一些网友的号我已经无法确定了……而且,就是确定是谁,也未必知道对方所在单位。

求问了一下她的网名。我搜了自己的记录,只有这个名字的q号还在,但对话记录没有了。

我查了一中午,因为自己并不是会随意将手机号告诉网友

作者  | 2013-12-23 17:20:29 | 阅读(900) |评论(3) | 阅读全文>>

在途上

2013-12-11 22:00:35 阅读697 评论6 112013/12 Dec11

出远门这种事情,如果独行,或者与盆友们同行,便是旅行。原本我就是计划着和盆友一块去旅游来着。

如果与上司同行,再不劳而获或吃住行都有报销也依然是令人郁闷的事情。

 

令俺单位广东分舵的同事头痛万分的接待活动进入了第三天。H小哥悄悄地对俺说,俺很佩服你一上车就能睡着的精神呀。

呵,呵呵,首先为出这个破差我之前受了差不多两周的精神折磨,各种细节的纠缠,不断变来变去毫无准谱的相关部门领导,然后是不知所谓的领导,基本上天天做噩梦外带不断咳得几无睡眠可言。

但更关键的是,如果不埋头睡觉,要和我老头老太太们说什么呢——热情地谈论时政是中国人的爱好,但每每就在这种时候,巨大的代沟与认知差异便会显示出来。从我明白不应嘲笑小孩的无知开始,我也渐明白不能嘲笑前辈的偏执,但是,这种令人不快的话题是不能介入的。

作者  | 2013-12-11 22:00:35 | 阅读(697) |评论(6) | 阅读全文>>

【霹雳观察笔记81】奸角脸

2013-11-3 18:00:22 阅读842 评论1 32013/11 Nov3

和铁拳无敌王通治一起看新一档第一集,她离坑一阵了,但只需要补告一下前情就能接上。

新片头出现了慕峥嵘,这位道长的脸我觉得十分面善,拼命想却想不起到底是想谁,结果王铁拳一眼看定:他长得很象前一阵那个嘛,那谁,就是那个和莫四爷一对儿的那个谁。

我瞬间醍醐灌顶:没错!就是莫四爷他媳妇儿……(的大哥)的脸,良峰贞义嘛。

因为考虑到小莫的长相和他媳妇儿(日常)的长相倒错,纠结那是必须的……

仔细看幕峥嵘,除掉那个过大的道冠,那脸型和五官,还真是良峰贞义,也就是书伯盗版的那个伪问天敌的标准大汉脸。

难怪我说怎么看慕大道长第一眼就亲切呢。

 

片头里慕家二兄弟练了会儿拳,明显大哥气定神闲,二弟如狼似狈(……真是很狼狈哟~)

跟王通治解释这位狼狈君就是慕大哥的弟弟,也同时是时常交友不慎的剑子道长的老友,在这一集之前已经奸人嘴脸暴露被金光闪闪的新大咖完爆了。

作者  | 2013-11-3 18:00:22 | 阅读(842) |评论(1) | 阅读全文>>

【霹雳观察笔记80】诗意

2013-10-30 1:19:42 阅读1081 评论1 302013/10 Oct30

近期的剧集很得我心,但又很难系统整理出来,归根到底是死人数量不足,或者死者不足引起我对他或她的同情怀缅愤慨等等较强烈的情绪以带动登录打字的积极性。

好机会出现了!瞉音子死啦!也就是饼子哥他~~他又死啦!——呃,貌似很令人高兴的样子。

我真的不是黑……||||为什么总呈现出黑的面貌,需要反思一下。

但这段死亡戏布的局不错,严肃地说,死得很壮烈——如果瞉仔绑在火刑柱上被天打雷劈大火烤时不是那么扭来扭去的喜感就更合乎壮烈的模式了。

这局没有太出乎意料,北芳秀敲翻杯子时就已经明喻了。

但仍然做得很好。

真正让人心念一动的地方,是瞉仔苦思天机谶时突然看明白后喜盈盈地赞叹:燃烧的白莲……这实在太好了!

那场景,就象学生半夜拼老命做出了出人意料的难题。

但语气,恍如礼赞。(黄老的配音表演性太出神入化了……)

作者  | 2013-10-30 1:19:42 | 阅读(1081) |评论(1) | 阅读全文>>

过路人

2013-8-18 22:33:30 阅读573 评论1 182013/08 Aug18

前两天下班路上,站在路口等过街绿灯。

车影穿梭,无穷无尽。

忽然听见旁边一个老太太的声音:车好多。

老爷子的声音说:那要我牵你过马路不?

哦哦哦,八卦之魂立刻飘出,悄悄侧了一下脸,看到斜前方白发斑斑的老爷爷老奶奶。

正感叹老伴儿的浪漫还是很动人的。

老太太羞涩地瞪了老头一眼:乱讲话。

老头嘿嘿干笑两声:开玩笑的开玩笑的。

不是老两口,但俩人的表情与声音都颇有情意。

绿灯亮起,车子们很不情愿地停住,行人穿街。

这段街口的行人绿灯极短,且与车道绿灯经常很不合理地戳一块,走慢点车道的绿灯就亮了。

熟悉这路的行人们匆匆疾行。老头老太太也不例外。但很少有很完美地卡在那么短时间通过的人,只行到一半,车道的绿灯就亮了,等得火大的汽车们也刷刷刷与过马路的行人展开了交错战。

作者  | 2013-8-18 22:33:30 | 阅读(573) |评论(1) | 阅读全文>>

【霹雳观察笔记79】俱往(生)矣,换风流人物(下)

2013-8-15 1:41:36 阅读1152 评论3 152013/08 Aug15

一到夏天七八月,我的生存勇气就降至最低,能量条飘红,连走路的气力都不足,何况写博乎……

尤其今年居然还是个不下雨的夏天。

一、关于合理的死亡

新剧累积了近月的份量没看,一半原因是万恶的夏天,一半原因是因为三鲜的戏份很悲摧——光在每周的微博上看人刷截图就觉得很闹心,所以即使是近期颇得我心的新剧都一直攒着,某天忽然捞起来看,忽然意识到一个重要的事情:截图是个可怕的东西,没有前因后果的情况下定格某些场景,特别让人产生错觉。

特别是愤怒的错觉。

但其实过了截图轰炸期静心看来,其实,是能接受的。

比如,冰楼公主和剑子仙姬之死及仙凤之伤。

某种程度上,我都把这仨算作准三鲜家属了。

忽然看到截图里,兄弟惨亡家城皆丧的公主被虐杀,而之前花痴剑子无数集终于也算是能赖在剑子家的仙姬师太无辜地瞪大双眼,被新出的变态小子的凶镰贯胸而出,大眼空茫,一脸愕然。

作者  | 2013-8-15 1:41:36 | 阅读(1152) |评论(3) | 阅读全文>>

歌者

2013-6-26 23:09:17 阅读627 评论1 262013/06 June26

我常常会想起古畑任三郎警部补的教诲:这个世界上最不可靠的三样事情是:政治家的话,老人夸耀自己当年,以及犯罪现场坏掉的手表。

所以我时时警惕俺在回忆俺小时候的成绩的时候,一定不能把数学考了九十八的事情记成九十九。

哈,其实是,刚刚看到有朋友说起她家隔壁的小子又开始了惯性的半夜狼嚎。突然想起原来老屋那条街的两位邻居来。

 

其中一位,我小时候叫他七哥,姓黄,老街坊嘛,都相互称呼得很亲近的样子。其实大我很多岁。

他家七兄弟两姐妹——沙滩会一场败,只杀得杨家好不悲哀,儿大哥,长枪来刺坏——咳,不是杨家将。这样的家族力量是很大的,加上他家兄弟几个个顶个的霸气爷们高大魁梧虎背熊腰啥啥的,所以在我们街上大家都传说他家是黑社会,查无实据,只是似乎我们小时候都常有这样的传说。

黄家七哥,论资历、年岁甚至于音量,都并不是我们街上有史以来的头号歌神,但以其不可思议的执着令我至今思之犹心惊。

作者  | 2013-6-26 23:09:17 | 阅读(627) |评论(1) | 阅读全文>>

一、花开几朵,各表几枝的台柱们

印象中这是头一回三台柱与三鲜完全同台(呃,小钗超时空听人讲故事,稻谷先锋露一面勉强也算吧……)

握拳,这就是我这样的不死系控兼正道控兼大咖控的至高福利了。(我承认我的妖咖权益促进会会员资格,因为这些年妖咖的表现不足而被降等级了。)

新时代的编剧们对于长线角色的把握有时候还甚于他们自创的新角——粉丝或同人的精神贯彻得很不错。

而且近期老角的复出及台柱们的表现,隐约令人嗅到了一丝怀旧风——或者说,向古剧致敬的意味。

比如,饼子哥的三化。

这种在古剧里非常诡异和随意的技能,从争王纪时起,渐渐洗掉了怪力乱神过份的部分,尽可能使之可解,在化体与假扮中常选择后者。即使是非得化体不可,也会尽可能地使场面看起来更合理,典型的就是皇龙记里饼子哥发神经,这样才使得三识分身为各不相干的三体,各

作者  | 2013-6-24 22:30:09 | 阅读(864) |评论(2) | 阅读全文>>

月亮与六个包

2013-6-23 23:17:19 阅读411 评论0 232013/06 June23

从健身房出来,精神抖擞——事实上更大的可能是因为这两天下了点雨,终于不再太闷了。

一仰头,突然看见月亮圆溜溜地粘在前方。

才想起据说今天有个超级月亮。

我居然上了楼以后想了想又提着相机巴巴地下楼来。

超级不超级的,没有相应的超级设备,其实很难拍出来,但那只月亮就那么清晰可爱的粘在那里,让人觉得必须去照一照。

半小时以后又爬上楼,腿上被咬了mmd六个包!蚊子是这个世界上最卑鄙的生物!

裁剪了一下,iso太高的噪点真是令人无可奈何,俺们这边夜深黑,羡慕人家有些地方的明亮深蓝天空,快门调到相当低,自己当个活三角架地举相机举了半天,现在胳膊都是酸的。不过似乎稳定性尚可,果然是人形三角架锻炼出来了吗?

作者  | 2013-6-23 23:17:19 | 阅读(411) |评论(0) | 阅读全文>>

寻宝记

2013-6-20 20:46:23 阅读555 评论0 202013/06 June20

放《我爱我家》录音当BGM,到了傅老全家挖井找财宝那集,忽然想起某天无意看到的一个纪录片(虽然我很怀疑它是软广告),真是传奇。

某个老头临终前,无比郑重地把一把折扇交给儿子,这把扇子是祖上所传,但他没能解开其中真义,儿子只此直觉地认为内中必有宝藏,于是就此认真地琢磨着这把纸扇遗嘱的伟大意义,结果思考了后半辈子也没个结果,甚至琢磨得疯魔了。

到他临终前在医院里又把这把扇子郑重地传给了他的儿子。

小伙子本是新时代的青年,对于老祖宗们留下的这把耗尽了两代人心血却未能破解出寻宝图的扇子本不在意,但出于怀念父亲,倒也经常把这把宝扇随身带着,偶尔也琢磨一下到底有什么秘密,但这扇上只题了一首基本上狗屁不通的歪诗,并无其他提示。某次他与一位精通国学的世伯碰到,心血来潮拿这把扇子求教。

世伯拿着一看,就面色大变,告诉他自己要拿扇子回去仔细思考,小伙也同意了。(有《盗墓笔记》的桥段……)

作者  | 2013-6-20 20:46:23 | 阅读(555) |评论(0) | 阅读全文>>

明亮的傍晚,阳明祠的喵

2013-6-18 23:25:30 阅读418 评论1 182013/06 June18

我喜欢喵,当然也喜欢狗。

如果这世界上没有讨人嫌的极端动保就好了。

周日傍晚,天光依旧大亮,我热个半死,茶也没喝成。

但一只蛋腚的猫儿独霸了回廊上的一格,坦然地睡着大觉,轻轻摸摸它,它微微抬一丝眼皮儿,然后继续睡之。

这种从容不迫的生物总能让人感到极度的羡慕嫉妒恨

明亮的傍晚,阳明祠的喵 - muja - 穆迦の七月阁楼

 

作者  | 2013-6-18 23:25:30 | 阅读(418) |评论(1) | 阅读全文>>

习惯

2013-6-13 22:01:09 阅读410 评论0 132013/06 June13

早上开会,有个材料需要单位各部门共同协作,本来是简单的事情,只是协作方面的沟通要麻烦一点。

这活动请了几位退休了的老领导来主持以示重视(我居心叵测地认为剥削老头劳动力代价比较低,又给退休的老人家增添一点娱乐)。

本来几句话就能交待完毕的事儿,老爷子从伟大意义说起,然后介绍主题思想,历史经验,那啥啥的,还要挨个认识单位里这一批大多他已经不认识的新人(好吧,很多都已经蹲了十来年,只能说明他确实退休很久了)。

正常情况下令人极其不耐烦。

想起《我爱我家》里的傅老,本事不大,但当点官儿打了官腔一辈子,退休得无所事事,忽然有个机会重新再主持某项工作,那份开心哪。

于是多了些体谅,

悲哀地想起,如果一个人在一个单位里呆一辈子,认真工作一世人,亲戚朋友甚至邻居同学麻友都同时是同事,人生的最多内

作者  | 2013-6-13 22:01:09 | 阅读(410) |评论(0) | 阅读全文>>

几朵花

2013-6-12 20:23:39 阅读394 评论0 122013/06 June12

去年在三个月中我弄丢了四把伞,恨得我。

所以今天在烈日下去买了把新伞。

太阳抽走了体力,键盘敲不动矣。

放几张原本要放在lofter上的照片凑凑版面。

植物白痴向来喜欢照植物。摄于大昌平的马路边~~~

第一种也许是蔷薇?时间太晚了,高iso导致了高噪点,无奈啊~

第二张?

第三种花最夸张了,大的居然能开到几近一张人脸那么大,但我也仍然不知道是什么花……

 

几朵花 - muja - 穆迦の七月阁楼
 

作者  | 2013-6-12 20:23:39 | 阅读(394) |评论(0) | 阅读全文>>

读读书,听听戏,写写博

2013-6-11 22:19:31 阅读366 评论2 112013/06 June11

没有了《京剧》这靶子每日发一梭子打它几个洞,真是痛心,咳咳。

虽然有点好笑,但就是因为它,又唤起了隔阵子发作一下对戏曲的怀缅之情。于是开着电脑,听了大半本张火丁配录相程砚秋原音的《锁麟囊》,程老板的隔世之音,配在张火丁相对甜美点的脸上,感觉居然还很协调,嗯那,程桑这大胖汉子的声音比之正宗坤伶张火丁或迟小秋,居然更为甜美,而且那种泣噎唱腔反而比较收敛,真美好!

锁麟囊春秋亭听过很多遍,但似乎只完整地看过全本一次,应该就是张火丁出镜这个版,太考耐性了……

唱词很赞。薛姑娘和赵姑娘也都各有可爱。

顺手看了几篇《中国戏剧大师回忆录》,《明报》出的文库,名家自传外带亲友行家杂记,至少相对可靠,而民国时人行文非常老实朴拙,真是可亲踏实。

 

前些天看到某省的高考作文考

作者  | 2013-6-11 22:19:31 | 阅读(366) |评论(2)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有道博客搜索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贵州省 贵阳市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有道博客魔方

 
 
模块内容加载中...
 
 
 
 
 

摄影组图

 
 
数据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注册 登录  
 加关注